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发动

    砰砰!

    土层开裂,碗口粗细、带着狰狞倒刺的根须藤蔓摇曳不定,宛若冲天而起的妖魔手臂。

    在根茎之上,还附着着一株株边缘薄若蝉翼、带着锐光的镰刀草。

    嗤啦!

    刀光连闪中,哪怕再武功高强的武国士卒,被前后左右、铺天盖地的灵草灵花大军包围,也唯有死路一条。

    “咕噜!咕噜!”

    一株株鲜艳无比、磨盘大小的锯齿花张开血盆大口,毫不留情地吞噬着鲜活的生命,显得极为满足。

    以它们为节点,整个灵花灵草大阵遍布整个苍山城,立即将攻城的武国士卒囊括大半。

    哪怕有着武道强者能毁灭一两株根茎乃至灵花灵叶,也是无济于事。

    这种恐怖的数量,还有落地即长,见血而狂的恐怖习性,令这两种变异过后的灵花灵草,完全化为了吞噬生命的可怕绞肉机。

    “啊……这是……”

    城外,飞龙大将军披头散发,眼珠血红,看着死伤惨重的大军,蓦然吐出一口血来。

    哪怕他们都是灵士,也不可能凭着几个人就打下幽山府。

    此次大败,可以说不仅武国的图谋彻底破产,甚至精锐一朝丧尽,国内都会不稳!

    哪怕是他,想到要面对这大败辱国之罪,还有那些军功儿郎家人的怨恨,也是头皮发麻,急怒攻心。

    “外形有些像锯齿花与镰刀草……”

    武无道看着这幕,眉头皱起:“但此两种不过普通灵植,哪有此等变化?”

    别的不说,光看那体形与凶残,还有不惧烟火的特性,乃至自行结阵,合作捕杀的灵动,都怎么也无法令人将它们与那两种最普通的灵植联系在一起。

    ……

    “府主大人?这是?”

    牛顶天与张庆丰大喜。

    如果说之前,他们还是有着城破身死的绝望的话,此时峰回路转,却是充满了绝处逢生的欣喜。

    不仅如此,若抓住此层机会,甚至还能反败为胜!

    “此乃我布置的灵植阵法!也多亏玉新楼,才能置办起这等规模……”

    方元微笑点头。

    “此全赖府主大人算无遗漏,属下如何敢居功?”

    玉新楼连忙跪下道。

    他自己心里也是十分奇异,作为经手人的他,自然知晓这里的灵种数量规模虽大,但真的就只是普通的灵花灵草而已,为何会变得如此可怕,当真一头雾水的。

    方元含笑不语,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五级种植术的催生异能、外加大批的灵花灵草之种、还有灵地灵肥,最关键的却是这个特殊的战场环境,终于造就了这样一个绝杀陷阱!

    ‘变异锯齿花与镰刀草虽然凶猛无比,但成长极快,对环境没什么要求,特别是在有着充足血食供养的情况下……’

    此时的苍山城下,死伤何止数万?自然成了极好的培养温房。

    原本长势就快,再加上灵肥与异能的催熟,早在攻城之时,整个苍山城地底,特别是城墙之下,大量的变异灵花灵草已经长成,杀机密布。

    以方元此时的种植术,普通灵种的变异几率已经很高,特别是在基数很大的前提下。

    见此,他犹不满足,还特意回转青峰灵地一趟,将收服的锯齿花王带了过来,以它为核心,更收服了所有的变异锯齿花,作为臂助。

    否则,这些灵花灵草哪有那么温顺,还知道埋伏袭击?每日更默默在地底汲取营养,不出来捣乱?

    “镰刀草与锯齿花本就是相伴而生,锯齿花更有着移动能力,携带镰刀草,比什么杀戮机器都厉害与可怕……”

    方元眼睛里面寒光渐生:“再加上我以梦师之力,蒙蔽了对面灵士武宗的查探,根本发现不了丝毫异常,此时借着城破机会,骤然发难……”

    在他面前的灵花灵草之城,以及血肉地狱,便是之前耕耘结出的花果了。

    “张庆丰!”

    方元高喝一声。

    “属下在!”

    张庆丰大声答应,神情振奋,乃至有些癫狂。

    “立即收拢残部,准备反攻!”

    “诺!”

    此时苍山城的情况十分怪异。

    由于之前特意布置调动,方元麾下的幽山府兵精锐自然没有多大损伤,纵然连那些守兵也有跑得快的,来到城内,没有受到波及,当可凑出五千人。

    而武国大军先是全线压上,狂攻半日,死伤惨重,又在破城之际,遭此变故,已经不是士气大损,而是直接全军崩溃的问题了。

    “杀!”

    这一点,在张庆丰杀入场中之后,变得更加明显。

    特别是在看到那些收割生命的妖花妖草,纷纷避开幽山府兵,只向着武国士卒招呼的时候,不止底层士兵,就连高层武将都知道大势已去。

    “撤!”

    “速撤!”

    原本入城,乃至城墙周围的士卒立即成了肉糜花肥,后军则是忙不迭地撤退,大军宛若被打散的鸭子一般,毫无头脑地四处乱窜,总之就是想离着后方那座魔鬼之城越远越好。

    “咕叽!”

    只是,锯齿花王也不愿意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刺耳的长鸣当中,一根根荆棘破土而出,拦截着一切逃亡的士卒,尽情享受着血食。

    “杀!”

    张庆丰以灵花开路,追击溃兵,更是大砍大杀,杀人如割草一般,无比轻易。

    “撤退!撤退!”

    这时,飞龙大将军终于反应过来。

    兵败如山倒!如此大败,已经不是任何指挥能够挽回的了。

    唯一能做的,便是尽量收拢溃兵,减少损失。

    “好畜生!”

    武无道与玄生道人,以及另外一名灵士也反应过来,纷纷出手。

    他一指点杀,原本的一株荆棘藤蔓顿时仿佛被掐中七寸般的毒蛇一样瘫软了下来,不仅如此,连带着藤蔓尽头,那株咆哮不断的锯齿花也是一颤,竟然就这么直接停滞,一下就失去了所有生机。

    “杀神指!”

    玄生老道看着武无道,空洞洞的眼眶却似把握入微,挥出两袖,将两颗镰刀草碾为碎屑。

    “麻烦了……”

    那种隐约传来的反震之力,却是令他神色越发肃穆起来。

    “此灵花灵草,竟然合作无间,极有章法,并且凶残成性,嗜血而生……每一株都几乎相当于一个内家高手……”

    玄生老道一叹:“哪怕我等,若落入花海之中,也是麻烦非常,再被同阶偷袭,只怕有着陨落之厄……”

    “别的还好说,就是这种数量……”

    武无道眼力极佳,已经看到在花丛中心,一株硕大无比的锯齿花在连吞三名武卒之后,突然血色大盛,猛地一颤,吐了一个花骨朵出来。

    这花骨朵落地生根,飞快吮吸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刹那间又变成了一株凶残的成体,立即令他惊骇欲绝。

    单独的锯齿花与镰刀草,哪怕是变异过的,也根本算不得什么。

    但凡事一旦突破了某个数量级,那威胁度立即几何倍数般上涨。

    “想不到那幽山府主竟然还有如此一手……操纵灵植?”

    在武无道内心,对于方元的警惕一下飚升至极限。

    “走吧,到了我们出场的时候了!”

    看到大局已定,方元叫来牛顶天,一起乘着红眼白鸟王,越过城墙,盘旋在天空当中,顿时就发现了武无道等人的所在。

    靠着灵士与武宗之力,这些元力境强者还在且战且退,组成一道较为安定的防线,掩护溃兵撤退。

    其中一名灵士,双手掐诀,施展的也是火行灵术。

    他的灵火与刘衍又有不同,乃是一种玄黑如墨的颜色,宛若水液黑油一般铺展而开,带着腐蚀之能。

    哪怕不惧凡火的锯齿花与镰刀草,沾惹上了之后也是立即灰灰,着实凶猛。

    只是看那灵士额头略微浮现的虚汗,也知道此法必然损耗不小。

    “就是你了!”

    方元见此,眼睛立即大亮。

    与其它三名元力境相比,此人的修为最低,柿子当然要捡最软的捏。

    “啾啾!”

    红眼白鸟王长鸣一声,尾羽一片血红,宛若闪电般呼啸而下。

    “死!”

    方元运起法门,声如雷霆,威势沛然难当。

    那灵士一怔,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只鹰爪已经来到了面门。

    “啊……”

    总算他修为精深,脚下火光一闪,飞快倒退,勉强避过要害,但胸前已经浮现出五道血痕。

    “给我死来!”

    方元得理不饶人,贴身而上,蓦然又是一脚飞出。

    这一爪一腿,都是经过他精心计算,封死所有逃亡退路,猝然而发,眼见就要一击致命。

    “休得猖狂!”

    腿风横扫,让灵士吐血倒飞,一个人影却是突兀出现在二人中间,挡住了方元的必杀一击。

    “飞龙将?”

    方元看了看面前的中年人,立即将他与飞龙大将军联系起来。

    也唯有此个武宗高手,才能在这千钧一发之间,强行出手救人。

    与他相比,武无道与玄生道人的反应就慢了一拍。

    ‘可惜未能竟得全功,不过没关系……那灵士已经废了,此战再也无法插手!’

    瞥了眼那生死不知的灵士,方元心情大好,看向剩下的众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