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第一百八十章 兄弟谈话

    “给我绑起来!”

    轩辕浩然大喝,没有理会秦宽的文化。他十分的不爽,马丹,这人简直是要去别人家做客一样轻松!

    两个弟子拿着粗大的绳子走来,五花大绑的把秦宽绑住,结结实实的。

    轩辕浩然本来还想说让换成铁扣,但想想他们人这么多,而且回到分舵后就和陈坤一个待遇了,他也就没有说什么。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奔回分舵。

    让大部分弟子都散去,轩辕浩然带着人直接走向关押陈坤的屋子。

    推开门,在阳光的映射下,轩辕浩然突然发现陈坤好像胖了许多。

    “陈坤啊!我带你弟弟来看你了!”

    轩辕浩然笑嘻嘻的走到陈坤面前,说道。

    “哈哈!舵主!他可不叫陈坤,他姓秦,叫秦儒!”

    被绑着的秦宽突然大笑道,他就站在门外,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形,当他看到杀轩被扣在一张木板时,顿时高兴的大笑。

    “秦儒!这个名字倒是好名字!”

    轩辕浩然自语,然后看着十分高兴的秦宽呵斥道“笑什么笑!你也和他一个待遇!”

    不理会脸色聚变的秦宽,轩辕浩然让弟子又找了一个这样的木板囚牢,然后就把秦宽扣了去。

    “秦儒!怎样,你看想杀你的人就被我逮回来了!”

    轩辕浩然看着脸色浮白的秦儒,也就是杀轩,笑嘻嘻的说道。

    “不错!不过我看舵主要把他穴道点住才行,不然他会挣脱铁扣的!当然,最后就是给他吃些骷髅的毒药,这样一来才能保证他绝不会逃出去!”

    秦儒没有看向秦宽,他只是认真的向轩辕浩然提着建议。

    “当然,这不用你说我也会做的!不过毒药没了,骷髅跑了,不知道去哪了!”

    轩辕浩然遗憾道。

    说着,就走到秦宽面前,看着秦宽狠厉的眼神,轩辕浩然道“怎么?现在后悔投降了?不过晚了!”

    噗!噗!

    轩辕浩然手指急点,封住了秦宽的经脉。

    “来!师兄们在辛苦一下!把他们靠在一起!都是兄弟,多年不见肯定都是十分思念对方!”

    轩辕浩然指挥着众多弟子把秦宽的木板挪到秦儒的旁边,让他们紧紧的挨着。

    “秦儒!本来我还想给你找个大汉呢!既然你兄弟来了,我现在就去买些药,让你们兄弟好好爽一爽!”

    轩辕浩然露出猥琐的笑容,挑了挑眉便出去了。

    只留下秦宽冷眼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至于秦儒,则早就闭了眼睛。

    随着轩辕浩然的离去,众多弟子也相继离去,他们锁门,屋里便又只剩下黑暗。

    良久……

    “秦儒!没想到你会落到这中下场!真是让做兄弟高兴啊!”

    黑暗中,秦宽没有丝毫被抓起来后的羞辱,反而高兴的说道。

    “哼!你又比我好到那里?”

    秦儒在黑暗中反击,声音没有波动,只是满满的平静。

    “哈哈!高高在的秦儒竟然和我比!哈哈哈!竟然和我秦宽比!哈哈哈!真是好笑啊!”

    黑暗中响起秦宽疯狂的大笑,他笑很开心,所以他的眼泪都流了出来,虽然在黑暗中看不清楚,但从秦宽的夸张笑声中可以清楚的听出来。

    秦宽笑了很久,而在他笑声中,秦儒一直没有出声。

    直到他的笑声停了下来,秦儒也没有说一句话,仿佛像是睡着了一般。

    秦宽笑罢,顿了下,继续说道“家里面的人都看好你!也不知道为什么,甚至你不是长子也要把继承人的身份给你,为此不惜成立了一系列的规矩,说什么带面具就是家族继承人,真是可笑,如今那面具被我藏起来,我看还有谁能够当继承人!”

    听秦宽说完,秦儒突然问道“为何要让家族的力量无故的损耗?”

    秦宽嗤笑,嘲讽道“你现在都这样了还有心情关心这种事情,秦儒啊!你可真是心大啊!”

    “每一个死士都是家族的力量,你不该为了我而浪费三个死士,我既然被抓,自然是有损家族名誉,继承人一位必然不会是我了,而且,家族甚至不会来救我,你又何必多多此一举?”

    秦宽激动说道“当然是想杀你!只有杀了你,大哥才会回来,才会断了那些白痴弟弟妹妹的想法,他们也不看看他们是什么东西,多大年纪了还是得势前期,真是废物一群,就这样的一群废物兄弟,听到你被抓,竟然立马动了心思,想要争夺继承人,哈哈!真是可笑!”

    “其实你用杀我!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大哥已经在回来的路了!还有,那些弟弟妹妹愚蠢也不怪他们,这都是老祖宗特意纵容的。”

    听着里面的对话,轩辕浩然不耐烦,他现在想听吴家为什么跟踪他和黑衣人的事情,不是想听他们家族的龌蹉事情。

    “舵主!不如我看严刑逼供吧!咱们师兄弟中有的是刑讯高手,保管一个时辰不到让他们把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一旁的王猛低声坚毅。

    轩辕浩然坐在屋顶,承受着直射而下的明媚阳光,有些皱眉。

    屋里的两个人其实和他没多大仇,一个是和他争抢为凡剑,这不怪人家,毕竟为凡剑这种宝物是谁都想要的,另一个则是更冤枉,只是想要杀掉和他争夺为凡剑的家伙罢了。

    如果不是他触犯了太虚的威严和那黑衣人,轩辕浩然甚至不会理会他。

    他在没确定对方家族便是派出死士杀他的势力之前,实在不想折磨下面这两个人,虽然现在把他们关在黑屋子中天天给他们吃猪油给残忍,但这也只是防止对方逃跑而已!

    “你先离去吧!我在听听。”

    轩辕浩然没有同意也没有否定王猛的建议,而是示意他先离去。

    “对了!你回去和众弟子说我在闭关,不要和任何人说起我在屋顶这里,我总感觉秦宽投降是故意的!”

    王猛听了这话眸子一凝,低声问“舵主,你的意思是说咱们弟子中有奸细?”

    “不知道,但咱们来江南的时间不多,还是小心点!”

    王猛点了点头,转身悄悄离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