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昔8章 昔日之恩

    这个世界的虚竹不知道怎么回事,外貌依然忠厚老实但骨子里却奸诈狡猾,宋青书不知道他是不是被明尊一样的老妖怪夺舍了,想到他数次与自己作对、数次试图致自己于死地,心中烦躁也懒得去思考其中的缘由,索性一了百了解决掉这个麻烦。

    当然他保持了理智没有全灭少林的打算,少林毕竟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若是全灭之影响实在太大,不过其中有几人必须要除掉,不然有他们从中作梗,与少林的关系始终缓和不了,玄澄、虚竹就是必除名单上的人。

    玄澄刚刚硬抗万剑归宗,被剑气正面打破金刚不坏体,即使不死估计也是半残,反倒是虚竹刚刚不是剑气主要目标,虽然受了伤,但是伤好之后又会生龙活虎,是以宋青书出手第一个目标便选了他。

    玄慈、方证等人惊呼出声,可惜他们受伤在身,此时根本已无余力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剑气往虚竹身上射去。

    不过剑气即将射中的前一刻,虚竹身前忽然泛起一层涟漪,一个身着青袍的枯瘦僧人凭空出现在了他前面,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之前射过去的那道剑气仿佛遇上了一层柔软之极,却又坚硬之极的屏障,嗤嗤几声响,剑气便散得无形无踪。

    “扫地僧!”宋青书瞳孔一缩,认出了出现的这老僧是谁。

    “宋居士,好久不见。”扫地僧微微一笑,倒是抢先开了口。

    “见过前辈。”宋青书不知他来意,一时间也不好说什么。

    “虚竹解不开贪嗔痴,冒犯了居士被居士所伤,原属罪有应得,”扫地僧语气中出现了一丝惋惜之气,“不过此子与我颇有渊源,老衲却不能袖手旁观,还望宋居士高抬贵手。”

    宋青书脸色一变,扫地僧这态度明摆着是要保下虚竹了,要知道他可是整个金书体系中最出名也最神秘的高手,全天下保三争一的存在,实在不容轻视。

    “我就说虚竹年纪轻轻,居然一身极为高明的武功,甚至隐隐精通少林七十二绝技,原来是前辈的功劳。”事到如今宋青书哪里还不明白,这个世界没有发生珍珑棋局,虚竹却依然有一身神奇的武功,想来想去只有扫地僧有这个本事了。

    扫地僧摇了摇头:“本派武功传自达摩老祖。佛门子弟学武,乃在强身健体,护法伏魔。修习任何武功之时,总是心存慈悲仁善之念。倘若不以佛学为基,则练武之时,必定伤及自身。修炼七十二绝技这样的上乘武学,若是每日不以慈悲佛法调和化解,则戾气深入脏腑,愈陷愈深,比之任何外毒都要厉害百倍。是以千百年来,少林弟子精彩绝艳之士辈出,却最多练到十二三门,根本没有谁能练成七十二项绝技。”

    “虚竹之所以会这么多门,只不过是取了巧,以道家的小无相功催动,只有七十二绝技的形,却没有七十二绝技之实,不过饶是如此,他也已经受了不轻的暗伤,如今年轻倒也罢了,等再隔几年,他身上暗伤发作,恐怕只能缠绵病榻了。”

    一番话说得场中所有人悚然动容,少林诸僧当中,除了玄慈、方证等少数知道这其中的根底,其余人根本不知道虚竹用的是小无相功,还当本寺中当真出了一个精通七十二绝技的少年天才,此时得知真相,那种失望与挫败之感溢于言表,再加上之前惨败于宋青书之手,众人心里顿时充满了绝望之意。

    萧远山同样也是脸色大变,要知道他强练少林绝学,这些年来身体某些穴道病痛已经越来越严重,之前他还以为是早年重伤损了元气,再加上年纪大了爆发出来,没想到居然是强练少林武功的原因。

    至于宋青书,他前世就听过这番话,此时的震撼远不如萧远山与少林众僧,不过他也很佩服扫地僧居然这么坦然指出虚竹是依靠小无相功作弊,要知道乱世之中,若有一年轻弟子精通少林七十二绝技,是多么大的噱头,有多么重要的政治意义。

    “前辈当真要保他?”不过佩服是一回事,要不要放过虚竹是另一回事了。

    “善哉善哉,”扫地僧双手合十,“还望宋居士高抬贵手。”

    他虽然双目无神,站在那里犹如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普通老人一般,但宋青书却丝毫不敢小觑,只有达到他这种修为的人方才能看出对方已经返璞归真,与天地气息融为一体,攻击他就仿佛与天地作对一般。

    不过他虽然强,宋青书却无丝毫惧怕心理,眼神深处渐渐升起金色光芒,仿佛有一个金色小人隐隐在跳动。

    之前扫地僧还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不过当他看到对方眼中那抹金色,瞬间身子一颤,脸色大变,因为他产生了一种极为强烈的危机感,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警告着他对方的危险。

    扫地僧脸色凝重,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扫把横在身前,浑身气息也不再像之前那般云淡风轻,而是气息全开,仿佛随时准备雷霆一击。

    只不过宋青书终究没有出手,眼神之中的金色渐渐退去,最后恢复如常:“当年屠狮大会后,得蒙前辈指点,这番恩情宋某始终牢记于心。”当初筋脉尽断,心灰意冷之下得到扫地僧指点迷津,再加上对方输了他一缕真气保住心脉,这件事宋青书一直记在心中,他是一个有恩必报之人,自然不愿意在此地与扫地僧生死相斗。

    “今日就看在前辈的面子上饶过他们一次,不过下次……”他并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溢于言表。

    “多谢宋居士。” 扫地僧暗暗擦了擦冷汗,有些惊疑不定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刚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种生死危机感实在太强烈了,自从他武功大成之后从来没有过类似的感觉。

    扫地僧自诩对天下武学略知一二,可是宋青书刚才眼神中的金光,可谓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武学。

    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扫地僧暗暗叹了一口气,转身对玄慈等人说道:“我们走吧。”

    “就这样就走了?”玄慈一怔,在他心中扫地僧就是无敌的存在,哪怕宋青书武功再高,也不可能是扫地僧的对手,“可是寺中这么多人重伤……”

    他话还没说完,一个去扶玄澄的僧人惊呼出来:“玄澄师兄经脉全断了!”

    “啊!”少林众僧纷纷惊呼,要知道玄澄是少林明面上的第一高手,如今经脉尽断,显然武功已经废了,要知道江湖中人废人武功可比生死大仇,只不过这些人自知不是宋青书对手,只好求助似的望向扫地僧,期待他出面主持公道。

    谁知道扫地僧缓缓摇头道:“本寺七十二项绝技,每一项功夫都能伤人要害、取人性命,凌厉狠辣,大干天和,是以每一项绝技,均须有相应的慈悲佛法为之化解。这道理本寺僧人倒也并非人人皆知,只是一人练到四五项绝技之后,在禅理上的领悟,自然而然的会受到障碍。在我少林派,那便叫作‘武学障’,与别宗别派的‘知见障’道理相同。须知佛法在求渡世,武功在求杀生,两者背道而驰,相互克制。只有佛法越高,慈悲之念越盛,武功绝技才能练得越多,但修为上到了如此境界的高僧,却又不屑去多学各种厉害的杀人法门了。”

    扫地僧又道:“本寺之中,自然也有人佛法修为不足,却要强自多学上乘武功的,但练将下去,不是走火入魔,便是内伤难愈。当初玄澄大师来藏经阁拣取武学典籍,老衲曾三次提醒于他,他始终执迷不悟,如今早已积重难返。就算今天不伤在宋居士手中,三年之内他也会在一夜之间,突然筋脉俱断,成为废人。”

    “阿弥陀佛!”在场的不乏少林高僧,闻言过后悚然一惊之余又有些醍醐灌顶,仿佛隐隐有所领悟。

    扫地僧眼露慈悲之色:“其实,五蕴皆空,色身受伤,从此不能练武,他勤修佛法,由此而得开悟,实是因祸得福。各位大师若还是执着与他武功被废,实在是着相了。”

    方证首先明悟过来,双手合十:“多谢开释。”其余众僧也渐渐回味过来,齐齐附和。

    扫地僧点点头,面露欣慰之色:“我们走吧。”

    “可是萧远山偷学了本寺武学,万一落入异族人手中……”空闻重伤气弱,可还是忍不住开口相询。

    此言一出萧峰父子纷纷色变,因为他们已经看出了这个忽然出现的僧人简直是深不可测,若是真对萧远山下手,恐怕……

    扫地僧回头看了萧远山一眼,开口道:“萧居士,你近来小腹上‘梁门’、‘太乙’两穴,可感到隐隐疼痛么?”

    萧远山全身一凛,道:“神僧明见,正是这般。”

    扫地僧又道:“你‘关元穴’上的麻木不仁,近来却又如何?”

    萧远山更是惊讶,颤声道:“这麻木处十年前只小指头般大一块,现下……现下几乎有茶杯口大了。”

    扫地僧叹了一口气:“刚才老衲已经说了,联系本寺武功,必须用相应佛法化解戾气,萧居士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边缘。”

    萧峰父子齐齐一惊,萧峰有心开口求救,不过想到刚刚还与少林寺的人生死相搏,这相求一事如何也开不了口。

    扫地僧接下来仿佛对萧氏父子说又仿佛告诫少林诸僧:“修行本寺武学必须有相应佛法化解,不然不仅无益反而遗祸无穷,想必萧居士也不会做出损害契丹士兵的不智之举。如果真有契丹士兵能修成本寺武功,证明他心中已有足够慈悲之心,佛法修养已到了极高境界,那样就算本寺武功被他们学去也无关紧要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