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谁更强(第三更)

    西京中学棒球队所在的牛棚里。

    成宫鸣的眼睛里,好像要喷出火一样。

    他的眼睛盯着投手丘上的泽村,里面充满了被骗的不甘。

    从他打击开始,泽村就是故意的。泽村之所以那么快的投球,就是为了不给自己多余的时间思考,让自己选择短打保送。

    只要自己出局,泽村就可以硬逼着剩下的第六棒和第七棒跟他正面对决。

    “超前守备,本身就是对自家王牌投手极为信任,才会采用的战术。”

    这个时候,成宫鸣甚至隐隐有点羡慕泽村了。

    他身边那些小伙伴,虽然实力并不是很强,但他们对泽村却是完全的信服和支持。

    这种信任,是无条件的。

    相比之下,虽说西京的这些选手,比赤城的选手强一些,但他们对自己却并不十分信任。

    这样一来,他跟泽村所处的位置其实是差不多的。

    “好,好,就让我们来较量下,看看谁更强?”

    成宫鸣在牛棚里,下定了决心,要跟泽村一决胜负。

    球场上,齐平却犯了难。

    这个时候,强迫取分,好像行不通了。

    赤城的人这么趋前守备,把球打到内野都不保险,更不用说短打了!

    这可怎么办?

    下意识的他看了一眼自家的牛棚。

    山本教练,这个时候,也正好给他们打暗号。

    “正面对决!”

    他先给第六棒了一个暗号,然后又给了第七棒打者一个暗号。

    齐平,跟两个打者,具是点点头。

    然后就看到西京中学的第六棒,把手中的球棒,高高举了起来。

    这是要正面对决!

    看到这一幕,现场的观众,情不自禁的开始给西京鼓掌。

    面对赤城的奇葩战术,西京选择了正面硬刚。

    你不是信任你们投手么?

    那我就要把你们投手的球给打出去。

    看台上。

    大林和小林对视一眼,眼中具是闪过一丝轻蔑。

    跟泽村正面硬碰硬!

    恐怕到时候,你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泽村的名号可不是自己吹出来的,也不是媒体捧出来的。而是一场场比赛打下来,自己挣的。

    横纲的打者不行,天龙寺的打者不行。申丰中学那些来自欧美的留学生不行,凭什么你们西京的打者就认为自己能打中泽村的球?

    天真!

    “好球!”

    泽村第一球,打者就挥棒了,球棒出棒过晚,没有碰到球。

    球好快!

    打者的脸色变得发白。

    西京中学,是全国有名的强校,这里面的选手那个不是百里挑一的。他们跟赤城中学的小伙伴可不一样,对自己的打击还是很有信心的。

    赤城的小伙伴聚在一起讨论的都是,怎么打中球。

    而西京的选手聚在一起,讨论的是如何能打出安打。打中球,在他们看来是理所当然的。

    如今,竟然连球都打不中了!

    越是跟泽村比赛,他们越能体会泽村的恐怖。

    然后第二球,这次打者依然正常挥棒。

    可是球却姗姗来迟。

    “啪!”

    “好球!”

    球数,两好,零坏。

    打者的脸白的跟鬼一样。

    刚刚是变速球,之前的超速直球,这一快一慢,都让打者开始怀疑人生了。

    “啪!”

    在打者怀疑人生的时候,泽村的第三球出手了。

    棒球径直落在凤翔的手套里。

    打击节奏被扰乱的西京打者,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回过神来。

    未挥棒,三振!

    这比三振,更打脸。

    两出局,无人上垒。

    这个时候,打击轮到西京的第七棒。

    “三振!三振!!!”

    被泽村的逼人的气势所带动,现场响起惊人的加油声。

    五千人的气势逼迫在西京第七棒的打者身上,让他都忍不住颤抖。

    太可怕了!

    泽村也被撩拨的火热,毫不客气的投出了犀利的内角球。

    看起来,他是打定主意要三振对手了。

    “好球!”

    西京中学第七棒的打者,同样是第一球就挥棒,同样挥棒落空。

    球数领先的泽村,马不停蹄的投出了自己的第二球。

    这打者表现的有点慌乱了,正是快刀斩乱麻的时候。

    泽村投球出手!

    打击区上,原本看起来紧张的要死的西京第七棒,突然改了短棒。

    面对九人内野的趋前守备,面对两出局的巨大危机,他依然毫不犹豫的用了短棒。

    “乒!”

    万众瞩目下,白色的小球被打中,滚落向投手正面。

    三垒上,齐平好像早就得到暗示,这边短打,他就开跑了,直扑本垒。

    西京中学的牛棚里。

    山本教练紧张的,手臂上都冒出了青筋。

    赤城一三垒虽然都趋前了,看起来赤城的内野已经没有了短打的空间。

    但其实不然,空间还是有的。

    投手的正前方,原本看起来无比危险的短打位置,如今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本垒到投手丘有十八米,只要短打漂亮,落在打者前方四五米的地方,开始往投手丘滚。如果投手有心理准备,这肯定是行不通。

    但如果没有心理准备呢?

    等投手反应过来,捡起球,看到的就是三垒跑者正好扑向本垒。

    他会怎么做?

    只要出其不意,打者未必不能上一垒。

    现在,两出局,对方又超前守备了,他肯定想不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让打者采用投手正面的短打。

    “一定行的!”

    山本教练这么告诉自己。

    “啪!”

    “出局!”

    结果么,很残忍。

    打者短打是不可能等泽村球投出来之后,再短打的。

    他必须要提前,不然等泽村球出手,他根本来不及使用短打。

    而泽村一直到投球离手,眼睛都是盯着打者的。看到打者用短棒,他几乎没有思考,身体就开始往前冲。

    被打落的棒球,正好滚在泽村的脚边。

    泽村无视了要上本垒的齐平,直接把球传到一垒,给了上一垒补位的阿信。

    就这样三个出局数到手。

    山本教练的小花招,对付一般的中学生,可能还行。

    对泽村这种已经把守备融合到自己灵魂深处的投手来说,这样的小花招要是能起作用,才见鬼了。

    三出局,攻守交换。

    五局下半,成宫鸣用强硬的投球,三振了阿信,风凉和小牧。

    五局比赛结束,双方各自有一支安打进账,谁也没有得分。

    第六局,仿佛就是复制一样。

    泽村和成宫鸣都没有费多少力气,就解决了各自的对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