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王得贵来访

    虽然大家都感到失望,但是孙玉民却没有。

    他也翻上了车,取出了一枚子弹放到掌心。

    很熟悉,这是鬼子的通用子弹:友坂65步枪弹,不仅鬼子的三八大盖使用这种子弹,大正十一式轻机枪,三年式重机枪都是使用这种步枪弹,甚至是后来鬼子仿造捷克式而来的九六式轻机枪也都是用的这种步枪弹。

    这一车厢子弹估计得有十几万发,比起枪支来,孙玉民更加愿意要这些子弹。

    这么多的子弹运回杨树铺有点不太现实,就地掩埋肯定会潮坏,还好先前在水口寺发现的那间藏经文的秘室正好可以存放。

    看到众人都还垂头丧气,孙玉民乐了,他骂道:“你们傻不傻呀,宁愿要根烧火棍,也不愿要这么金贵的子弹。再说了,不是缴获了一些枪支吗?”

    众人之中只有戴存祥是高兴的,他经历过那种每个士兵只能配发三发子弹的窘迫,没有子弹,枪真的连根烧火棍都不如。见大家还是提不起兴趣,他开始开骂了:“一群傻蛋,子弹是消耗品,打一发少一发,得了这么大收获,个个还不知道好,真是傻蛋一帮。”

    经戴存祥这样一说,众兄弟们才转过弯来,特别是傻熊,他乐呵呵地问孙玉民:“老大,这么说我们是发大财了?”

    “是的,我们赚大发了。”孙玉民笑着回答,他对已经开始兴奋的众兄弟们说道:“先把子弹搬下来,往水口寺运。”

    “往水口寺运?不搬回家吗?”戴存祥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疑问道。

    “没时间解释了,大家快动起手来。”孙玉民跳下车,示意周善军给他一箱子弹,搬起来后就往山上走。

    这种体力活可不是小丫头所能干得了的,不过她也没闲着,这辆车转转,那辆车翻翻,很快就把所有的车找了个遍,甚至是连那些已经成为尸体的鬼子身上也不放过,她这个人真的很奇怪,死人她不怕,可是一尊泥塑的菩萨却能吓得她像只温顺的小猫。经过一番折腾,小丫头把所有缴获的枪支都摆到了一起,三挺歪把子,两支大正十四年式手枪,二十六支三八大盖。从鬼子身上翻出来两块手表一块男式一块女式,一块怀表,一些日元,一些法币,甚至还有十几块银圆,她偷偷地藏了起来,知道孙玉民以前的那块手表还给了桂永清,又藏起来了一块手表,她打算回去以后再给他戴上,算是替代自己一直都有陪在他身边。

    孙玉民他们二十来号人,每个人跑了两趟才把近百个子弹箱背到水口寺内。傻熊一直在叫嚷着他扛的那两箱子弹重,这让孙玉民很奇怪,打开后发现,最里面的二十个木箱子里面各装着十个铁盒,打开铁盒才发现居然是码得整整齐齐的子弹,一个铁盒120发子弹,全是弹尖朝上,甚是好看。

    那些散装的子弹没有清点数目,只是看到木箱上面写着“弾”友坂步枪弹几个日文字,后面还写着1500几个阿拉伯数字,很显然是每箱都装有一千五百发子弹。而用铁盒装着的是120发子弹一盒,一箱十盒,一箱共计1200发子弹。

    孙玉民赶紧把正扛着子弹箱进来的半鬼子叫来,问道:“这些子弹和那些有区别吗?”

    半鬼子愣了一下随即笑呵呵地说道:“完全没有区别,铁盒子码起来的只是方便机枪取用,没有其他别的意思。”

    孙玉民很是尴尬,他还以为铁盒装的子弹要更好一些呢。

    搬完了子弹,孙玉民才顾得上去看其他车上装的什么。其实他不用去看,小丫头早都已经翻过了,头辆车上是满满一车补给,除了大米就是铁盒罐头,第二辆车上装的全是棉被,整整一车的棉被,第三辆车是子弹,第四辆车则全是冬靴和棉大衣。这个架式一看就知道是鬼子已经开始准备过冬的物资了。这些东西虽说不是太好,可也不枉大家辛苦走这一遭虽然说得到的结果并不是很满意,但有了这一卡车的子弹,孙玉民还是觉得收获满满。

    众人行动的速度很快,从开始卸车到全部弄完,只用了短短不到一个小时,四卡车的物资都给搬到了水口寺里的地下室。孙玉民亲自带着周善军和小山子,把水口寺里人为的痕迹给去除了,又指着众人把鬼子尸体搬上了车,用木材垫好了昨晚挖的烂泥坑,带着众人开着鬼子车队往霍山县城进发。

    孙玉民本不想再去碰鬼子的车队,可他不能让这些尸体和车子就停在案发地,这样对水口寺内的物资也不安全,只得冒险带着兄弟们开着鬼子车队往霍山方向进发。

    这帮子兄弟大都是二十师的军官出来的,开摩托车和卡车自然不在话下,只是穿上那臭哄哄、脏兮兮的鬼子皮,有些不乐意。还好,孙玉民的话很是管用,没有过多言语,这个已经被抢夺一空的鬼子车队在停泄了近两个小时后,又重新开动起来,虽然上面的全是孙玉民的兄弟,但是经过下符桥的时候,还是被诸多百姓暗地里鄙夷。

    车队在离县城不到两公里的城外被遗弃,在吴林生的指引下,孙玉民和兄弟们带着满满的收获,从山路往杨树铺赶。

    傻熊像是个没见过东西的土鳖一样,扛了箱子弹还提溜着挺歪把子,小丫头虽然扛不动子弹箱,但是四个口袋里塞得全是子弹,走起路叮叮当当响,害得孙玉民担心了一路,生怕其中有颗子弹被盲碰到底火,然后炸伤她。

    走出了一两里路,身后传来了几声爆炸声响,这是周善军做的好事,没有炸药,孙玉民就让他在每辆车的油箱处都点上了柴火,油箱点着后发生的爆炸引发了大火,把这些车子,连带着车子上的鬼子尸体都烧得一干二净。

    当霍山的鬼子头目小笠原正雄大尉带着部队赶到时,这些被烧得精光的车上还在冒着黑烟,其中一辆车的后厢还能看得出有已经烧得焦黑的人形物体,现场散发的恶臭直往小笠原的鼻子里钻,他两眼似乎要冒出火来,手中的南部十四手枪连着扣响了几枪,伴随着枪声的还有他的吼声:“下。私遺棄万切!”倒底是谁干的?我要把你碎尸万断!

    周善军是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虽然他的身材偏瘦弱,但是归心似箭,他的心早已经飞向了那个简单纯朴的女孩身上。

    就似心有灵犀一样,还未进村,就看到了一个娇小的身躯不停地厂村口徘徊,还有那个像她影子一般的驼背王叔,像个雕塑一样立在那里,冷冷的看着她。

    两个人都发现了彼此,然后两个人都立在了原地,似乎时间画面都已经静止,短短几秒钟后,双方又拼命朝对方跑过去,周善军的肩头上还扛着一箱子弹,可是那并不能阻碍他前进的步伐,在戴存祥他们瞠目结舌的速度下,他已经单手搂住了那个依偎进自己怀中的女孩。

    傻熊嘿嘿傻笑了两声,把歪把子递给了小丫头,路过两个紧紧抱着的男女时,伸手拿过了还扛在周善军肩头的子弹箱。

    “一对狗男女。”小丫头恨恨地骂了一声,把傻熊给她拿的歪把子扔到了地上,头也没回地往村子里走去。

    孙玉民无奈地摇摇头,叹道:“这丫头。”他很清楚,丫头并不是在吃醋,只是因为众人中多了一个女生,她那份独有的尊宠会被分削,感受到了这方面的威胁,才会如此的失态。

    短短的十来天时间,村子里的旧房子已经被拆了十来户,头一批青砖瓦房正在开始砌筑中,孙玉民只对村子的总体做了个大的规划,房子却没有硬性要求,所以经过刘文智和老村长他们的商议后,决定尊从古徽式建筑的模式来建,这也给以后杨树铺成为远近闻名的徽式建筑群,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回来的第二天一大早,周善军就带着王艳茹来见拜见。

    孙玉民此时正在洗脸,人家一对新人来,自己又没有拿得出手的礼物,连忙去找小丫头,可这鬼灵精一大清早就不见了踪影,正焦急间,他看见了丫头床上放着一块手表,一块怀表,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知道你会着急,所以把礼物准备好了,怀表给姓周的那个死猴子,手表给那个姓王的狐狸精。这块表本来想自己留着用,现在好了,便宜了这个骚蹄子。

    虽然这张纸条上写着的全是些骂人的外号,但孙玉民知道,小丫头其实还是挺有心的,至少她只嘴上说说,现实里并不会去为难人家小两口。

    孙玉民来到堂屋时,他们两个人正十指相扣,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不知道在说着些什么。见到孙玉民出来,两个人才慌张地松开了手,向他打招呼。

    “早,大哥。”

    “早,大哥。”

    面前的这两个人实在是像极了当初的自己和陈芸,不管是新人间的羞涩,还是腻在一起的那种劲头,都和那时一模一样。仿佛,面前的这对小情侣,就是自己和陈芸的幻像一般,让孙玉民不禁唏嘘。

    “你们两个坐吧。”他当先坐到了主位上,然后又招呼这两个小家伙坐。

    小山子很快就端上了茶,虽然是自己人,但人家姑娘算是第一次见长辈,可不能怠慢了人家。

    两人一坐下来,双手又扣在了一起。看得出,两人昨晚已经在一起了,都已经把自己彻彻底底交给了对方,要不然这个看似很小的动作,不会这么地自然。

    “王姑娘,你能看中我们家善军,是他天大的福份,也是我们大家伙的荣耀,本来要给你准备点像样的礼物,可匆忙间又找不到合适的,这块手表权当做哥哥的一点表示吧。”

    小丫头昨天从鬼子身上搜出这些东西来时,周善军他们正在搬子弹,压根就不知道有这些东西的存在,孙玉民也不知道,还以为这是小丫头的私藏呢,完全没想到这是从死人口袋里得来的战利品。

    死人口袋里掏出来的东西未必不好,手表也不是不贵重,可说出来总让人觉得心里毛毛的。

    战争年代,能够找出来这些东西就已经很不错了,哪里还能责怨小丫头不给人家“新媳妇”准备更好些的礼物。

    虽然只是块手表,但足以能表明这个看似面容狰狞的大哥的一番心意,要知道这个年代可是民国时期,中国是没有能力去制造这些精密的玩意,所以基本上每块手表都是瑞士货,都是价值不菲的。

    周善军忙从王艳茹手中拿过手表,准备还过去,他可不敢收如此重礼。

    才从她手中拿过手表,还没说话,就听到了孙玉民的声音:“表是给弟妹的,快还给人家,你的在这。”

    孙玉民的手中拿着的是一块怀表。虽然这块怀表的材质只是白银,没有像金表那般昂贵,但也不是一般人家能拿出来的。

    这两块表一拿出来,就让王艳茹很感动,她昨晚已经听周善军说过这个大哥的事,和他一样打心眼里佩服这个年纪不大的大哥。没想到出于礼节性的拜访,却得到了珍贵的赠礼,这让她完全没有料到,正想开口道谢时,却看见一个人匆匆地从外面跑来,站在堂屋门口大声地说道:“东家,村口来了一帮子人,让我们来通报,说他是佛子岭王得贵,要见您。”

    王艳茹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得站了起来,手中的手表都掉了下来,还好周善军眼急手快,一把就接住了,把手表重新递到了她手中,柔声说道:“别担心,有我呢!实在不行,有大哥呢!”

    孙玉民听到了这突然的传话,也是惊了一下,可很快就趋于了平静,他从不怕事,也从不怕别人来惹事。看到了王艳茹的惊慌,也听到了周善军给她的安慰,接着他的话说道:“放心吧,有大哥作主,什么都别担心。”

    王得贵得到手下人的报告时,大惊失色,最开始就以为是给哪路不睁眼的家伙给绑了,可一细问便发觉了事情并不是自己想的样子,原来是自己这个娇生惯养的宝贝突然间看上了一个傻小子,竟然跟着他跑了。

    气愤之下,忙询问那个傻小子的来路,可手下人没有一个能说出所以然来,也没有一个人能说出小姐去了哪里,气得王得贵大发雷霆,但是他并没有过于着急,因为还有一个人是一直跟在自己这个宝贝女儿身边的,驼背王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