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百六十五章 初九

    有了张全找来的稳婆,就没必要再去教会医院找医生。他们没有再去管那两个瘫在地的浪荡家伙,家里已经是十万火急,自然不会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这个地方。

    金牙子一直没敢动弹,连瞧都没敢去瞧一眼,直到耳边没有任何响动,身边也感觉不到任何动静,他才坐了起来。

    放眼望去,寂静的长街,漆黑的夜,昏黄的灯光,还有那鬼鬼祟祟串街而过的老鼠,除此之外只剩下了还趴在地瑟瑟发抖的手下。金牙子气不打一处来,他拭去了嘴角的血迹,强忍着腹部的疼痛,站起来走到了那个家伙旁边,一脚狠狠地踏在他的屁股,这一下把那家伙吓得惨叫:“别杀我呀,都是金牙子逼我带他来的。”

    这话听在王金平耳里,让他更加的生气,又是连着狠狠地踏了几脚,口中也跟着骂道:“窝囊废,窝囊废……”

    报信的手下被踢了几脚,又听到了他的骂声后,也大致明白了那个恶煞已经走了,连忙爬起来,开始溜须拍马:“大哥,你真厉害,虽然挨了那人一脚,却把他震成重伤,如果不是大哥,小弟今天肯定难逃毒手,您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这一席话把金牙子给拍得舒舒坦坦,本来极为丢脸的事到了这货嘴中反而成了英雄事迹,这让他本来的一肚子火又给消除下去了。

    “快点去叫人,我今晚要灭了他们。”金牙子恨恨地说出这一句话来,见那个报信的手下还站在面前不动,顿时又来火了,伸手就要扇他耳光。

    那家伙其实还算是机灵,连着退了两步,生怕又平白挨巴掌,边退边说道:“大哥,那两个家伙就算去二十个人也未必打得过,我们就别自找没趣了,省得又挨顿打。”

    “挨打?我是要去索命的,还能让他们有机会还手吗!”金牙子满脸杀气,一副不报“蛋”仇,誓不为人的架势。“叫我们所有在沪兄弟,带武器,就算是租界,我王金平照样给他整出天大动静来。”

    邓秀芬没有死里逃生后的侥幸,所有的心思全都在那个即将临盆的好闺蜜身。她领着稳婆走进陈芸房间时,那个手足无措的小女生陈莱正在嚎啕大哭,而陈芸却似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浑身都被汗水打湿透了。

    稳婆是个四五十岁的精干女人,一进来就在开骂:“谁让开窗的?快把门窗都关紧!”

    陈莱如梦初醒,飞快地把门窗都关得死死的,刚走到床边,稳婆又开始叫了:“灯太暗,多点几支蜡烛。”

    “啊……”陈莱压根就不知道蜡烛在哪,房间里都是电灯,很少能用得到它,再加她也是个粗枝大叶、衣来伸手的主,哪里会知晓这些日居家常的事情。

    “啊什么,快多点几根蜡烛,老婆子我眼睛雾蒙蒙的,哪里能看得清接生。”

    “哦哦哦……好的,我马就去取。”邓秀芬赶紧奔回屋里,拿来了自己的备用,虽然是白蜡烛,但胜过没有。

    …………

    申追猫在黑暗中,看着金牙子神气十足地带着七八个手下,直接就抬着踹门,不由得笑了出来,暗暗骂道:“真是比猪还蠢的家伙,你这不是明摆着让人家做准备吗!”

    果然,门没被踹开,反倒是从巷子中的黑暗中跳出来一个壮汉,醋砵子大的拳头打在了踹门那人的脸,金牙子只觉得眼前一花,被打的那个手下直接就栽倒在地,手脚不停地抽搐着。

    金牙子仗着手中有家伙,心里有底气,直接举起枪朝着跳出门的壮汉就扣动了扳机,枪是响了,子弹却打到天去了。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发现手传来剧痛,随着疼痛还有一声咔嚓的响声。

    申追在远处看得清楚,那天用黄包车拉着那个女孩的壮汉,只一拳就将踹门的中统特务打倒在地,紧接着在金牙子开枪前的瞬间,折断了他的手腕,那一枪虽然打响,但显然是伤不到那个壮汉了。就在其他中统特务都举起枪时,忽然从名个黑暗中冲出许多青衣人,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有刀有棍也有枪。没等中统那几个特务反应过来,棍子和闪着寒光的刀锋已然招呼到他们身。

    金牙子的人手都分散开了,他想包围住这座小院子,可是哪曾想到会有另一帮子势力在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乱战之中,虽然短枪有优势,可架不住别人人多,青衫人在被击中几个人后,把金牙子和他带着的七八个手下都打倒在地。

    “多谢各位相助,在下代表我家小姐感谢各位。”冲出来打倒踹门特务,掰折金牙子手腕的正是大壮,他去车房敲了半天门,发现平时都在车房看门的张老头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都叫不醒,翻墙进去后发现他压根就不在。所有的车都被一根大铁链给锁起来,车房大门还挂着一把大锁,如果没有钥匙,哪里取得出黄包车来。他一心只想取出黄包车,完全没有去想没有车他就算是背都能把邓秀芬背到了教会医院了。又在车房附近逛荡了一会,看能不能碰到那个平时老实巴交的张老头,结果又让他失望了。无奈之下,只得返回,才进巷子,就看到有人在踹自家的门。这一下,本就十分恼怒的大壮怒火中烧,从黑暗中冲出,一拳就干掉了那个不停踹门的特务,然后又折断了金牙子的手腕,正打算舍命一拼时,突然冲出来许多帮手,这让他是大感意外。

    “不用谢,我们是杜先生的门下,奉命前来保护陈小姐。”一个看似为首的青衣人说道。

    大壮完全不知道那个杜先生是谁,只是听到说保护陈小姐,便下意识的以为是自家人,刚想再次道谢,耳中却听到金牙子杀猪般的声音:“他们不是陈布雷先生的人,全是冒牌的!”

    为首的青衣人似乎非常的疑惑,他看向了大壮,问道:“屋子里的那个小姐不姓陈吗?”

    “姓陈呀,”大壮毫不犹豫就回答出来,可是紧接着的那句话却把大伙都给害苦了。“你们说的那个杜先生,还有陈布雷什么的,都是些什么人呀,是不是搞错了?”

    为首的青衣人先是听到说女孩姓陈,暗自松了口气,可一听到后半句话,心就似掉进了冰窖,他没再说一句话,直接对身边那些着青衣的人说道:“带挂彩的兄弟,走!”

    金牙子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居然说走了青帮的人,恰好先前自己带来的人,也都纷纷从各住赶了过来,他顿时又有了底气,不顾自己右手手腕的剧痛,歇斯底里的叫道:“杀了他。”

    大壮看到那帮子青衣人二话没说就走,便立刻明白自己刚刚说错话了,他没有傻到站在原处等死,在中统特务响枪之前,便拉过来一个倒霉蛋当盾牌,一轮枪响过后,这家伙被打成了马蜂窝,而他也退到了门口,正要喊开门,身后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半,恰好能让他挤进去。

    大壮知道这是兄弟们给他开的后路,几乎没有停顿,把那个早已死得不能再死的特务推了出去,自己闪进了院子。

    金牙子左手拾起掉在地的枪,疯狂的朝那两道又重新合的门板开着枪。不光金牙子,他的那些手下也同样的猛烈开火,激烈的枪声如同炒豆一般,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份外的刺耳。

    正在专心帮忙接生的稳婆没搞清楚状况,说道:“孩子都没生出来呢,怎么这么着急就放起鞭炮了。”

    陈芸虽然很辛苦和虚弱,但是枪声她还是能够分辩出来,她轻声说道:“秀芬,你去看看。”

    两人在一起好几年,自然明白相互间的心意,邓秀芬随即就走了出去,刚想下楼就发现木板楼梯被如雨似的子弹打了不少的孔。

    张全躲在一处死角,身前还挡着一个柜子,看到邓秀芬往楼梯口而来,大叫道:“回去,看好芸姐,别出来。”

    “张全,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突然……”

    邓秀芬急切地问道,可话没说完,就被张全打断:“我也不知道,你快回到房间里,照顾好芸姐,这帮杂碎没那么容易攻进来的。”

    邓秀芬知道多说也无益,又重新走进了房间,稳婆和陈莱都望向了她,却只看到了她嫣然一笑:“没事,几个家伙心急了,放炮仗庆祝呢。”

    稳婆也笑了,说道:“你们这一家子也真是的,深更半夜的,也不怕吵醒了邻居,再高兴也不能不顾别人。”

    陈莱看到稳婆很轻松的样子,心中的紧张也消除了许多,只是外面的不规律的响声引起了她的怀疑,明明是枪声,为什么她非得说是鞭炮声呢。

    “姑娘,宫口已开了,宝宝就要出来了,千万要忍着点,不要一下子把力气都用完了。”稳婆的经验很丰富,她轻揉着陈芸的腹部,有时还会用点力,帮着把腹部的那一团往下推。

    陈芸头的汗水始终没有干过,虽然有陈莱不停地擦拭,但汗水仍不停地往外涌着。稳婆的话她听到了,可是好像自己很难做到,心里此刻甚至有了种绝望,不是因为噬心的疼痛难以忍受,而是自己似乎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把肚子里的宝宝生下来,而与生俱来的母性却促使她异常的渴望,有人能够帮助到她。

    “鞭炮声”越来越密集,也越来越杂乱,先前只是外面有响声,慢慢的屋子里也开始不时地响起来,这让稳婆都开始觉得不对劲,她转头看向邓秀芬,说道:“姑娘,你们家真的是在放鞭炮吗?我怎么听着像是在打枪呀。”

    邓秀芬正不知道如何回答,突然间陈芸惨叫了一声,把正在盯着她的稳婆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姑娘,我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你用点力,用点力,马就好,马就生出来了。”稳婆突然间紧张起来,提高着自己的音量,不停地鼓励着陈芸。

    可是,她不知道,陈芸已经是使尽了最后一滴力气。此时卡在门口的小孩,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送出来,刹那间,陈芸万念俱灰,眼皮也变得沉重起来,身心的疲惫让她不由自主的想闭眼睛。

    “不能睡呀,姑娘,你再用把子力气,孩子马就要出来了。”稳婆顾不得去想楼下的响动,着急地催促和提醒着陈芸。

    可是,此时的陈芸已经听不进去外部的声音,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我好累,我要休息了。

    是啊,这一年多的时间,我过得太累了!那个男人,那个脸有刀疤的男人,那个在无数少女心目中是大英雄的男人,那个让自己付出一切的男人,自己舍命为他生孩子的时候,他又在做什么呢?呵呵,或许是自己自作多情吧,他还会记得自己这个生命中的过客吗?还记得自己的肚子里他的亲生骨肉吗?

    “姐姐,姐姐……姐姐,你不能睡呀!”

    耳中依稀似乎听到了小莱的声音,自己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妹妹是在让我别睡吗?陈芸脸露出了点点微笑,这个小丫头片子,居然管起了自己了,她哪里会知道她的姐姐有多累呀,每天不让操碎心就好了,还想管着别人,真是的,不理她,我真的要休息了。

    “芸姐,芸姐……芸姐,你不能睡呀。”

    耳中又似乎听到了邓秀芬的声音,她为什么也不让自己休息,奔波了这么久,别人不知道自己的辛苦,她怎么会不清楚?不管她了,先休息休息再说。

    看见陈芸面带微笑的闭了眼睛,稳婆急了,恶狠狠地对站在她身边的邓秀芬说道:“打耳光,掐人中,不能让她睡过去。”

    邓秀芬傻了,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听稳婆的话,去扇她这个好姐妹的耳光,犹豫中又听到了稳婆的声音:“快来不及了,你来掰开她的腿,不能让她把腿合。”

    这命令似地语气没容得她反驳,直接坐到床边,接过了本属于稳婆的差使,烛光下,一颗小脑袋正在拼命的往门外挤着,邓秀芬被这神圣的一幕给惊呆了,一张嘴张得大大的,合不拢来。

    啪,啪,啪!

    三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陈芸的脸,把正在帮忙擦汗的陈莱给吓了一跳。

    “轰、轰、轰!”

    就在陈莱准备质问稳婆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三声爆炸,剧烈的响声,把她还有邓秀芬和稳婆都给吓了一跳,还把已经闭眼睛的陈芸从自己的世界里震醒,那一瞬她好像突然有了力量,把已在门口的宝宝给送了出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稳婆,她迅速地倒提起了宝宝,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小宝宝的脚底。

    清脆嘹亮的婴儿啼哭响彻了整个房间,即使是在这嘈杂的枪声中,也显得特别的悦耳。

    稳婆用早就准备好的小毯子裹好了宝宝,抱到了床头,说道:“恭喜你姑娘,是个小公主,给她取个名字吧!”

    “让她爸爸取吧,今天是农历初九,乳名就叫初九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陈芸的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虽然身有着抽丝剥茧的感觉,所有的力气都像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抽离出身体,她还是幸福的笑着。

    “婆婆,你快过来,芸姐一直在流血,怎么办呀?”邓秀芬的声音是异常的惊恐。

    稳婆忙把宝宝放到陈芸床头,走过去一看,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接生这么多年,她非常清楚面前的这个女人即将面临什么,女人生产的噩梦:血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