第 八百五十三章 面帝 5

    “启禀陛下,微臣与沙城主之间确实是有联系,这个事情微臣并不否认,也不会否认,但是,陛下说微臣和沙城主之间有勾结,这个事情,微臣就万万不认了,因为微臣只是为了剿灭黑风盗和疾风盗,才会和沙城主联系的,并不是像陛下想的那样两者勾结。一?? 看书??  要·

    陛下,微臣成为黄沙镇的总兵也只有不到半年,而黄沙镇距离暴风城两千多里,沙城主之前和微臣也陌生的很,微臣又怎么会勾结沙城主呢,请陛下明察!”

    林泽不亢不卑的说道,脸上一副我是忠臣,陛下你被小人蒙蔽了的样子,看的坐在皇位上面的元武皇帝心里面一阵的憋闷。

    “哼哼,你现在和暴风城不是好的就差穿一条裤子吗,我听说,你走了之后,就直接把黑沙城和疾风城的守卫交给了暴风城,你这样做,难道还不能说明你和暴风城的亲密关系吗?”元武皇帝也不是那样好糊弄的,他的言辞锋利,句句诛心。

    “陛下冤枉啊!”林泽横下一条心,直接喊起冤来。

    他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元泰殿周围的情况也了解的一清二楚,真要现在就撕破脸,谁怕谁啊!

    再说了,他还真不信元武皇帝会现在就撕破脸,不然他在元泰殿里面接见自己干什么,明显是有什么需要自己去做。

    而且,林泽也相信元武皇帝现在不敢对他怎么样,不说其他的,要是他在这里出了事,他敢说整个沙洲立马便会成为沙盗的牧场,林泽手下的那些军队,还有暴风城的军队,可不会听元武皇帝的,那时候,他们肯定马上会杀进沙洲,以威胁楚国。

    “陛下,把黑沙城和疾风城交给沙陀看守,卑职也是迫不得以。卑职的军队,在和黑风盗,疾风盗将近五十万的大军战斗的时候,已经损失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要是再有其他的沙盗来袭,那卑职打下来的黑沙城和疾风城马上就会陷入沙盗的手里面,这样的话,卑职消灭黑风盗和疾风盗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为了黑沙城和疾风城的安全,卑职只有把他们暂时交给沙陀看守。?  要看 书  反正,现在暴风城和我们是盟友,我相信暴风城不会这样短视的。”

    林泽九真一假的辩解着,这里面沙陀看守黑沙城,疾风城,以及林泽的军队受损惨重,其他的沙盗在打黑沙城和疾风城的主意都是真的,唯一假的是,其实暴风城的军队,可以算是林泽的军队。(未来林泽娶了沙曼,暴风城就是沙曼的嫁妆,这是沙鼎早就决定了的!)

    “哼,你倒是坦承啊!”元武皇帝哼了一声,他的情报里面记载的也差不多。

    黑风盗和疾风盗都不是什么简单的沙盗,两者相加的军力足足有五十万,所以,林泽说他手下的军队现在损失惨重,守护不了黑沙城和疾风城,确实是真的。

    另外,元武皇帝很自信楚国的实力,所以,也相信林泽所说的暴风城不会因为黑沙城和疾风城而自误的。

    “林礼轩,你之前的做法是不错,可是,你们这样致朝廷于何地,致朕于何地,两座大城的主导权,你们两个竟然私相授受,之前从来没有和朕说一声,时候只是一封奏章便算完事?”元武皇帝咆哮着。

    林泽这个时候才清楚元武皇帝之前为什么会那样的生气,原来是因为他的脸面受损了。

    “这个皇帝也太小气了吧!”林泽心里面暗暗念叨着。

    看到元武皇帝淄铢必较的模样,林泽的心里有些讶然,不过,他并不知道元武皇帝之前在早朝上受了一肚子气,此时想起此事,才勾动了心火。

    “陛下,臣这不是奉诏回京了么?”林泽嘴里面狡缬地一笑。

    你不是说我们私相授受么,但是,我可是接了你的圣旨回京受封的,这样的话,我们哪里还算是私相授受?!

    “嗯!”元武皇帝顿时被林泽的话气得狠了,一张脸由白转红,接着红转紫,最后一口气直接蹩在胸口,嘴巴里面不由剧烈地咳擞起来。

    身边的大太监黄鹤这个时候慌忙地上前,轻轻替元武皇帝拍打着后背。

    咳了一阵,元武皇帝严昊终于是顺过了气,他看着下面一脸无辜样站着的林泽,再想起自己之前本来的用意,心态也是慢慢地平和下来。

    “林礼轩,你的胆子确实很大啊!”元武皇帝缓缓地道,“不过,我今天也不想再追究这些事情了,林礼轩,我只想要知道,你,是否担得起十八沙城的重责?”

    说道这里,元武皇帝严昊心里面有些落寞地叹了一口气。

    煌煌大楚,上下,南北,东西,跨地几万里,兵马数百万,官员无数,自己也本应是至高无上,一言九鼎的皇帝,可是,现在眼看着国势已经渐渐的脱离自己的掌控,大权开始旁落,元武皇帝心里面就算是想要重整皇权,却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说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那些大臣还有他的那几个好皇子们,个个说起来都是舌灿莲花,天花乱坠,其实,私底下个个都是阴奉阳违,以公器而行私事,甚至损国而肥己,已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放眼天下,真不知还有几人值得他托以腹心的。

    眼前的这个林礼轩,值得自己在他身上花费偌大的心力么?

    元武皇帝默默地看着下面毕恭毕敬站着的林泽,看到他就这样隔着大案与自己对视,眼中看不到丝毫对自己的畏惧与不安,这哪里像是一个刚刚成年的青年,倒与那些朝堂上的老狐狸一般无二,想道这里,元武皇帝不由一阵心烦意乱。

    “算了,到现在这个林礼轩是唯一能够破局的人,所以,我也就不要苛求了!”元武皇帝下定了决心。

    “陛下,您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林泽心里面一动问道。

    “林礼轩,你坐镇黑沙城,需要几年可打所有的沙盗,为我取来十八沙城的所有领土,扩大我大楚的版图?”

    “十年!”林泽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其实林泽心里面真正的年数是五年,说十年,只是为了减轻元武皇帝的猜忌。

    十八沙城真正的面积,比起两个沙洲都大,这样大的一个地方,你林泽只是五年的时间就攻占了下来,这样强的能力,严昊在知道之后,百分百会睡不着觉。

    这样一来,严昊对付林泽是百分百的事情。

    “十年?”元武皇帝严昊微微一愕,同时心里面莫名的一松,接着忽地爆发出一阵大笑,讥刺地说道:“林爱卿,当年也有很多将军说过这样的话,像是保证十年,十五年,或者二十年平定所有的沙盗的威胁,可是,末了还是给朕,以及以前的先帝们来了一场又一场的大败,甚至还有一些将军,直接就死在了沙盗的手里面,所以,林礼贤,你居然还要狂妄?你有什么资格说出这样的话!”

    林泽很平静地盯着元武皇帝严昊,等他说完之后才说道:“陛下,臣不是那些将军,臣就是臣,而且,臣之前只用了不到一个月就攻下了黑沙城和疾风城!”

    林泽的话,让元武皇帝严昊的笑声戛然而至,他这才想起黑风盗和疾风盗便是无声无息地败在此人手下。

    “并且,陛下,臣要的也不是仅仅打败那些沙盗,而是要彻底的平定十八沙城,消灭所有的沙盗,让沙盗对于我们大楚的威胁,彻底的成为历史,臣绝对会替皇上将十八沙城的疆土全部纳入大楚版图。”林泽面不改色满是自信的说道。

    仿佛这话已经是实现了似的,现在他说说,只是在转述事实而已。

    看着自信满满的林泽,上面的元武皇帝严昊一脸的哑然。

    他又仔细的看了看林泽,确定对方没有疯狂,而是确实是在正正经经的对着自己说话,想道这里,元武皇帝心里面又有些想要笑了。

    因为,之前大楚与沙盗们已经打了数百年的仗,从一开始到现在从来就没有完全征服过这个马背上的盗贼团,即便是楚国的开国大帝也没有做到这一点。

    大楚与沙盗团数百年来的征伐,互有胜负,大楚曾深入过十八沙城,沙盗团在实力强大的时候,也曾占据过楚国的一些城镇,双方谁也没有能力将其完全打败。

    再加上,周边的其他国家也不会坐视楚国真正的占据十八沙城,一旦十八沙城有被楚国全占的危险,其他的国家绝对会暗中出兵。

    把他们的国家的正规军,直接假扮成沙盗团来袭击,这样的事情,在这数百年时间里面,已经发生了很多次了,就算是楚国,这样的事情,也做了不下十次,所以,元武皇帝从来也没有想过,也不敢去想将所有的沙盗都完全征服。

    元武皇帝严昊虽然自负,但也不敢自认比得了开国的大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