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种善因得善果

    佛家有三世因果的说法,大概意思是一切众生的今生命运是前世所造,前世种下的因,今生得到的果。来生的命运是今生所造,今生所种的因,来世必得的果。

    莫天跃是无神论者,他只信当世、不信来生。但种善因得善果的言论,莫天跃却相当支持,至少那样会活得光明磊落。

    特别是再一次绝境重生后,莫天跃感触颇深,如果当初  要不是他答应哥丹威带领德昂族脱离贫困,莫天跃绝不可能重新回到开合镇。

    当然了,莫天跃的幸运,其中和昂登自私自利的性格分不开。如果昂登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好官,哥丹威这样的人绝对不会背叛,揭竿而起后更不会有人拥戴。

    “你发啥呆,问你话呢?”霍军碰了一下莫天跃。

    “什么?”

    “现在我们是不是该把昂登放了?”哥丹威望着远处的士兵再次询问。

    莫天跃皱了皱眉,哥丹威围魏救赵的策略确实成功了,但也留下了不少后遗症。至少跟着昂登的士兵,除了哥丹威拼掉的三百人、还有一千多人毫发无损。

    这也是哥丹威绑架了昂登后,这些人直接把莫天跃一群人放了的原因。毕竟双方的实力悬殊太大,对方压根就不担心哥丹威会毁约。

    “放了将军,放了将军!”

    看到莫天跃望了过来,之前押送莫天跃的士兵在德连和朱迪的带领下整齐的喊出了口号。

    “拿枪来,我先干了这两个混蛋,”张兴吼道。

    “还干你妹啊,”莫天跃满脑黑线,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要是再挑起争端,仅凭哥丹威和奈年剩下的一百多人,根本经不起对方一回合的冲击。

    “&p;p;p;p;”躺在地上的昂登叽里呱啦的开始发言。

    “他说什么?”莫天跃对身边的翻译问道。

    “他的人已经把你们放了,你也要按照刚才的约定放了他。只要他平安无事,他保证让你离开缅甸。”

    还离开个屁,两次在缅甸和死神擦肩而过,这已经激起了莫天跃的火气。

    说难听点,自己又不是泥菩萨,可以任由别人搓圆搓扁。再加上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哥丹威这些人的结局不用想就知道有多凄惨。

    “把他和家人带进将军府,”莫天跃对霍军吩咐道。

    “那些人呢?”顾谦指了指远处的士兵。

    “告诉他们,如果还希望自己的将军活命,那就派代表过来谈判。只要双方达成一致,我们才能把昂登放回去,要不然就玉石俱焚!”

    “还要谈什么?”哥丹威诧异道:“他们都把你放了,我们也应该把昂登还回去啊!”

    “还什么啊,”张兴无赖道:“你现在如果把昂登放回去,那我们这一群人一个也活不了。”

    “将军不是答应了吗?”

    “他的话你还信?”莫天跃惊讶道。

    哥丹威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但之前他和对方说的是只要莫天跃一群人平安无恙、他就把昂登及其家人交给对方。现在莫天跃也回来了,昂登却没有回去,这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我知道你是重情重义的人,但你也得分对象。和昂登这种小人,你根本没必要讲信誉!”霍军拍了拍哥丹威的肩膀解释道。

    “特殊情况得特殊对待,”莫天跃耐心道:“我也不想当小人,可昂登如果反悔,我们该怎么办。就凭我们这点人,对方一个冲锋就全完蛋。”

    “好吧,”哥丹威沉思了一会妥协道,他现在确实没有了保证己方安全离开的实力。

    担心对方心里会有阴影,莫天跃又劝了几句,总算成功把哥丹威带坏。

    这时对方选出的代表也走了过来,义正言辞要求莫天跃立马放了昂登。

    “你们的将军我肯定会放,但你得拿出我们安全离开的方案,”莫天跃淡淡道。

    “你还想要怎样?”昂登的人怒道。他们相信了哥丹威的品性,但却低估了莫天跃的无耻。

    早知道结果是这样,开始的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多好,昂登的人悔得肠子都青了。

    “你们一千多人,我还能怎样,我只想安全离开而已。”莫天跃无辜道。

    “那你把条件说出来啊?”

    “现在还没想到,折腾了一天,大家先休息,今天晚上六点再谈判!”莫天跃采取了拖字诀。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道理出身夏国的莫天跃比昂登还熟悉。只不过莫天跃之前一直站在商人的角度考虑问题,故而没有发觉昂登的险恶用心。

    而在缅甸两次陷入险境,即使再笨的人也会适应这边强者为王的丛林规则,更何况莫天跃不傻、他只是太容易相信人。

    这下又因为他战死了三百多人,如果把昂登就这么放回去,莫天跃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讲直白一点,莫天跃压根就不打算把昂登再还给对方。只不过要怎么操作才能避免战斗,这中间需要好好思量。

    在昂登的将军府考虑了一个小时,莫天跃总算找到了解决的办法,而且顾谦张兴几人也满口同意。

    时间可不等人,没有人反对后,莫天跃把哥丹威兄弟和奈年叫到了别墅三楼的客厅。

    “什么,让我当德昂族的首领?”哥丹威听了莫天跃的话瞠目结舌道。

    “对,我们已经得罪了昂登,那干脆彻底一点,你自己当德昂军的首领。”

    “我,不行、不行,”哥丹威赶紧摇了摇头。

    “你不行也得行,”莫天跃语重心长道:“即使我能离开,昂登接下来也不会放过你,更别说跟着你参战士兵的家人。而且德昂族只能由你来带领,那样我才能安安心心的在这边投资。”

    “哥,莫总说的没错,我们和昂登只能留下一个。”苗温支持道。

    “我需要时间考虑,”哥丹威也知道利害,但他就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

    “别考虑了,如果不能最快组织起属于我们的武装势力,那克钦军很快就会带人攻过来,到时你的族人就全成了奴隶。”顾谦提醒道。

    哥丹威一想也是,张天爱既然能调动一千人围攻莫天跃,那对方再调动两千人占领开合镇也不是不可以。

    但成为德昂军的首领,仅凭自己战剩的八十多人,这是不是太天方夜谭了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