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百四十六章 实力至上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徒劳。刘协视曹操为最大的敌人,为了能够一举击败曹操,刘协这回算是精锐尽出,赵云、马超、庞德、典韦这些战场杀将他是一个没拉下,尽数带了战场。

    什么试探?不需要!一战定胜负,不是你死就是你亡,刘协压根就没打算跟曹操拖时间拼消耗,趁着曹操一时还没摸清自己的套路,务求一击而中。为了取曹操项人头,刘协更是拿出了万户侯作为奖赏。

    雍丘

    曹操一路过来,不断征集郡县兵力,等到了雍丘时,麾下兵马已经超过二十万,在人数,曹操略占优势。但等两军对垒,看着汉军杀气冲天,曹操不由微微一愣,觉得今日这试探恐怕没有结果。

    战鼓声声,汉军抢先发起了攻击,曹操见状也只能见招拆招。按照规矩,两军应该先言语辩论一番,抢占道德制高点,然后是武将斗阵鼓舞己方士气,最后才是全军押发动总攻击。

    怎么这刘协不按照套路出牌呢?害得曹操昨晚准备的功课全没了用武之地。眼见汉军发起了攻击,曹操也不能站那挨打,随着曹操一声令下,曹军也对汉军发起了反冲锋。

    汉军以赵云、马超、庞德三人为先锋,三路骑兵分作三支箭头刺入曹军的大阵,紧随着其后的典韦,太史慈、甘宁随后跟,进一步撕开了曹军的大阵。曹军这边虽有夏侯惇、夏侯渊、李典、于禁、乐进等将组织人马顽强抵抗,但终究抵挡不住汉军的铁蹄,节节败退。

    “明公,还请速速鸣金。”郭嘉急声对曹操说道。

    “奉孝,我倒是想鸣金,可那刘协也要容我退兵才行啊。这家伙真是阴险!现在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曹操说着抽出了佩剑,高举过头对周围的曹兵喝道:“狭路相逢,勇者胜!众将士,随我杀敌!”说完不待郭嘉劝阻,曹操一马当先,冲进了战阵。郭嘉见了不由大急,只是他身体孱弱,阵了还需要人照顾,倒不如留下替曹操指挥全局免得添乱。

    所谓旁观者清,郭嘉身处战场之外,对战场的形势自然看的清楚,他算是看明白了,刘协压根就没打算跟曹军耗下去,他要一战决胜负。虽然不知这刘协为何如此急迫想要击败曹军,但不得不承认,刘协的这招出其不意,的确达到了目的,大半曹军陷入阵中被汉军分割包围。尤其是汉军的六员大将,带着兵马在阵中左冲右突,杀得曹军哀嚎遍野。

    在开战前,郭嘉已经对汉军的战力有了一个评估,但现在看来,那个评估还是低了。不愧是能够开拓西域,平定西北的大汉劲旅,所发挥出的战力简直让人不可思议。要知道曹军在中原地带一向所向无敌,却不想今日遇了一个比他们作战更狠的硬茬。

    当初曹操收编青州黄巾择起精壮组成青州兵,郭嘉以为曹军步战无双,但等今日碰到了汉军,才明白一山还有一山高这句话的含义。步卒比不过,骑兵同样也比不过,汉军那几员骑将所率的骑兵,无论是骑术还是彼此间的配合,都比曹军精锐虎豹骑要强,或许在个人的武艺稍显不足,但大规模骑兵作战,个人的武艺高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眼见曹军全面落了下风,郭嘉不由心生退意。今日出战,郭嘉本来与曹操的心思差不多,想要借此机会探探汉军的虚实,却不想汉军如此行事。就好像赌徒开局想要先小赌一把试试运气,却不想对家直接给他梭哈。

    “不好!”看到自家主公陷入重围,郭嘉不由暗叫一声不好。一旁负责保护郭嘉安全的许褚此时也忍不住对郭嘉说道:“军师,不如由我带人去将主公接应回来。”

    “且慢。”郭嘉仔细看了看,发现曹操那里还能坚持,脑子里不由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招呼人扶着他登高望远,查看了一下汉军那边的情况,开口问许褚道:“仲康,你可有胆带人去汉军本阵跟当今天子打个招呼?”

    “啊?军师,那主公那里怎么办?”

    郭嘉闻言解释道:“仲康,若是天子遇袭,汉军必定大乱,到时主公那里自然无恙。”

    “好,就依军师。不过主公若是有个差池,军师到时可莫怪许褚无礼。”

    “仲康,若是主公有事,郭嘉绝不独活人世。”

    “好,军师保重,许褚这就动身。”

    “仲康,切记莫要大意。”郭嘉不放心的叮嘱道。

    ……

    “咦?”正用千里眼观看战况的刘协忽然咦了一声,因为有一队曹军骑兵从战场边缘绕过,直奔自己这里杀来。

    “传令,众将奋勇杀敌,朕这里他们不需理会。”刘协当即吩咐传令兵道。在战场,消息传递很是麻烦,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不同的战鼓声或者旗帜的挥动来作为传令的手段。

    赵云、马超等人本打算回军救援,但在听到本阵传来的军令后,当即一心一意对付眼前的对手,至于刘协那里,既然刘协说他有办法,那自己这边最好不要擅自做主。别看刘协平时嘻嘻哈哈,但一碰到正事,那就完全是公事公办,犯错打板子,说打一百,绝不打八十。

    “主公,那支曹军逼近了。”李儒提醒刘协道。

    “嗯。”刘协应了一声,随即笑着对身旁的一将说道:“鞠义将军,早就听闻你当年凭借先登死士打的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土崩瓦解,今日不知朕可有幸亲眼见识见识先登死士的风采?”

    “鞠义领命。”鞠义一抱拳,答道。

    鞠义为何会出现在刘协的阵营里?那自然是刘协亲自登门招揽的结果。鞠义本是安定人,昔年离开故乡去了冀州投军,本是韩馥的本将,袁绍成了冀州牧后,鞠义也就随沮授等人一同投了袁绍。只是可惜袁绍此人外宽内忌,而鞠义又犯了为人臣子的大忌,袁绍容不下功高震主的鞠义,有意杀他。幸得审配为其求情,这才逃过一劫。不过鞠义也因此对官场心灰意冷,后来在还了审配的恩情以后,鞠义就离开了河北。

    鞠义本想回家务农,了此残生,只是命运却偏偏要跟他作对。鞠家也算是安定的大族,好不容易出了鞠义这个有大将之才的家族子弟,族中长老岂肯任由他在家务农。五次三番的门劝说,结果就惊动了刘协。

    刘协一听是历史那个凭借先登死士击败公孙瓒白马义从的鞠义,当即亲自登门拜访。刘协是天子,鞠义就算再牛,他也不敢对刘协无礼。牛不喝水强按头!刘协压根就不给鞠义拒绝的机会,直接将其带回了长安。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要求就一个,替他练出一支可以击败骑兵的先登死士出来。

    鞠义本打算敷衍了事,可在看到刘协拿出的诚意以后,也不由得有些心动了。他终归是武人,两只手已经习惯了拿刀枪,哪里习惯握锄头。

    这次出兵,刘协本不想带鞠义同行,毕竟鞠义的先登死士组建时日尚短,刘协担心在战场难以发挥作用,可鞠义却是一再坚持,甚至愿意立下军令状。刘协只好带了鞠义,与高顺的陷阵营一起负责自己的安全。

    鞠义率领先登死士摆开阵势在前,高顺也立刻指挥陷阵营布阵设好第二道防线。许褚也在此时带领骑兵杀到了近前。

    “放箭!”鞠义一声大喝,三千先登死士分作三排,轮流射击,阵阵箭雨向着许褚率领的骑兵兜头泼洒下来。对付骑兵,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骑对骑,要是无法做到以骑对骑,那最好是使用弓弩进行狙击。鞠义的先登死士所用的皆是弩,而且还是经过马均、黄承彦等人联合研制的连弩,弩匣一次十支,三千人使用三段射法,一次便可以射出万支箭矢,而且中间没有停顿。

    许褚所带的骑兵虽然是曹军精锐,但也架不住汉军的箭雨洗礼,本来两千人的队伍,等冲过先登死士的箭雨以后,还随着许褚冲锋的曹兵已经不足两百。

    “杀!”身中数箭的许褚高举战刀暴喝道。

    “举枪如林!”随着高顺一声令下,接替先登营的陷阵营士卒动作如一的举起了自己的长枪。一排蹲,二排站,手中长枪前伸,成为许褚面前的一道枪墙。许褚知道自己就这么撞过去肯定会变成串烧,不得不下令喝道:“转向!”

    许褚本想绕过陷阵营的枪阵,只是还没等他带人完全脱离,就被一支骑兵截住了去路,而陷阵营也迅速从后包抄过来,眼看着就要对许褚形成合围。一旦被彻底包围,许褚就会变成瓮中之鳖,难逃生天。

    也就在这时,曹军本阵传来了一阵阵急促的鸣金声,许褚听到后当机立断,带着还活着的数十骑拼死突围,归阵而去。

    “真可惜。”看着许褚跑了,刘协有些遗憾的说道。

    “主公,曹军鸣金了。”李儒在旁提醒道。

    “鸣就鸣呗,他鸣他的,我打我的。传令,擂鼓!”

    “……主公,这好像有些不合规矩。”李儒额头有些冒汗的说道。从认识刘协开始,李儒就知道这不是个喜欢按常理出牌的主,没想到直到今日,这个习惯还没改。

    “文优,你知道吗?规矩从来就是要被人打破的。传令下去,各军奋勇,追杀曹军。对了,提醒张辽,注意陈留的动向,别叫程昱那帮人趁机钻了空子。”

    ……

    “这个该死的混蛋!”刚刚在夏侯惇、夏侯渊保护下退回本阵的曹操眼见汉军杀来,忍不住骂道。

    谁都知道曹操骂的是谁,可眼下谁也没心情陪着曹操一起骂。眼下败局已定,唯有先脱离此地,等日后重整旗鼓再战。

    “孟德,速走,我与妙才断后。”夏侯惇将曹操扶马,招呼一声后带着夏侯渊追来的向着汉军杀去。

    “元让,妙才!”曹操见状刚想要追,却被郭嘉紧紧抓住马缰,“明公,莫要让夏侯将军的牺牲白费,快走。”

    曹军一路溃败,汉军一气追出了三十里才收兵回营。曹操逃出生天,面对此等情况,忍不住落泪。二十余万人马,虽然被杀散的多过于阵亡和被俘的,可这些人马都是自己的心血,就这么失去了,曹操怎么能不难过。

    虎豹骑、青州兵这两支被曹操寄予厚望的兵马失败,更是让曹操有些心灰意冷,手下最强的人马都不是汉军的对手,日后如何面对汉军的讨伐。

    “明公休要灰心丧气,寿春鲁肃那里还有徐州尚有兵马数万,既然汉军野战无双,那我等唯有坚守城池,待袁熙、孙策出兵,三家合力,共抗朝廷。”郭嘉轻声安慰曹操道。

    “奉孝,兵马损失尚在其次,关键还是军中将领的损失。如今子孝被困陈留,我们这一败,陈留势必难保。子孝、仲德、元龙三人若是有失……”曹操苦着脸说道。

    “明公,切莫灰心,此战我军虽失利,但也可给河北、江东敲响警钟,袁熙、孙策二人若是不想他日重蹈我曹军的覆辙,必会全力相助。眼下我军关键还是要稳住阵脚,恢复军心士气。今日我等失去了,来日必要向朝廷讨还。”

    “……奉孝,多亏有你,若不然我都不知还有没有敢战之心。”

    ……

    话分两头

    曹军在清点损失,而刘协这边则在清点战利品,那些兵甲马匹的东西先放一旁,刘协并不是很关心,倒是此战俘虏了曹军几员战将,让刘协很是眉开眼笑。于禁、乐进、李典,这三员将分别叫庞德、甘宁、太史慈俘虏,而除了这三人外,典韦抓住了此战最大的一条鱼,他把夏侯渊给抓住了。可惜跑了夏侯惇跟许褚,但就算这样,俘虏这四人,对曹军就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都带下去好生医治,别叫他们死了。”刘协没打算现在就招降他们,不浪费那个工夫。不得不承认,曹操拉拢手下那套还是很有效的,在没有彻底干掉曹操之前,想让劝降夏侯渊等人纯粹就是自讨没趣。刘协没有找骂的习惯,也没有非要杀夏侯渊等人的理由,自然也就免了阵前劝降那套。

    曹操败退,陈留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留着,刘协命赵云、马超、庞德部就地休整,自己则带着太史慈、甘宁、典韦等人押着曹军俘虏去了陈留。

    程昱等人早就听到了城外的动静,本想出城助主公一臂之力,却不想张辽率领游奕军严阵以待,程昱等人见状不得不按兵不动,心里祈祷自家主公可以获胜。只是等看到汉军押着曹军俘虏来到城下,程昱知道自己的祈祷落空了。

    “城可是程昱程先生?”刘协命人护着自己来到城下,手拿铁皮喇叭冲城问道。

    “正是在下。”程昱大声回应一声,随即低声问一旁的曹仁道:“子孝,能射中吗?”

    “不能,那家伙正好处在射程之外。”曹仁苦笑着摇头道。

    “既然这样……”程昱说到这,冲城外喊道:“城外可是当今圣。”

    “正是寡人。”

    “可否前几步,容我等瞻仰圣荣。”程昱又问道。

    “不行啊,朕再前,你们看到的恐怕就是朕的遗容了。要是想看,开城献降,朕让你们看个够。”刘协大声答道。

    “圣何出此言?”

    “程仲德,休要诳朕,你当朕不知你已安排军中神射手埋伏妥当,只等朕前就万箭齐发?好了,到了此时,就不要卖弄那点小聪明了。如今你主曹操已被我杀得大败,陈留已成一座孤城,外无援军,内无粮草,朕不想生灵涂炭,你还是开城投降吧。”

    “圣何必谈笑,即便陈留暂无外援,可城中粮草足够大军一年之用,难道圣打算围困我陈留一年以,更何况我主此战是否战败尚未可知,圣难道以为找一些兵卒假扮我曹军将士就可以蒙骗我等?”

    “程仲德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既然你说曹兵俘虏不能让你相信,那不知夏侯渊、于禁、乐进、李典这四人能不能说服你?”刘协说着把手一招,汉军中立刻推出四辆囚车,每辆车里都坐着一人。

    “程仲德,可看清楚了?朕知你以为陈留城高池深,可以坚守,但朕要告诉你,你这个想法是错了。不要小看了朝廷的生产力,曹仁让人烧掉的两百辆投石车对如今的朝廷来说不算什么。别说两百辆,就是五百辆,朕也拿得出来。”

    “既然如此,圣何必多费唇舌?只管来攻就是。”

    “你程仲德一人死不足惜,只是朕心疼城中的百姓,那些都是我大汉子民,岂能与你这乱臣贼子陪葬。朕知你是曹操的忠臣,也不欲为难于你,只要你交出陈留,你便可带着那些不愿做我大汉子民的人一同离开,朕当着所有人的面保证,绝不为难于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