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2830章 狡兔死走狗烹

    古道文点了点头,“依我看,确实是那么回事儿。陛下应该早就有杀大帅之心了,只是还想榨干他最后利用价值,所以让他去硬碰兽族。赢了固然好,陛下就建立了不世功勋,可以让风之帝国彻底中兴,甚至能趁胜再克北部雪之帝国和南部诸国,完成对兽族大平原的大一统,建立万年前狐王那般功绩,在青史留名,被誉为千古帝王。”

    古丽清说道:“那我夫君呢?”

    刘芒接过了话茬,“耶律齐将军本身威望就在风之帝国高的离谱,要是他能统领大军击败兽族,攻克兽族王城的话,威望一定会达到顶峰,届时他裂土称帝都可以。那时候耶律霸天不但没办法奈何的了耶律齐,更要担心耶律齐率兵杀回风之帝国,把风之帝国也给攻占。我想耶律霸天一定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应该早就在耶律齐身边安插了亲信,是耶律齐最最亲近的人,一旦兽族王城被攻破,就会立即用某种手段暗杀了耶律齐。这件事情自然是不会曝光,而是会对外宣称是兽族刺客所为,耶律齐是战死沙场。”

    古道文说道:“我也是那么想的,陛下看似信赖大帅,把军权都交给他,作势大帅势力越来越大,哪里是信赖他,实际上是被情势所迫,不得不把大军交到他手上,让他平定四方,保住他耶律皇族的命脉。但他又不得不时刻提防大帅,避免大帅造反。这次派大帅去东征,他最想对付的,估计并不是兽族,而是让他最最头疼的大帅。大帅赢是死,输了的话,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赐大帅死罪了,横竖大帅都是一个死,紧接着肯定也是抄家。”

    明白了这件事情,把事情给看透了之后,古丽清苦笑着说道:“我家夫君为了耶律皇族付出多少,连命都丢了,这些年少有几天在家里面和家人团聚,让我们姐妹一直守活寡,不想到头来竟然是这样的下场。帝王权谋还真是可怕,要是夫君早知道这些事情,他何至于落到这一步啊?”

    古道文说道:“其实这些事情,大帅早就知道了,多年前陛下不是有一段时间让大帅卸下盔甲入朝做官吗,其实是明升暗降,想夺了他的军权。可是那时候北方大乱,云霞城这里被雪之帝国大军攻克,战事告急。陛下不得不又让大帅重新披挂上阵,率领大军北上驰援,和雪之帝国大军一战。

    他一战大败雪之帝国大军,收复了风之帝国北部全境,也包括云霞城。要不是天气转凉,进入冬季,或许还能率兵攻入雪之帝国腹地。

    那一战真正的成全了大帅,让他的威望达到空前的高度,陛下想夺他的军权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我当时就曾经找他谈过一次,劝他急流勇退,可是他根本听不进去,认为为陛下南征北战建立那么多功勋,陛下不可能那么待他。更何况他是和陛下一起长大的,亲如兄弟般,陛下对谁不信任,也不会不信任他。他实在是听不进去,我也无可奈何啊。

    早听说陛下正在壮年就已经满头白发,苍老如同六十岁,比实际年龄老了二十岁,大帅根本不知道,让陛下如此犯愁,愁到老的那么快的存在,并不是雪之帝国,不是南部诸国,更不是东部兽族还有魔兽森林和中央山脉的精灵族和矮人,而是他自己。

    这些年来,陛下根本没办法削弱大帅大权,恐怕无时无刻都在想着置大帅于死地的办法。现在总算是让他如愿了,只可惜大帅为了他耶律皇族付出多少,却落到如今这个下场,真是可悲啊。”

    听完古道文的这番话,古丽清和宁夫人的眼睛都已经变得赤红,满是刻骨的仇恨。

    宁夫人咬牙切齿道:“我不会放过耶律霸天的,我不会放过他的,我要报仇,我说什么都要报仇!我要耶律皇族覆灭,我要耶律霸天身首异处!”

    古道文特警惕的瞄了一眼房门的方向,小声说道:“这种事情,可不能轻易说出来,这可是灭九族的大罪!我们知道你们愤慨,恨不得杀了陛下,但他毕竟是风之帝国皇帝,哪里是你们能对付的了的。你们啊,还是把一切放下来,安心住在云霞城,不要去想那么多了。”

    宁夫人投进了刘芒的怀抱里面,背靠着他冲着古道文说道:“那也不一定,六叔您已经知道我家主人身份,如果他愿意的话,我们一族的仇,报仇并不是很难的。还有拓跋家,如今已经和耶律皇族彻底决裂了。还有你们古家,你们古家镇守云霞城,手中掌握数十万兵力,要是出手的话耶律皇族怎么可能挡得住。”

    古道文说道:“拓跋家的事情我有所耳闻,但我们古家绝不可能,如今古家大权全都落到那个不肖子孙的手里面,他更得到耶律霸天赐婚,成了皇族驸马,怎么可能会反耶律皇族。”

    刘芒说道:“这些事儿,都不是现在该考虑的,都先放下吧,不如说说别的。六叔你看我们到现在还都没吃东西呢,能不能弄点儿吃的?”

    刘芒明摆着不想就对付耶律霸天的事情深谈下去,古道文赶紧儿说道:“瞧我,光顾着说话,把这件事情都忘了,实在是不该那么怠慢。快,快随我来,我刚才就命人设宴了,这会儿应该已经布置妥当。”

    一行人被招呼到了古道文家里面专门招待贵客饮宴的地方,各种美食美酒早已经准备好,等刘芒一行列席之后,古道文特意让自家两个宝贝女儿去伺候刘芒,在他左右给他倒酒切肉。

    不仅如此,古道文还把另外几个女儿都给叫过来,要她们去给刘芒作陪,别提多殷勤了。

    刘芒作为客人,也不好拒绝古道文的一番好意,也就不客气了。

    不仅刘芒,李大胖和了凡身边也是一群美人儿围着,可把两人乐坏了,不住的感叹这里比城主府那里真是好上百倍。

    边上古丽清和宁夫人同坐一桌,这会儿有空了,小声问道:“我们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