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别有洞天

    “铁胆,给大家都找些棍子来。”

    孙玉民想到了可能的路径,立刻就出声让傻熊准备木棍,人在水中,而且是在流动的水中,平衡感会瞬间变弱,如果有了根棍子作为支柱,那自然会好上很多。

    小丫头不明白他要棍子做什么,屁颠屁颠地跟着傻熊去帮忙。直到孙玉民拿着一根棍子,戳戳点点地走进了水中,她才明白原来是要下水。这让她有点措手不及,这几天正是她来亲戚的日子,虽然说生在农村里的女孩没那么多的忌讳,可是她还是有点犹豫。直到所有人都下了水,她不得不跟着去的时候,才叫道:“哥,你陪着我走在最后面行吗?”

    虽然还是秋天,可在这深夜里,这条不知道源自哪里的溪水是刺骨的凉。

    孙玉民以为小丫头是忍受不了这冰冷的溪水,便转身走了回来,来到岸边才发现她连水都没下,纳闷着问道:“丫头,怎么了?”

    小丫头见走在后面的李天喜他们还在回头看着他们,便冲着这帮人说道:“你们先走,我有话和我哥说。”

    待到已经看不见他们的身影时,小丫头才扭扭捏捏地说道:“哥,我那个来了,不能把裤子弄湿了。”

    孙玉民一时没反应过来,反问道:“那个来了?什么那个来了?”

    “唉呀,哥,你是故意的吗?”小丫头有点气恼,说道:“我例假来了。”

    他这才明白过来,是啊,小丫头是个女孩子,跟着自己的这些日子里,从来没有把她当作过一个女人,事事都按照一个男人的标准去要求她,可是她毕竟是一个女孩,是一个青春正茂、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孩。自己一直受着她的细心照顾,不论是受伤住院,还是平常生活,她都事无巨细地把自己待侯得舒舒服服,妥妥当当。虽然自己把她当成亲妹妹一般,也很在意她,可这么久了,连她的例假是什么时候来,自己都完全不知道,这算是一个合格的哥哥吗?

    孙玉民走上了岸,看着一脸自责神情的小丫头,心疼得不行,一地将她搂在怀里,柔声说道:“都怪我,以后哥不会再这么粗心了。你就在这等着,我让小山子回来陪你。”

    “哥”小丫头显然没想到会得到孙玉民如此温情的安慰,心中忽然间感到很温暖,紧紧地搂住了他。

    交待了丫头几句后,孙玉民又重新下到溪水中,淌着水赶上了正停在前方不远处等着他的兄弟们。

    “小山子回去,去陪着你玉英姐。”孙玉民没有讲原因,也没有去看小山子的表情,直接是不容他反对的决定。

    原本八个人,现在只有六个人,这无疑加大了偷取土匪老巢的难度。孙玉民本想跟大家伙说声抱歉,但是又想到小丫头可能会不大愿意把如此私密的事情,让大家伙都知道,所以他只是在超过每一个人时,都轻轻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小溪的水很清,荡漾的碎波反射着皎洁的月色,连水底下的卵石都能清晰可见小溪的水很急,山体的落差使溪水在这条不宽的河道里,流得特别的湍急,时不时撞在岸边石头上激荡起水花,飞到在溪水中蹒跚而行的几个人身上,然后就看到某个人或某几个人停住步子打个寒颤小溪的水很浅,越往上走,水就越浅,从刚下水时能没过小腹,到现在只能没过膝盖,说明着源头已然不远。

    “老大,你怎么会想到这条小溪能上山?”周善军本不想说话,但他看到大家长时间浸泡在这冰冷的水中,每个人的嘴唇都已经发白,显然都是在强行忍受,如果再不分散注意力,说不准有人就会倒下。

    孙玉民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对这个年纪轻轻却思虑细密的小家伙投去了赞许的目光。

    “是啊,老大,你敢肯定这条溪水能通向山顶吗?”傻熊皮厚,众人之中,只有他还像个没事人一样,扛着那挺歪把子,不急不慢地淌着水。

    “我只是猜测。”对于这几个家伙,孙玉民从来不会对他们说假话,就像他们一起经历过的所有战斗一样。

    这句话一出,六人又陷入了沉默中,虽然其他人都知道这个老大很厉害,可是凭空猜测的事情,倒底还是作不了数的。

    忽然间,周善军感觉到了异常,先前急湍的溪水就在他们说话的这一会变得平缓,溪面也变宽了很多,溪边上的大树比先前更为密集,本来还能用以照明的月光,被密密麻麻的树枝遮挡得完全看不见。

    “大哥,我们是不是到了?”周善军疑问道。

    “应该没有。”孙玉民同样发现了溪水的变化。他脑中稍一计算,便知道根本就还没上到扁担石主峰,这条溪水弯弯曲曲,似乎像盘山公路一般,围着这个山在转,现在溪水的平缓大概是因为已经进入到了包围着主峰的断崖之中。

    果然,溪水两边不仅是树木更密集,甚至是连两岸茂盛的杂草都快将溪面给完会遮盖住,难怪先前转悠时站在高处时完全看不到这条溪水。

    继续往前时,周善军发现,这段被草遮盖住的溪水中间,恰好留出了两个人并排行走的空间,或者说是留下了一叶小舟通行的空间,因为走着走着,溪水又慢慢的深了起来,甚至是比刚下水的那个时侯都要深上那么一点,如果不是因为水势平缓,估计这个已经至胸口的溪水中站都站不住,更不用说前进了。

    还好,这段较深的溪水距离并不是很长,约摸只有两百米。过了这段杂草密集的地方后,溪水又开始慢慢的急促起来,孙玉民他们也能感觉到又是在往上走的过程中了。

    又能看见月光了,在往前走了几百米后,被树木枝条挡住的头顶豁然开朗,溪水到了此处变成了一个不小的潭,绝壁上一条不是很宽的瀑布从高处跌落至这汪潭水中,溪水到此处后似乎是已经成了条绝路。

    “,走了这么久,竟然是条绝路。”傻熊从水中走了出去,坐到了潭边一块光滑的石头上,口中咧咧地骂道,他一边在骂,一边却在摆弄手中的歪把子。

    孙玉民他们也从水中走了出来,在潭边的卵石堆上坐了下来。走得时间虽不长,但耗废的体能可真不少。

    “老大,没路了,怎么办?”说话的是吴林生,作为一个老侦察兵,他早已经细细打量过周围。这个地方三面都是茂盛的林木和荆棘柴草,唯一能上来的就是这条溪水,到了这个水潭边上后,又三面都是绝壁,只有一面是进来的溪水,如果不是亲自上来,哪里能想象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功,会造出来此等地境。

    周善军只稍稍坐了一下,便围着这个水潭往绝壁上张望,可哪里能看得清楚,虽然有月光从上面照下来,可这么暗的光线,根本就让人看不清楚悬崖峭壁上有什么。

    孙玉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想了,这么光滑的峭壁,完全没有受力点和支撑点,人若想爬上去,完全没有可能。”

    周善军也知道这一点,苦笑了一下,摊开双手说道:“是的,老大。这里太滑了,完全没可能爬上去。”

    “老大,既然是条死路,我们赶快掉头回去吧,省得文智他们着急。”说话的是戴存祥,他没有像傻熊那般埋怨。

    孙玉民没有理会他们的话,围绕着潭水边转来转去,头脑不停地运转着,心里也在盘算着:不可能呀,如果说谷麻子真的没有退路,那他是凭借着什么屹立在扁担石这么多年,却纹丝不倒呢?

    他弯下腰来,捧起一捧水来,全部都抹在脸上,凉馊馊的感觉一下子就让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

    “难怪人累的时候,人困的时候,都爱用冷水洗脸,原来真的有宁神的效果。”孙玉民苦笑着自嘲了几句。他又把手伸进了水里,打算再捧起一捧水来洗脸,可突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猛地站了起来,说道:“我知道路在哪了。”

    这突然的一声惊咋,让傻熊他们全都围了过来,纷纷问道:“老大,路在哪里?”

    孙玉民冷哼了一声,说道:“谷麻子的死期到了。”说完了这一句让众人费解的话后,手指向了潭水,问道:“你们看这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周善军他们徇声都望向了潭面,只见瀑布从高处冲下,掉落在潭水中间,巨大的冲击力使瀑布掉落的地方形成了一个漩涡,附近的潭水都跟着这个漩涡不停地旋转着。这个情形只要是有瀑布的地方都会出现,完全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大家都没看出什么问题来,又重新把目光汇聚到了孙玉民身上来。

    “你们仔细看,潭边上的水和潭中间的水有什么不同?”

    几个人闻言后,又把目光投向潭中,很快他们就发现,即使是潭中间的水旋得再急,可两边却有水流径直地往溪中流去,丝毫不受漩涡的影响。

    “奇怪哈,这边上的水不跟着中间的水打转转。”

    傻熊只顾着稀奇,完全没有去想这个景像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而戴存祥却是不同,他直接就看向瀑布,问道:“老大,难道”

    孙玉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蹊跷就在这道瀑布后面。”他说完话就迈步往瀑布走去,完全没有畏惧高处落水的冲击力,直接从瀑布下面钻了进去。

    果然,被瀑布遮住的岩壁上有一个洞口,足以让三人并排进入的洞口。

    傻熊是跟着孙玉民进来的,他从不会管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油锅断头台,只要孙玉民往前,他就不会后退。

    “老大,你真是神人啊,连这种地方你都能够找到,活该那谷麻子死到临头了。”

    李天喜、周善军他们鱼贯而入,都听到了傻熊的赞叹声。

    孙玉民面上微微一笑,说道:“大家小心点,洞口还能看得见一点,里面可是漆黑一片,倒底是个什么情况,我也猜测不到。”

    先前大家的心思都还在为发现这个山洞而兴奋,听到孙玉民的警示后,大家才发现,深不可测的山洞里面,完全就像一块黑布,什么都看不到。

    “大家顺着脚下的水走,一个跟一个,不准掉队,一分钟点次名。”孙玉民首先往黑暗中走去,边走边对身后的五个兄弟说道。

    水道是缓缓向上的,不深、不陡峭也不光滑,水里甚至是还长着些飘浮的水草,脚下的感觉也是有着些柔软的细沙。

    孙玉民弄不清楚前面是什么情况,只得像个盲人一样,依靠着手中的那根木棍戳戳点点,才缓慢的往前走着。

    黑暗中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正当大家都快被这团黑暗磨去信心时,突然发现远处出现了一点亮光,而且亮光还在往这边移动。

    “有人来了,蹲下。”孙玉民轻轻地把话传向后面的周善军,他又把话传给了傻熊,直到走在最后的戴存祥也收到了这句话后,孙玉民才带头蹲了下来,准备随时潜入这并不深的水中。

    亮光越来越近,孙玉民已经能看清楚拿着火把的人的长相。这是土匪的巡逻队,谷麻子也真是小心,如此隐蔽的所在,居然还派出了五个人的巡逻队。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拿着火把的土匪,打着哈欠,一副疲倦的走不动道的样子。

    随着火光的亮堂,孙玉民才发现这五个土匪并没有走在水中,原来溪水并没有占据了整个山洞,还有一大半的是地面,一条踩得光滑的小道正在那地面上往洞口延伸。

    “癞子,你他娘的走快点,巡完这一圈咱们好回去补个觉。”走在最后的土匪显然是不满打头这个土匪一步三颠、慢吞吞的样子,出声喊道。

    孙玉民朝后摆了一下手,率先潜入了水中,只傻熊还记挂着他那挺歪把子,舍不得把仅有的三挺机枪就这样沉到水中,依然蹲在水中,只是把枪口对准着那几个不知死亡来临的土匪。

    孙玉民他们潜在水中,哪里会知道傻熊并没有跟着潜进去。

    举火把的那个土匪被人说了两句后,稍稍地加快了步子,嘴上却说:“回去又没娘们压,那么着急有卵用,白天睡还不是一样。”

    他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还回着头,生怕这些话会惹恼最后一个土匪,平白无辜又挨顿揍。

    举着火把的这个土匪的担心是有先见之明的,他的话才落音,最后那个土匪就已经朝他冲了过来,眼见着就是一脚踹过来,嘴里同样在骂咧咧:“癞子,你能耐了,敢还我嘴了。”

    举火把的那个土匪想都没想就用手中的火把去挡,还好那人收腿快,要不然肯定是被烤猪腿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