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一样的柳旭东

    李正阳道:“你能不能不要人身攻击?我怎么了?难道我就不能有人喜欢一下子?”

    柳旭东轻轻的呸了一下,“小敏喜欢你,我能理解,毕竟在组织里你的名头响,可是这两个美妞不至于吧?”

    “行了,赶紧上车,办正事去。”心里想着:这家伙以前挺稳重的一个人,这一年多没见怎么变成这样了?

    柳旭东坐在副驾驶,拿出扇子,一副文人的姿态:“我们今个去哪?你要带我去哪里玩呢?”

    玩你妹啊!劳资可没那个心情,把你仍在赵强他们那,免得坏我的好事。

    车子发动,前往猎人酒吧。

    经过那晚的激战,赵强等人都负了伤,李正阳昨天制作了许多愈合丹。

    猎人酒吧门外车里,很多兄弟在把守,防止嗜血盟再一次的进攻。

    赵强与柳雪英在楼上,这个时候不能有一丝的大意。

    当李正阳与柳旭东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赵强松了一口大气。

    而柳旭东一个箭步冲上前拉起柳雪英的手:“美丽的姑娘,请允许我自报一下,我叫柳旭东,柳旭东的柳,柳旭东的旭,柳旭东的东。”说完自己就开始鼓掌:“耶!终于说完了,早上被打断了。”

    柳雪英楞模楞眼的看着柳旭东,又看了看李正阳。

    李正阳走上前,“这个是我的铁哥们,好兄弟。”

    柳雪英笑了笑,人长得还算不错,不过这眼神,怎么跟色狼似得。

    李正阳也是纳闷,这小子现在是种猪么?见了好看的就要往前凑合!

    赵强站起来:“李哥,昨晚很安静,他们没有来闹事。”

    “我知道,坐下吧。”拿出愈合丹,“你吃一颗,剩下的给受伤的弟兄们。”

    对于丹药的神奇,赵强是知道的,毫不犹豫的就吃下一颗。

    柳旭东站在柳雪英的面前,鼻子一动一动的嗅了几下,然后走到李正阳的身边,悄声的说道:“这个也是处,你不能在搅合了吧,王总我就不计较了,这个你说什么也得帮我。”

    李正阳就觉得眼前很多星星在闪烁,哪跟哪儿啊这是,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么。

    其实柳旭东见到柳雪英的时候已经惊呆了,如果说王影儿让他心脏快速的跳动了几下,那么眼前这个女人的魅力能让自己颤抖,眼睛冒着幽幽的绿光死死的盯着柳雪英。

    柳雪英本就是个大姑娘,平时见惯了各种眼神,但是柳旭东的眼神让她非常不自在,身子向后挪了挪,让周敬超倒了杯茶。

    柳旭*然又窜到周敬超的面前,仔细的盯着他的眼睛。

    李正阳吼道:“你是猴子么?毛了?一惊一乍的!”

    柳旭东摇了摇头,看了看周敬超又看了看柳雪英,然后眼泪吧嗒吧嗒的就下来了。

    这一下子把大家都给弄楞了,咋回事?

    李正阳走过去,手按在他的肩头问道:“怎么了?”

    柳旭东流着眼泪指了指周敬超又指了指柳雪英,“他,她,他们,他们”

    柳雪英皱了皱眉头,周敬超哆嗦了一下。

    李正阳实在是没明白,还一个劲的问着:“到底怎么了?你哭毛啊你!”

    柳旭东靠在李正阳的肩头,伸手捶打着李正阳的胸口,就像个受气的女人一般:“他们俩,有一腿!”

    李正阳听完一把就推开了他,叫道:“你他么有病吧,人家的事你哭啥?”

    柳旭东的鼻子实在是太灵了,闻了几下就确定了柳雪英与周敬超的那点事。

    柳雪英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她的事情可以说是非常机密的,尤其是对李正阳,心里爱着李正阳,却苦于没有机会。

    而自己还年轻,在生理方面有某些需求,就托杨宏志找了这么个小伙子,连赵强都没告诉。

    更何况虽然与他关系不一般,但没做太越轨的事情,没接过吻,没让他摸过自己的身体,更没有发生男女之事,只是让他用嘴巴

    可眼前这个柳旭东是怎么知道的呢?这也太吓人了吧?

    周敬超后退了几步,虽然不知道柳旭东到底是怎么发现的,但是英姐的脸色绝对的不好。

    李正阳懒得理会柳旭东的无理取闹,又掏出一些药丸,递给了赵强:“派人把这个给杨宏志与段枫送过去,受伤的人吃一颗,我有事,先走了。”

    拉了拉柳旭东:“别嚎了,走了。”

    柳旭东擦了擦不太湿润的眼睛,走到柳雪英的身边,小声的说道:“以后有这样事情你找我,我比他强。”

    柳雪英小脸立刻就红了,恨不得撕碎这个人渣!

    终于在李正阳的拉扯之下,柳旭东离开了这里,柳雪英虚脱一般坐在沙发上,心道:可别让李正阳知道自己这点事儿啊!

    李正阳开着车前往人民路,问道:“你变了,以前的你见到美女也没这个样子。”

    柳旭东扇着扇子,笑道:“以前在拼命,没时间想这些事情,如今在休假,不放松一下怎么行?难道要整天摆着个臭脸?给谁看啊?”

    “你说他俩有一腿儿是怎么回事?记得刚进去的时候,你还小声的说柳雪英是处女来着。”

    柳旭东动了动鼻子,笑道:“我的鼻子可以闻出很多人闻不到的气味,虽然柳雪英身上香水很香,但是她某一处的味道是很激烈的,也就是说,早上的时候她动了情。”

    “这也是正常的事情啊,她是正常的女人,有那方面的需求也应该的,不过她的男人是谁你也闻得出来?”

    “当然,那男人的嘴上有柳雪英某处的味道,如果不是他偷偷的吻了柳雪英内裤的话,那就是他们之间有更亲密的举动。”

    更亲密的举动?李正阳脑子里快速的出现小电影中的情节,然后就是一个激灵,柳雪英太猛了,同时心里一紧,柳旭东的鼻子太可怕。

    来到了附近的服装店,李正阳停下车:“我去买点东西。”

    消费!在这里消费?柳旭东看着牌子心里直发抖,全场19、29、39!

    李正阳现在都穷成这个样子了?

    店员看着李正阳的眼神也全都是鄙视,你开着宝马来我们这店里买东西?是故意来挖苦我们的吧。

    李正阳选了一套黑色的衣服,还有一件披风,路过小商品玩具店的时候买了一个面具,这就已经足够,穿一次就扔的,买贵的也是浪费。

    在柳旭东惊讶的眼神里,回到了别墅。

    “我说,你没这么穷吧?”

    “穷?还好吧。”李正阳放下手里的衣服。

    柳旭东拿起那黑色的衣服,“我实在无法想象,穿着十九块钱的衣服怎么出门?而且你还开着宝马。”

    “那么势力眼呢,十九块钱就不是衣服了?不露肉就行呗。”

    柳旭东仿佛不认识李正阳一般,“曾经的你大手大脚,喝高级洋酒都不皱眉头,一晚上消费几百万都不吭声,如今怎么这么落魄了?你还是回组织吧,执行个小任务什么的还能赚个几十万。”

    “那不一样,我喜欢现在的生活,安静。”

    柳旭东看了看隔壁房间,“我看不*静,这屋里可不是一个女人的味道。”

    “嗯,两个,早上你见到了。”

    “不,别忘了我的鼻子,这个别墅有五个女人来过,但是很奇怪,只有两个男人的味道,一个是你,另一个不清楚。”

    李正阳确实佩服柳旭东的鼻子,幸亏两个人是兄弟,不是敌人。

    柳旭东扇着扇子,坐在沙发上,“你今天是不是准备去那个别墅?”

    “嗯,这你也能闻得出来?”

    这是闻得么,都写你脸上了。“这不用闻,昨夜你在人家门口晃悠,我还能猜不出来?”

    “晚上才会动手,为了不被人发现我,我只能换身打扮,然后戴面具。”

    “老家伙早就知道你在这里了,想瞒着他不可能,而且他的学生就在本市,听说是高官。”

    李正阳愣了下,难怪老家伙能知道自己在哪里呢。

    “你在通阳市的事情他基本都知道,不妨告诉你,天罡组的人在这里。”

    “谁?”

    “不知道名字,他的气息我只闻过一次,昨晚也闻到了,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而来。”

    李正阳点燃了烟,看向窗外,“只要不是为了我,我管他来干什么。”

    柳旭东点了点头,没发表意见,但是他却说了一句让李正阳震惊的话语:“遮天要变动了,四组不合已经快达到了极限,老家伙显然是快控制不住局面了,天鹰组与天魔组人才倍出,都想争着做老大。”

    李正阳楞住了,以前在遮天的时候,四组组员再不和睦,也没做什么过火的事情,“难怪燕子会出事,一号那边没发话?”

    柳旭东叹着气:“一号忙碌,家国天下都是他在操心,哪有时间理会遮天的明争暗斗,除非有事情,一号会联络遮天。”

    “燕子、亮子、小狼、神童、小敏还有你我,从小一起到大,跟别人的感情不一样,放心,虽然我离开了遮天,但是证件还在,老家伙没有收走,意思很明显,该是我回去的时候绝对跑不了,而我也不希望你们当中有人出事。”

    “有你这句话,我们心里也踏实了,兄弟就是兄弟,今晚我帮你,好久都没有动手了。”

    李正阳笑了笑:“我身上只有一把枪,还是抢来的,六发子弹,你拿去吧。”

    柳旭东鼻子都在抖,看着李正阳叫道:“你回来的时候连*都没带来?”

    李正阳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飞机上让带*?想吓死几个么?”

    柳旭东站起来,指了指李正阳:“你是猪脑子?就不能用其他渠道运过来?这能难倒你?”

    “算了,今晚对付的不是杀人狂魔,不是叛国危险份子,只是一些普通人而已,我没打算打开杀戒,你不用去也可以。”李正阳坐回沙发上,接着道:“当初我们的意志就是保家护国,没想到我回来的一个多月,已经杀了几个华夏人了。”

    “我才不管你杀了谁,总之今晚我想玩,你也阻挡不了我。”

    李正阳知道这个家伙的脾气,多说无益,“手下留情吧,尽量多留些活口。”

    “你现在还变得仁慈了,以前的你面对敌人都是不留活口的。”

    “不一样,那些都是国外的人或者都是背叛祖国的人,我如今要对付的没有对国家造成危害,积点德吧,我们的命运已经很凄苦,下辈子我们不要像这样的生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