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零零九章 余火和安娜

    在张天元接见律师,商量接收瞒天和偷天集团的时候,位于美国纽约某处的一个豪华别墅里面,几个人面色阴沉。`

    其中一男一女更是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眼中透出愤恨的神色。

    这个男人叫余火,是瞒天王的儿子,女人叫安娜,是偷天王的女儿,两个人现在是夫妻。

    这也是瞒天王跟偷天王结下的姻亲,他们两大诈骗集团关系之所以会那么紧密,跟这个也不是没关系的,毕竟两个人虽然家财万贯,也玩过许多女人,可是却偏偏都只有一个孩子。

    中国一直有一种说法,诈骗这种事儿是有伤天和的,所以上天会降下报应,他们两个人之所以只能有一个儿子或者一个女儿,就是这个原因。

    也正因为如此,余火跟安娜出生的时候,瞒天王跟偷天王就不允许他们涉足诈骗行业,免得以后再有这种情况,搞不好两家就绝种了。

    可是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之中,耳濡目染,怎么可能不受影响啊,两个人最终还是走上了跟父母同样的路子。

    如今突然传来消息,说瞒天王和偷天王赌输了,输掉了瞒天集团和偷天集团所有的财产,并且还连老命都搭上了。 `

    按照传出来的消息所说,两人是因为谁来负责的问题发生了内讧,最后在混战中被杀死。

    可余火跟安娜根本就不相信这种鬼话,他们的想法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张天元害死了他们的两个父亲。

    “火哥。接下来的事情你做决定吧,无论你想怎么样。我都会跟着你的!”

    安娜看着余火说道,她是一个混血儿。虽然美国人的成分更多一些,不过因为跟余火相处时间长了,做事风格和行事方法都很像传统的中国女人。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咱们还对付不了那个姓张的,我决定先离开美国。”余火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张天元给自己的父亲和岳父报仇,可是他知道自己做不到。

    道理很简单,他的父亲和岳父是什么人,他太清楚了。连他们都对付不了这个张天元,他如何能对付?

    说实在的,他现在只想逃避,因为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可能无法复仇了。

    张天元这个人太可怕了,几乎所有跟他作对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这事儿非常麻烦。

    可他又不能不报仇,否则安娜不知道会怎么想他,所以他就产生了先离开的想法,最起码躲开张天元的监控。`慢慢发展,说不定哪天张天元不行了,他就有机会报仇了。

    “离开美国咱们去哪儿啊?”安娜问道。

    “去海上吧,因为张天元而形成的全球大冒险到今天仍旧没有结束。大量的探险家到海上寻宝,有不少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财富,甚至连一些国家都参与进来了。”余火想了想道。

    “咱们也去探险?”安娜问道。

    “不。去做海盗!”余火摇了摇头道:“现在那么多人去探险,正是海盗发财的机会。我有个朋友以前就是做海盗的,祖上更是大明朝著名的海盗王直。跟他联手,咱们也整出一个海盗集团出来,不比现在的诈骗少赚的。”

    他本来就是做黑生意的,所以对于做海盗是没有一点道德负担,反正一个是骗,一个是抢,说白了都一样。

    “好吧,火哥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听你的。”安娜点头道:“不过咱们从什么地方开始啊?”

    “马六甲海峡附近吧,反正那个地方现在船只非常多,而且我以前在那里呆过一段时间,熟悉地形,而且人脉也广,更重要的是,我朋友就在那一带做海盗,跟附近几个国家都是有协议的,去了那里更好发展。”余火早就已经想好了。

    东南亚一带海域靠近中国,还能更方便地得知张天元的一些信息,更何况南海那个地方比较乱,菲律宾等国甚至暗自扶植一些海盗专门对中国船只下手,据说里面还有美国某财团插手。

    去那里绝对是一个很好赚的地方。

    “那这个别墅?”

    “别墅已经是张天元的了,虽然不甘心,不过咱们还是走吧,幸好我明智,之前存了一大笔钱,足够咱们购买武器和船只了。”余火站了起来,有些不甘心地看着这偌大的别墅,心里头简直都在滴血。

    “不如干脆一把火烧了算了。”

    余火的一个手下说道。

    “蠢货,你以为我不想烧啊?可是你这里烧了,立即就会被警方盯上了,咱们要购买武器装备等,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招惹警察的,否则就是作死!”

    余火说的倒是实话,如果不是怕被警方盯上,他绝对不会留给张天元一点点东西的,这里全部都要一把火给烧了,彻底烧得干干净净的。

    “房子不用烧,动静太大了,不过里面值钱的东西全部带走,一样也不要留给张天元。”

    余火最后又补充了一句。

    “知道了老板。”

    东西都收拾好了装车了,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警察给拦住了。

    从警车上下来的,出了几个律师之外,还有一个陌生的华人,其实就是蛇麟。

    “你就是余火吧,太感谢你了,居然帮我们把东西都装好了,哥几个,把这些东西运走吧。”蛇麟笑了笑,立即指挥带来的人上了货车。

    这车还有这些东西都属于瞒天和偷天集团的,因此按照协议,全部归属张天元。

    怎么可能会让余火带走啊。

    “我看你们谁敢!”

    余火的手下也是有能打的狠人,这个时候就有点恼火了,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可是却被余火给拦住了。

    “咱们走吧,现在不是起冲突的时候。”余火还算是个明白人,知道自己眼下不可能跟张天元为敌,心里头虽然是愤怒至极,不过还是忍住了。

    不过从他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他对张天元是已经恨之入骨了,这一次去马六甲,也不知道会干出些什么事情来。

    “蛇队,算了,咱们毕竟不是黑·道,对付瞒天王和偷天王是逼于无奈,你记住我一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就行了!余火要走,就让他走吧,不过派人盯住他,这小子要敢做出对咱们不利的事情,那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反对了,但现在不行,很多人看着咱们呢,斩尽杀绝的事儿,并不符合我的做事风格。”

    (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