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被人抓奸奸?

    慕容灏使出了吃奶的劲,大门只也是拉开了一条细小的缝。原来苏亦雪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根粗铁链,上面还扣着一把锁。

    “长乐,这门打开,恐怕我们要被人误会了!都怪我,不该来这个房间。”慕容灏一脸歉疚的说道,要不是他来这个房间,现在也不会这样。

    “现在不是谁对谁错的时候,我们必须想个办法!”苏长乐冷静下来,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也想不出一个头绪来。

    “长乐……长乐……你在里面吗?”门口突然传来熟悉的呼喊声。

    “晨杰,你怎么来了?快你帮我想办法?把门打开。”苏长乐仿佛看到了希望。

    陆晨杰怎么知道苏长乐被关了起来,那就说来话长了。

    今天的晚宴,陆晨杰很早就到了,他很忙,忙着四处勾搭美女。就连陆乘风和苏长乐过来,他都没有时间打招呼。

    夜店小王子,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只见他一会换一个,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关键还没有人为他争锋吃醋,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陆晨杰刚好跟美女聊天的时候,离苏长乐站的不远,清楚的看见苏亦雪,把酒洒在了苏长乐的身上。要不是当时被美女围着脱不了身,当场都会给苏长乐讨回公道,后来再找苏长乐就不见踪影了,还以为跟二哥秀恩爱去了。

    陆晨杰跟人聊天的时候,总觉得秦珂偷偷摸摸,见秦珂走到慕容灏身边,总觉得她又要出什么诡计,就留了一个心眼,他可记得在邮轮上,苏长乐就被秦珂陷害了。

    陆晨杰假意跟别人搭讪,走到他们的身候,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处。就连他都觉得秦珂太不要脸了,就算他二哥同意娶她,他都不会同意。

    陆晨杰见慕容灏果然上了套,去找苏长乐,于是他也没有声张,悄悄的跟在后面。慕容灏进去没多久,就见一个女人,悄悄把门锁上,然后离开。

    “早知道我就 抓住那个女人,不让她把门关上。”陆晨杰站在外面,不知道踢了多少脚,这门就是打不开,质量也太好了吧!

    “什么?你看见锁门的人了?你怎么不把人抓住。”苏长乐疑问道。

    “我是想看看她们有什么阴谋,所以没有打草惊蛇。”陆晨杰也在懊恼,哪知道门这么难开。

    “你……”苏长乐简直为陆晨杰的智商着急,明明可以不用被反锁,却队友坑了。

    “我们时间不多了,秦珂他们不可能就把我们关在里面,肯定马上就要带人过来,到时候我们就说不清了。”慕容灏分析到,总算明白亲可怎么突然找他合作,原来就是想利用他跟长乐以前的关系,好让大家误会。

    跟他们预想的一样,苏亦雪此时此刻,正在组织人群,去更衣室抓奸。

    计划没有她们预想的那么顺利,虽然秦珂给她介绍了很多贵妇和名媛,但是她们看在秦珂的面子上,对苏亦雪仅仅是礼貌的敷衍。

    “今天的晚宴真是没劲,要不我们一起出去走一走。”苏亦雪不能明说要带她门去看好戏,只能把她们引过去。

    “每个宴会都是这样,布置的也差不多,你要是好奇自己去逛逛,我们经常参加晚会,已经没什么兴趣了。”说话的人是秦珂介绍的贵妇,她打心里瞧不起苏亦雪,对秦珂的提议显然没有兴趣。

    “是呀!今天要不是秦珂带你过来,估计你一辈子都没有资格参加这种场合,你还是四处逛逛,以后也好有个念想。”说这话的人就很直接了,她最不喜欢苏亦雪这样的女孩子,见她一直在跟这里的权贵攀关系,对她很是厌恶,说话也不留情面。

    苏亦雪到底是太年轻,受不得一点委屈,被人这样说,脸色已经不好看了,要不是目的没打成,非要争出个输赢。

    “呵呵……秦珂姐姐怕我不懂事,让我跟在几位阿姨身边,让几位阿姨嫌弃了。”苏亦雪一脸假笑,只能硬着头皮,想到等下苏长乐身败名裂,这就是她的动力。

    几位贵妇没有理她,继续谈论着刚刚的话题。

    她们谈的能有什么,不过就是那家珠宝好看,准备买什么游轮,前不久订了私人飞机……

    苏亦雪听着她们的对话,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下定决心,一定要挤入这个圈子。

    苏亦雪 站旁边很久,都没有人跟她搭话,心里很是着急,幸好她提前把门锁上了,要不然今天就白忙活了。

    秦珂进行的也不是很顺利,好不容易说通陆乘风,跟她一起走,可是没想到又碰见了打招呼的人。

    “乘风,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也不打个招呼。”说话的人是a市陆游局的局长,跟陆乘风是很熟悉。

    “邓局长,你今天打架光临,是我们的荣幸呀!一定要跟您好好喝几杯。”跟这个人交往,陆乘风不得不打起精神,他们公司很多方案,都得这个人点头。

    “我刚到一会,这次晚宴是你主办的,我当然要过来。”邓局长很喜欢陆乘风,虽然比陆乘风大了十几岁,两个人平时相处,都像兄弟一样。

    秦珂站在旁边,着急也没用,因为她根本就插不上话,要是这个时候把陆乘风拖走,也太没眼力劲了。

    “对了!乘风你还没给我介绍你身边这位女士,莫非她就是你的未婚妻?”邓局长突然问道,明显误会了秦珂的身份。

    秦珂停止腰杆,脸色好看了很多,刚想承认,陆乘风就开口了。

    “她是秦氏集团的千金,我的未婚妻不在这里。”陆乘风看了看四周,没有看见苏长乐的身影。

    “邓局长,您好!”陆乘风已经介绍了她的身份,虽然很失望,但是还是礼貌的打招呼。

    陆乘风跟局长聊得很投机,秦珂也没办法。幸好这里耽误了一下,为苏长乐提供了不少时间。

    苏亦雪也好不到那里去,本来计划的是带着人去抓奸,现在却浪费了不少时间。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服务员端酒过来的时候,苏亦雪明显心不在焉。拿酒杯的时候没拿稳,一杯酒瞬间泼在了刚刚的贵妇身上。

    “你故意的是不是,一杯酒都拿不稳。”贵妇的群子上都撒了酒,再好的教养也忍不住发怒。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次苏亦雪可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也只敢在苏长乐哪里撒泼。这里的人她可得罪不起。

    “赶紧去更衣室换件礼服,这位小姑娘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跟贵妇较好的人都围了过来,见苏亦雪害怕的莫样不是故意的,就开口求情。

    贵妇虽然很生气,见大家为苏亦雪求情,也就没有在说什么,暗自决定,以后要离这种平民远一点。

    此时苏亦雪没想那么多,她听到人家说去换衣服,心里差点乐开了花,早知道如此,就故技重施,早点引她们去更衣室。

    “长乐,你衣服换好了没,你赶紧去里面,把衣服换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

    陆晨杰见苏长乐还是穿着那身衣服,让她赶紧去换衣服。

    苏长乐想了想,点头同意,来到洗手间,准备把衣服换了。

    “这裙子有问题?”苏长乐一脸为难,穿着自己改造的衣服走了出来。

    “很好看呀!怎么了?”二人都觉得衣服没什么问题。

    只见苏长乐转过身,用手遮住后背,本来应该有扣子的地放都不见了,整个背裸露了一大半。本来露点背不算什么,但是扣子不见了,又跟一个男人关在房间里,就像是被人撕开的,让人浮想联翩。

    陆晨杰见状心里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秦珂就是要让大家误会,让苏长乐身败名裂,让陆乘风抛弃他。

    陆晨风越想越生气,使劲的踢门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

    陆晨杰跟慕容灏配合,一个在外面,一个在里面,可是门依然打不开。

    “啪……”慕容灏一拳砸在墙上,显然已经发怒了

    “秦珂真是恶毒,这要是被别人看到了,有理也说不清。”

    “你不会故意的吧!想让我二哥误会长乐,然后你就可以……”陆晨杰心里很是怀疑。

    “你不要胡说,我只是担心长乐,所以才过来找她。”慕容灏见陆晨杰这样说,赶紧解释,她可不想让苏长乐误会。

    “好啦!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我们的赶紧想办法。”苏长乐见两人争锋相对,主动熄灭了苗头。

    “哼……”陆晨杰显然不满意,但现在又不是耍少爷脾气的时候,只能忍住。

    “晨杰,你现在赶紧去帮我准备这些东西。”苏长乐突然说道。

    “口红,章鱼,鱼叉……你现在马上给我把这些东西找到。”

    陆晨杰听完,觉得不可思议。

    “现在都火烧眉毛了,你确定要这些东西?”

    “你给我赶紧找过来,我自有办法。”苏长乐坚定的说道。

    陆晨杰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听苏长乐的,去找她要的东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