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分 分身

    “裴子云,没想到你终是自寻死路,也没想到我们在这样情况下相见。”成元子的声音在上空响起,一时找不到方向,裴子云眸透光芒,扫视周围,对黑山并不看,这其实是成元子,或者说祈玄门的气运,只是现在黑化了。

    “你才成地仙,又怎能找到我的隐匿所在,就算你……”成元子声音还未落下,裴子云踏入大门。

    王宫规格看上去很宏伟,远远能看见一殿更是庄严,周围似乎是个花园,楼台殿阁甚多,地上铺的砖闪着金光,裴子云摇了摇首,笑着:“果是福地之制。”

    所谓的神道富贵胜过王侯,其实就是说阳世的王侯都不及神道富贵,阳世皇宫都有大片修缮不到之处,破落陈旧不可避免,岂能和眼前相提并论。

    阳世所谓的金砖铺地,其实是御砖,一种特制的窑砖,而非真的金砖,而民间却有人以为真的有金砖——皇后之尊,一年的年金也不过三千两——要是金砖,搬一块就抵皇后年薪了。

    但福地是龙气所化,所以富丽堂皇胜人间百倍,四处花林环绕,奇石清泉,琼楼玉宇,只是裴子云看都不看,突人影一掠,扑到了一殿前,这殿挂着牌匾:“明悬殿”,手一指。

    “轰”刹那,一个火球轰了上去,只听一声巨震,立时爆炸,殿门震成粉碎,大片烈焰下压,突人影一闪,传出一个又惊又怒的声音:“裴子云,我和你不共戴天。”

    成元子本隐匿在这大殿中,受此袭击,失了藏身之所,不得不闪出,却又似乎消失不见。

    “哼,雕虫小技。”裴子云看着大殿炸开身影消失,手指一点,一道鲜活电蛇扑了上去,照亮四周,迅速向一处虚空一扑。

    “疾”虚空处,成元子不得不显出身影,也一点,同样一道电光飞出,在空中碰撞,掀起火光。

    “快,结阵。”周围响起人声,更有脚步四周攒动,这些弟子不断汇聚,裴子云缓缓转身,在感知中,无形波纹扩散,卷动一片肃杀,这就是祈玄门的阵法。

    “要是我没有觉察,你可从容布阵了吧?”裴子云没有紧张,也没有轻松,只有一片淡然,突转了话题:“成元子,你屡次化身被杀,根基已损,现在还能分化元神么?”

    “裴子云,你别小看我,我已经不是单纯的道人了。”对面的道人露出了角,充满恶意和兴奋的笑容:“我现在是妖皇的候选。”

    “分身损了根基又怎么样?妖法广大,自有弥补所在,我就要突破境界,你以为你能赢?”成元子眯着眼看着,示意弟子加快部署,口中冷笑:“你不过才入地仙,就算精通道法,是天命之子,又能如何?力量才是一切根本。”

    “哈哈”裴子云嘴角翘起,对一步步完成的阵法,似乎全然不放在心上,挥了挥手:“我已杀了二十五个妖将,记住,你是第二十六个。”

    非我异类,其心必异,裴子云倒不是持着妖皆尽杀之的想法,而是强势的妖族,已经不能用普通善恶来衡量对错,这是种族生存之争,他缓缓举起了剑,对着不远处的成元子:“你堕落妖道,我就杀你,你以为我只是地仙一层或二层?”

    这话一说,成元子脸色一变。

    裴子云又冷笑:“你最多就是第四层,可惜你屡次损失了化身,根基早损,我们已在同一境界,但我道法精通程度,是你远远不如,我只要几分力量,就可与你旗鼓相当!”

    “你?”成元子大怒,只是话还没说完,只见裴子云身子一动,一道灵光在身体中飘出,只是一摆,就化成二个,定睛看去,是两个裴子云,一个看着成元子,一个看向四周。

    “看来你失算了,成元子。”两个裴子云都笑着说:“我之所以等待你的弟子布阵,并非是逞英雄。”

    裴子云说到这里,冷冷一笑:“我是兵法之家,不是剑客,岂会有着此念,只是让你的弟子尽出,好让我杀个痛快,杀个干净。”

    听着这话,成元子立刻变色,喝着:“小心!”

    话还没有落,本体扑杀而上,分身只一闪,已出现在阵外,一个道人还来不及细想,龙枪一挥,一道锐气在枪尖疾射,瞬间穿透心脏,带一蓬血雨,在后心喷洒而出。

    这弟子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突双目圆瞪,露出不可相信眼神,落了下去,喷出一团血雾!

    1525/20

    “咦?”杀了此人,裴子云眉一皱,杀得这阴神道人,系统有些反应,要知道,以前杀阴兵是没有反应,杀了妖化的阴神弟子,也算四分之一个?

    但这时不及细想,三个道人围拢过来,身上冲出了灵光,要用三才阵,誓死困住自己。

    “天真!”裴子云冷笑,就在这时,远一点传来了巨震。

    “裴子云,你住手——轰!”成元子并非无能之辈:“你当我祈玄门无物——去死。”

    雷光闪过,成元子扑上:“想当年,我为祈玄门分出元神,四处作战,折损不少,不然何至迟迟不能突破。”

    “你敢分身,我不仅仅要斩了它,让你也知道我的苦楚,更要一举格杀了你。”

    “你欺我根基有损,却不知我虽有着损耗,但我服下了元晶,境界突破就在眼前,你是天命之子,只要杀了你,夺了世界本源,立刻得到承认,罪孽立变福源,为了我的大业,裴子云,你还不去死?”

    成元子声音回响,眼睛放着红光,灰黑血丝密布,眉心竖眼越来越清晰。

    “你想多了。”

    “你现在连我一半力量都无法压制,又没有分身,想必你亏损尚未复原,待我杀光你弟子,就是你殒命之时。”

    成元子连连进攻,道法精妙,但裴子云不但接下,更带着嘲讽,不断刺激,要其自乱阵脚。

    “那我就先杀了你,你就算和我一个等级,但你现在只有一半力量,我不信你一半力量就能和我抗衡——去死。”

    成元子再次喝着:“山来”

    一座山影瞬间出现,接触的瞬间,不可思议的巨力尽数撞向裴子云身体,裴子云铁铸一样的身体都承担不住,倒飞出去。

    裴子云自道法宗师,就有一种万变不离其宗的掌控感,这时只是一退,就又踏前二步,一声断喝,手掌无声盖在山影上,这动作轻巧而柔和,甚至带着点祥和安稳,只是成元子却遍体生寒:“不,不可能。”

    直到此时,低沉的断喝才传入耳中,接着就是“噼啪”的声音,这山影一震而碎,碎声才传出,外面就有人发出了惨叫,却是裴子云的分身施展杀戮,又是一个弟子陨命。

    “你成了地仙,对道法精研就松懈了,可就算有了绝对力量,技巧还能将力量发挥到极致。”

    “现在你这个程度,我说了,一半力量就可与你分庭抗礼!”

    “住口!”成元子嘶哑声在喉咙里冲出,一个圆环骤飞起,将裴子云笼罩在内,接着内在化成刀刃,就要收紧,这又是一个法宝。

    裴子云也不一味后退,瞳孔一亮:“天子剑!”

    既不能大规模引用,可细用却可,一道剑光而过,这圆环顿时粉碎,崩裂的碎片向四周飞溅。

    “你身家的确雄厚,法宝层出不穷,可你弟子,你赏赐它们护身法宝了没有?”裴子云脱困而出,就大笑,才笑,远处就有着惨叫。

    “啊!”在外面,这些弟子看裴子云分身,结阵法防御,只是裴子云突闪到了一个弟子的身侧。

    这弟子脸带惊恐,嘴巴蠕动:“金运宝甲”

    弟子喊出,浑身笼罩在金光中,看着这个,裴子云冷笑:“还真有,不过看上去是西贝货!”

    说着,手一伸,就捏在弟子的金甲上。

    “咔”这弟子只听到这样声音,身上的金甲炸开,在惊恐的眼神里,手指点在了额上,只听“噗”一声,这弟子妖气炸开,化成了点点星光飞散。

    “不可能,这是本门的断玄指。”周围的一个弟子惊恐大喊:“你怎么会本门道法,还使得这样出神入化?”

    话还没有落,裴子云笑着:“这个呢?”

    说着手臂一挥,化成了简单到极致的劈斩,随之飞出是一道隐含黑气的剑刃,这剑刃一下子击中了一个道人。

    这道人灵光泛起,拼命抵抗,但只维持了瞬间,灵光破了,这人分成两半,上半首还在说话:“不,这是本门的裂山剑。”

    眼见着连杀四人,跟着下来的弟子尽是阴神,总数也不过是十余人,这时相互看了一眼,惊叫:“不好,此人是地仙,即使只有一半的力量,我们依然不是对手——撤。”

    弟子立刻奔逃,裴子云分身毫不留情,立刻追上。

    “你想杀我?可惜你学艺不精。”远处,裴子云抵挡地仙进攻,带着悠闲嘲笑着,而听着远处连连惨叫,成元子暴怒,又是大惊,要是这些弟子全部死了,自己就是光棍司令,又怎么当上妖皇?

    可自己几乎底牌尽出,却奈何不了裴子云,就在无可奈何之时,又一个弟子惨叫飞过,阴神中了一剑,呼唤着:“掌教,救我。”

    后面,裴子云已追杀了过来:“你已经穷途末路,还能救他,去死!”

    刹那,一道雷光炸开,电蛇袭击而上,成元子觉得自己受到巨大的侮辱,也是一点,一道电光在空中相撞。

    接着,成元子放开了防护,说着:“快,快过来。”

    这弟子流着冷汗,一闪,扑到了成元子的身侧,脸带感激,高呼:“多谢掌教拯救。”

    这话才是说完,嘴角翘起,露出冷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