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 徐丰源提出的徐聘礼

    不过也还好,月白的脑子是转的很快的,他知道,此刻的自己是不能表现的太过于后悔和尴尬的,于是,深吸一口气的月白就开口对着徐丰源打了个招呼:

    “徐,徐伯父,我,我们来看您了!”

    我们来看您了这句话,其实是没什么问题的,在有些时候,看望老人或是病人时,这句话基本上是最常用的一句。

    可是,在第一次拜见老丈人时,那么未来女婿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说这个,好像是有点儿不太合适的吧。

    当然,如果说月白和徐莉现在已然是夫妻,那么他说这句话是没什么问题的,但问题是,他们此刻还不是夫妻,而且这还是头一次,额,头一次正式的会面,所以当月白的这句话出口以后,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自个儿可能是说错话了。

    “你丫的就不能换句别的啊!”

    胖子赶紧在月白的耳边嘟囔了一句,旋即,他便上前一步转移话题道:“呵呵,徐老爷子好呀,我是王家的小璇儿,我跟着小白来您这蹭顿吃的没什么问题吧!”

    徐丰源呵呵一笑,他看得出来,月白是太紧张了,不过这徐老头也没说什么,他只是点了点头把月白他们迎进了客厅中。

    在有了一次的用词不当以后,月白再说话时就注意多了,而且,等双方聊开了之后,月白也就用不着时时刻刻的提醒自己小心了,因为他已经熟悉了气氛和场合,并且也把自己的心态放稳了许多。

    而徐丰源这一次的态度也还算不错,虽说这老家伙每次说话时都有一种很不明显的居高临下的味道,可他对月白在庄园酒会上的那次无礼冒犯也并没有表现出来,总的来说吧,这种情况对于月白来说还算是件好事。

    “小白啊,你这次来徐家不止是为了看看我吧!”

    等气氛慢慢的开始了活跃之后,徐丰源就将话题切入了正题当中。

    “额,是,是吧!”

    月白的心情本来是轻松了的,可在徐丰源的这句话出口以后,前者的小心脏就开始了嘣嘣乱跳。

    徐莉听了月白的回答马上就在自己的心中长叹了一声,“哎,又说错话了!”

    “哈哈!”

    但徐丰源却不在意的哈哈一笑,他摆摆手示意对方放松道:“行了,你在我这不要那么拘谨,现在,你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吧,总憋着你就不难受啊!”

    “嘿嘿,徐,徐伯父您见笑了。”

    月白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旋即喝了一口茶稳了稳心神,并且他又站起来严肃道:“我今天来,是想让您把小莉交给我的!”

    “哎呀,又说错了!”

    这次不仅是徐莉,就连胖子也满头黑线的嘟囔了一声。

    其实吧,月白此刻不应该让徐丰源把女儿交给他的,他的这句话最好是再改改,然后放在婚前上用。

    而此时,月白最应该说的,是请求对方让自己和徐莉交往才对的,毕竟先把关系确定下来才是主要的,而最后,才是让对方把自家的姑娘交给他。

    “呵呵,这就是你看上的人?”

    徐丰源再次大笑,笑完就又看着一脸郁闷的宝贝闺女问道。

    “伯父,我”

    “哎,没事!”

    徐丰源摆手打断月白想要解释的话,然后再示意对方坐下,并换了一种很理解的表情。

    “虽说你的话前言不搭后语,但意思我明白了,况且这婚姻大事还不是早晚的事儿嘛,而且你们诺是有意,恐怕我也阻拦不住你们这些年轻人吧!”

    “爸,您是说!”

    徐莉也不是傻子,她听得出来,徐丰源这是认可月白了。

    “不过嘛”

    可是,就在月白等三人满心欢喜的都要扬声高叫之时,徐丰源的语气突然就是一变,并且他那老脸上的神色也瞬间就转为了严肃。

    “不过这聘礼你准备了吗?”

    “就这个啊!”

    月白松了一口,心说我还以为你要转变口风,又不同意了呢。

    “徐伯父您放心,聘礼我已经准备好了,按咱哈市的规矩三金三银三小丁,还有八点八我都没什么意见!”

    在哈市当中,三金三银是指男方给女方的聘礼中,要有金银的戒指、项链、耳环各一副,三小丁儿说的是,钻石的戒指、耳钉、吊坠各一枚,至于八点八嘛,则指的是彩礼钱,其细节是,要求把成捆儿的百元钞一沓一沓的搁称上放,直到百元钞的重量超过八斤八两为止。

    “哎,这些只是身外之物,没这些也没什么不可的!”

    虽然徐丰源的这句话看似毫不在意聘礼的多少,但心思细腻的胖子却拉了拉月白示意后者小心。

    果然,就在月白会意了胖子的提醒之后,他们就又听见徐丰源说了一句:“我徐丰源的女儿出嫁,这聘礼得由我徐丰源来定,什么三金三银的太俗太土了,我这只想要一样聘礼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啊?”

    “只要一样聘礼?”

    月白不漏痕迹的皱了皱眉,旋即他便试探性的反问道:“额,徐伯父您想要的聘礼恐怕不一般吧?”

    “当然不一般了!”

    徐丰源的脸上突然就露出了一抹极其奸诈的坏笑,同时,他还一字一句的说:“你听说过凤羽宝冠吗?”

    “凤羽宝冠?”

    月白和胖子同时嘀咕了一句,他们两个互视了一眼,似乎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但徐莉却跟月王二人的神色不太一样,只见徐大美女听见了这个名词以后,她的脸色马上就变得不高兴了。

    “爸,您这不是为难小白嘛!这凤羽宝冠”

    “我只有这一个条件!”

    徐丰源瞪着女儿打断道:“你嫁给谁由你来决定,但这聘礼由我来决定想必也不过分吧,况且,我现在是以你父亲的身份来提出聘礼的要求的,我觉得,我是有这个资格的。”

    “您当然有了!”

    月白拦住想要反驳徐老头的徐莉道:“呵呵,您是我未来的岳父,您当然有资格提出聘礼的要求了,可我想问问徐伯父您,是不是您只要这,叫啥来着?”

    胖子提醒道:“凤羽宝冠!”

    “哦,对!”

    月白转头看向徐丰源继续道:“您是不是只要这凤羽宝冠一样东西作聘礼啊?不知道除了这个要求以外,您还有别的想法吗?”

    月白此刻虽然不知道这凤羽宝冠是什么东西,但他从徐莉的脸色上就知道此物非同寻常,而且月白也看得出来,这凤羽宝冠想必就是徐丰源给他出的第一道难题了。

    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