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989章 金塔惊变

    “想想我仁科芳雄也是够坎坷的。”

    “想要试制个核弹吧!在马上就要临近成功的时候被那个仇烈火给破坏掉,提前引爆搞的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

    “拼命护主,保护天皇从马上就要彻底覆灭的日本逃到了非洲,又马上就被旧主给抛弃,还被情人从背后捅刀。”

    “好不容易遇到了天启这个怪咖,将自己的能力全部恢复,本来指望去找那些曾经背弃过自己的人复仇,没有想到又被天启抓到这里来守墓来了!”

    “我这是什么命啊!”

    仁科芳雄是越想越憋屈,越想越来气。他走在天启的后面,甚至随时都要作出招,想要幻化出手臂核爆刀来,从后面直接就将天启给干掉。

    万万没想到天启却在他动手之前先说了一句话:“又要控制不住了吗?”

    “你要知道,对于你而言,最大的威胁从来不是来自敌人,而是来自于你自己的内心。”

    “你之所以屡屡受挫,并不是因为你的敌人有多强,而是由于你的内心总是处于失控状态,一个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人,又怎么能够控制命运?”天启就像是训孙子一样教训仁科芳雄。

    “你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但人生的道路并不仅仅是想明白道理就能够走好的。”

    “在我仁科芳雄的字典里就是谁都不惯的,谁要挡住我的路我就干死谁。”

    “现在你天启对我还有价值,我就先给当跟班,等你对于我来说,没有价值的时候,我就要把你也给干掉!”仁科芳雄在心中暗想。

    在魔神枪皇系统的主要人物当中,仇烈火占了一个“烈”字,仁科芳雄就占了一个“狂”字。要说仁科芳雄是最狂的存在也不为过。

    而在仁科芳雄的身上也把小日本鬼子的狂妄和狡诈的民族本质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我面前,你最好不要胡思乱想,只要你一起心动念,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的那点小心思,都是我玩剩下的。”天启对仁科芳雄警告道。

    “八嘎!”

    “难道我想什么,他还真的全知道?”仁科芳雄对于天启的能力还真是充满了敬畏。

    当下也放下了纷乱杂念,随着天启来到了他的坟墓——竟然是一个高耸入云的金字塔!

    “你就在门口给我守住!无论有什么势力什么人妄图来打搅我的闭关修炼,你就不要惯得他,一概格杀勿论!”

    天启在最后走进金字塔之前,给仁科芳雄布置任务。

    “八嘎!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仁科芳雄不受任何人的摆弄!”

    尽管对于天启的能力,仁科芳雄现在也不再怀疑,但是他对于分配给自己当门童的任务依然很是不爽。

    “哎!日本人,真是这个世界上最难驯服的物种!难道非要我把真相告诉你你才能听话吗?”天启也出了一声叹息。

    “我所滴落到你身上的魔血实际上具有双重作用,它既能够让你拥有无上能,又是我埋在你体内的一颗定时炸弹,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随时都会让魔血爆炸,把你炸得灰飞烟灭!”

    天启对于仁科芳雄出裸的威胁。

    “好吧!”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我就暂且给你当这个魔神护法吧。”仁科芳雄眼见无论内心再怎么拒绝,都无法抗拒命运,就只好认命当了天启墓穴的门童。

    这就是日本人的民族属性,只有用强大的力量才能让其恪守倭奴的职责。

    天启撂下了狠话之后,径自走进了金字塔当中,仁科芳雄也随之入内,他看到在金字塔内部的壁画当中,画着很多古代埃及人从事生产生活活动的图景,而最诡异的一幅壁画却是一个埃及人跪在地上,迎接一个似乎从航天飞机上走下来的宇宙人。

    要知道这幅壁画创作的年代至少在迄今一万多年以前,能够有航天飞机的出现,实在是太过科幻。

    尽管仁科芳雄此时已经沦为丧尸,但他在活人时期毕竟还是以一个核物理学家从军,很多事情他还能动他残存的脑袋想一想:“呦西,这么说埃及金字塔真的是由外星人建造的杰作,古埃及人早在一万多年前,就与外星文明有了接触。”

    “这么说天启所说的接触外星文明并不是一个传说,将来天启能够借助什么外星神祇也说不定。”

    “要是这么想的话,我在这混一阵子倒是也不是什么坏事。”仁科芳雄一打起个人的算盘来,情绪顿时稳定了不少。

    “我就进入那个羽蛇雕像里的闭关修炼,你要记住,我不出来,你不要打搅我,而无论任何生物靠近这个金字塔,你都要杀无赦!但是对于这个金字塔里的所有机括,你都不要乱动,否则,我也不知道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在最后进入那羽蛇宝石雕像之前,天启对着仁科芳雄再次嘱咐了一番。

    “天启桑,你放心吧!我也感觉到了,这个金字塔确实是大有玄机!”

    “我在日本还从未见到过这么恢弘的建筑,在你闭关修炼的同时,我也会在金字塔里好好静养,争取修心养性,增强自控能力,我也想好了,你说的对,只有控制自己,才有可能控制整个世界。”

    看到这金字塔里有料之后,仁科芳雄的态度大转变,对于天启也是恭敬有加,从他的身上也充分展示了日本人民族性的另一面,那就是前倨后恭,一旦现他的主子要是确实强大,或者主子的平台具有他想要谋求的利益之后,他的态度又立马转变了。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开启吧!羽蛇棺!”天启对着那尊羽蛇雕像一声轻唤。

    “啪嗒!”

    那个羽蛇雕像上的一双栩栩如生的由绿色祖母绿宝石加工的蛇眼立马出幽幽的绿光,而那个羽蛇棺的棺门也立马打开,天启缓缓踱步,步入其中,那场面甚至有一点点邪恶的庄严和一丝丝无耻的装逼。

    “啪!”在天启完全进入到那羽蛇棺之后,那个棺盖又自行关闭,在整个羽蛇棺周围立马泛起幽绿的光芒,将天启完全包裹其中。

    仁科芳雄走近了那个羽蛇棺,用他干枯的布满了疥疮和伤痕的手指梆梆梆敲了敲那羽蛇棺的棺盖。并未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回应。

    这才缓过神,定下心,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八嘎牙路!”

    “自打遭遇了这个天启以来,可把我给憋坏了!”

    “现在他终于把自己给关进羽蛇棺材里了,我终于可以放松了。”

    “哈哈哈!”

    “现在这个金字塔完全由我说的算了,这可真是太过瘾了!”

    “刚才天启在进入羽蛇棺之前,不让我做这个,又不让我做那个,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是我妈咋地?”

    “我为什么又要听他的!?”

    “一滴能够左右我们生死的魔血?笑话,真是笑话。”

    “我的生命是父母给的,又与他天启何干?”

    “我就是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天启又能够把我怎么样?”

    “要是真把我给惹火了,我就把你这个羽蛇棺给扔进火堆里面烧成灰烬,然后再把这个金字塔都给崩掉!”

    “天启,在我面前你可以装逼,但是不能卖老。”

    “要是你在我面前既装逼又卖老,那你一定就会死的很惨。”仁科芳雄原本是信誓旦旦地对天启说,他要在金字塔里修身养性的,结果前脚天启刚一闭关修炼,后脚仁科芳雄就原形毕露,这也很符合日本人的作风,那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现在他又暴露出了他不是人的一面,开始在金字塔当中游荡,想要搞点洋落,点洋财。

    他在金字塔里下像是进村的鬼子兵一样游游荡荡,见到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就收入囊中。

    他先是在金字塔一个角落里现一箱金币,马上就把金币都给收走。

    随后他又继续前行,在金字塔密室的角落里现一把埃及古剑。

    “这把剑估计能卖俩钱。”

    仁科芳雄拿起了那把古剑,放在手里掂了掂,只觉得这把古剑还沉甸甸的,拿起这把古剑一看,只见此剑鎏金铮亮,价值非凡,仁科芳雄当即也把此剑给收了。

    “这个金字塔里还真是不错啊!要照这么下去,我就能够成为一个富翁了,将来把这些金字塔的财宝全部打包带出去,再虏几个黑人娘们做老婆,倒也是一件挺惬意的事情。”仁科芳雄在心中美滋滋地想,这人类的心思就是善变,即便是变成了丧尸之后,也难免会心猿意马,本来他对于被天启虏来当个守墓人还觉得挺憋屈,但现在一旦捞取点利益,又立马心情转好,甚至勾画起他在黑非洲的美好生活。

    “这幅壁画真的是有点诡异啊!”

    在把值钱的东西都打劫了一遍之后,仁科方雄又回到了那幅宇宙航天人在地球降落,埃及人跪迎的画面前沉思。

    “这幅图到底寓意什么呢?”

    “难道真如同天启所说,埃及人在远古时期,真的接触过地外文明吗?”

    仁科芳雄在心中暗想。

    “如果这样的话,那个天启能够拥有今天的能力,是否也借助了一些外星神器来修炼呢?”

    “要是我也能够以外星神器来修行的话,我会不会能够修炼的更好呢?”

    仁科芳雄的眼中也放射出贪婪的光芒。

    “这个壁画必有有什么蹊跷在其中。”仁科芳雄做出了极为大胆的推断。

    他用手指轻轻地敲了敲那张壁画,果然在后面传来空洞的砰砰声,仁科芳雄再用他那尸爪猛然一抠,居然将那壁画整张都抠下来!

    “呦西!”

    “果然是别有玄机啊!”

    取下那幅壁画之后,一个金字塔内的暗格出现在他眼前,在那暗格里面有一只全身上下放射着金光的小猪。

    “这种金属一定很贵重,但又不像是地球上的金属。”仁科芳雄对小猪相当地喜欢,他把那金猪捧在手心里反复观瞧,只觉得沉甸甸的,初步判定这是来自于陨石当中的某种重金属所打制。

    而在那小猪的双眸当中竟然闪烁出两道奇幻的光芒,晃得仁科芳雄居然也是目眩神迷!

    “这是什么力量?!”

    “啊!好刺眼!”仁科芳雄惊声大叫,从那小猪的双眼当中迸出来的光芒居然越来越盛,越来越烈,闪烁着强烈的宇宙深处的邪恶气息。

    “哼哼——!”

    恍惚间那只小金猪竟然活了!两根长长的獠牙从那金猪的口中强伸出来。

    还没有令仁科芳雄反应过来,那只金猪竟然活灵活现地摇头摆尾,又出了嗷地一声长嚎!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外星神猪?”

    仁科芳雄当时就麻爪了,急忙施展出体内的核能量,双手较劲,想要把那金猪给捏爆,但那金猪此时却犹如一个虚体一样,从他的指缝当中极为麻利地溜了出去,嗖地一声钻入了

    仁科芳雄的胸腔当中。

    这一下实在是太令仁科芳雄吃惊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本来想找一个能够帮助自己修炼的神器,却在无意之间触动了一个沉睡已久的猪灵,而且这猪灵此刻又冲进了他的体内。

    仁科芳雄此刻的面部迅拉长,鼻子也犹如猪拱嘴一样被拉得老长,原本因为尸变就浑身疤痕疥疮的身上,又赫然长出了一根根黑色的猪毛!

    “八嘎!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仁科芳雄一看手臂上急隆起的肌肉和一根根清晰可见的猪毛完全震惊了。

    “难道我是被猪灵给附体了吗?”他的心念刚一转到这里,从他的嘴巴两边又长出了两根长长的獠牙。

    “八嘎!难道我竟然变成了一只公猪了吗?”

    仁科芳雄这回又被残酷的现实给玩了一把,本来想要在金字塔里捞点小便宜,结果这回又摸出了一个猪灵,竟然把自己又搞的猪头猪脑,成为了一个猪妖。

    “当当当!”

    正当仁科芳雄为他的变化而郁闷的时候,在金字塔外传来了一阵阵敲击声。

    “那是盗洞的声音!?”已经猪变的仁科芳雄双眼放射出血红的光芒。

    “原来天启所说的没有错,还真有人盗这个金字塔!”

    “嗷——!”

    仁科芳雄出了一声非人的嚎叫,一步就蹿到了金字塔上被穿凿的位置,瞪着血红的猪眼往外观瞧,只见来的是一队金碧眼的白人组成的探险队。

    这是一个规模庞大的英国探险队,看那架势浩浩荡荡地足有二百多人,在这个探险队当中,很多人都配有冲锋枪,这是一个有武装、有计划的职业盗墓队。

    在金字塔前,正有四个盗墓贼正在用钢钎用力地凿金字塔上的砖块。

    “八嘎!”

    “这是英国人?”

    “他们也要到非洲来分一杯羹吗?”

    “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我一定要将他们都赶尽杀绝!这个金字塔就是仁科芳雄金字塔,这个金字塔里的一切都是我的!我的!”仁科芳雄在心里出歇斯底里的呐喊。

    嘎嘣!一根钢钎楔入了金字塔巨砖的墙缝当中,就要往外撬砖,已经变异成尸猪形态的仁科芳雄当即哼哼了两声,伸出一只猪手抓住了那钢钎的尖端,瞬间就把体内的那股满载着尸毒的核辐射通过钢钎为载体,迅地传导到外面的盗墓者手上。

    “啊!”

    几乎是在转瞬之间,那个偷猎者立马就被核辐射腐蚀成了一具枯骨,引得在他身后的那些英国考古队员们都出了一阵阵狂叫。

    “不好了!”

    “法老的诅咒显灵了!”

    那些所谓的白人“考古队员”都异常惊恐,从身上摘下冲锋枪对着金字塔严阵以待。

    “法老?!”

    “哈哈!谁是法老?”

    “这里只有你猪爷!”

    “冒犯金字塔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对于你们这些家伙,我一个都不饶恕!”

    嗖嗖!

    仁科芳雄在金字塔里面双膀一较劲,那两根本已经穿透了金字塔巨砖的钢钎,就都对着那支所谓的英国考古队疾飞出去,当即就把好几个考古队员给穿了糖葫芦。

    这支英国考古队名为考古队,其实就是一支负责侦察非洲历史遗迹的准军事化部队,他们此番前来,真实意图就是来踩踩点,为后续部队的大面积盗掘来打打前站。

    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刚刚探入了金字塔两根钢钎,就会被里面的怪力给弹飞出来,而且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

    从那金字塔当中又传出了一个阴森恐怖的声音:“你们这帮无知的家伙,我要把你们全部做成木乃伊!”

    “砰!”

    金字塔刚才被撬动的巨砖立马被撞得横飞了出去,对着考古人群飞了过来,吓得那帮探险队员急忙闪躲回避,个别胆子较小的考古队员急忙跪在沙漠上祈祷。

    “伟大的法老,请您饶恕我们的擅闯吧!我们也不过只是奉命行事!”一个考古队员对着金字塔直磕头。

    “晚了!”

    “这么神圣的金字塔,岂能是你们这些尚未开化的野蛮人就能够亵渎的?”

    说话间,已经变异成为尸猪形态的仁科芳雄一头撞开了金字塔的一块巨砖,直接对着英国考古队冲了过来。

    正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就从这一撞的冲击力来看,就已能够看出仁科芳雄在猪变之后能力又有所加强,除了能够控制核辐射之外,还能够拥有一种来自野猪的怪力。

    “哒哒哒!”

    “哒哒哒!”

    英国考古队一看从金字塔里出来的并不是法老,而是一只变异尸猪,立马集中了各种轻重火力对着那尸猪猛烈射击。

    但仁科芳雄不但没有躲避,反而猪脚点地,身形嗖地一下拔到半空当中。

    “你们想要置我于死地,还嫩了点!”

    “尝尝我瘟疫机枪的厉害吧!”

    在高高跃起避开英国考古队的子弹之后,仁科芳雄也扣动瘟疫机枪的扳机进行射击,很快就将那些考古队员们给扫倒了一大片。

    而无论是结结实实地中枪,还是仅仅被瘟疫机枪子弹摩擦到身体表皮的考古队员,全身都立马出现了大块的炭疽,成为了一具具满是炭疽的尸体。

    “哼哼!”

    “用枪打真的是很没有意思!”

    “还是近身肉搏来的爽快!”

    “就让你们尝尝我的厉害吧!”

    “日本猪的力量!”

    仁科芳雄化身的尸猪一低头,露出两根长长的獠牙,对着还想要持枪顽抗的英国考古队员就直冲了过去!

    “噗嗤!”

    “刷!”

    凡是被那尸猪所剐碰到的英国考古队员们都当成毙命,而且尸体也全都呈现出急病致死的症状。

    眼见最前锋的考古队员全部都被那从金字塔当中跑出来的猪怪给干掉。

    幸存的考古队员们也都快地在沙丘隐蔽,寻找掩体,这种快反应的变阵,更可以看出这实际上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

    一百多支枪械从沙丘的阴影当中向前直伸,对着仁科芳雄就是一顿劲射,甚至有考古队员在沙丘后面推上来一门无后坐力炮。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