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洪城之战章(第二更)

    “住手!”“住手!”

    那愤怒的轰隆声响彻在洪城上空,传播开来,洪城中居住的数十万民众几乎都听到了,尤其是其中一些强大氏族中的修行者,更是飞快的来到了楼顶,向天空中望去。

    这一望,令无数人都震惊了。

    此时的洪城天空中,土黄色、血红色两团浩荡汹涌的气流席卷,相互疯狂碰撞、冲击着,还有那符文阵法启动,淡淡的金色光芒弥散,笼罩了整个城池,数十道金色锁链,尽皆散发着可怕气息。

    “先天强者在交战”

    “好可怕的威能!”

    “束缚之力,这就是洪城符文阵法吗?”

    一些见识极高的修行者,很快就判断了出来,这是先天强者之间在厮杀。

    “三位先天强者了,他们都往江氏府邸方向赶。”

    观战的人数已达到了数万,他们心中都是明白,一些知晓更深层次原因的氏族,更是紧张无比看着。

    轰!轰!轰!

    三道恐怖身影,已尽皆破空,来到了江氏府邸上空,他们的面色冰寒,尽皆散发着可怕威势,俯瞰着下方。

    “是谁?似乎是三大先天强者联手!”

    “那团血色气流,是法则领域,还有一位先天强者?”

    一些城中的武宗强者小心猜测着。

    演武场上。

    江寒却是不急不忙,将那蓝衣青年留下的盾牌、空间戒指收取,尔后直接冲天而起,心念一动,血红色气浪冲击四方,轻易就抵抗住了三大强者的法则领域,冷眼看着三人。

    江寒的手中,寒影刀还上泛着血液,流转着令人心悸的寒芒。

    一方是浩浩荡荡的血色气流,江寒一身青甲,手持战刀虚空站立其中,煞气惊人。

    一方是三大强者联手而至,威势滔天。

    双方对峙于天空之上。

    这一刻,整个洪城彻底沸腾了,无数人都惊呼起来,因为,那于血色气流中的可怕强者,赫然是江北第一强者——江寒。

    “是江寒!”

    “传言中他不是陨落了吗?”

    “竟然还活着。”

    无数人都激动着,因为,先天强者间对战,在江北大地上,无数人终生难得一见,自然兴奋。

    只是,许多人仍然疑惑,与江寒敌对的另外三大强者,又是何人?

    洪城袭风楼第八层中。

    “江寒,你真的来了。”源玉站在窗口,看着极远处那散发着可怕气息的青年,即使他早就接到成林的消息,此时心中仍不免感慨。

    毕竟,这一次,江寒的对手,是圣者宗门中的先天强者,直接与圣者宗门对抗,这需要何等魄力?所以,成林不敢帮,他源玉更不敢帮。

    他也只能为江寒默默祈祷,这种层次的交锋,他也帮不了。

    天空中。

    江寒眼眸冰寒,直视着自己眼前的三大先天强者。

    刚才他已用神念扫视整个江氏府邸,就已发现,江氏被抓的两百余人,尽皆被关押在江氏府邸的中院,其中被杀的就有数十位,尸体都被堆积在了一处。

    还活着的也是个个带伤,尤其是爷爷江阳山,更是重伤昏迷。

    江寒的心中,此时尽是杀意。

    “你难道没听见,我叫你住手吗?”三大强者中,为首的黑色甲衣大汉低吼。

    他的高度超过两米,身材壮硕无比,脸庞上有着两大极为狰狞的刀疤,显得凶煞无比,同时,一道道金色虚幻锁链连接加持在他的身上,令他身上的气息极为可怖,显然,他已操纵了这洪城的符文阵法。

    在他的身后,则是两大同样魁梧无比的黄衣壮汉,样貌极为相似,似乎是双胞胎兄弟一般。

    “听到了,又如何?”江寒声音冰寒彻骨。

    黑甲男子声音充满杀意:“你可知,帝国律法,城中随意厮杀,乃是死罪!”

    “江北通杀令!江北六城,可任由我杀戮!”江寒翻掌出现了血红色令牌,声音冷酷无比,响彻在洪城之上,顿时令观战的一位位修行者色变。

    通杀令?什么东西。

    黑甲男子听闻,面色顿时一沉:“哼,任你千般狡辩,敢杀我雪神宗弟子就是死,更何况,他是我雪青巴行的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江寒!”江寒冷声道,他的心中,杀机凛冽,雪青巴语,雪青氏一位嫡血先天!

    他没有马上动手,在观察揣摩对方的实力,同时也极为小心,毕竟,按成林所说,雪神宗一行人,可是足足有十二人,而这里,加上死去的,也只有四位。

    眼前的三人,那两大魁梧的黄衣壮汉,修为不过天元境中期,与那死去的蓝衣青年相当,对如今的江寒,不算什么。

    唯一令江寒重视的,就是眼前这黑甲男子。

    先天巅峰的修为,加持符文阵法后,力量层次会有极大提高,对这一点,江寒心中很清楚,他只是摸不清对方到底提升了多少实力。

    “江寒?”三大强者听到江寒的名字,眼眸中尽皆闪过一丝惊色。

    这是他们这次行动唯一需要注意的人物,他的宗卷上显示的天赋,惊艳绝伦,他们当然知晓。

    “没想到你还活着,还敢回来。”黑甲男子雪青巴行面色阴沉下来,死死盯着江寒:“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来!”

    “不来,怎么杀你!”江寒一字一句从牙缝中蹦出来。

    “我会送你去见你父亲。”雪青巴行声音充满杀意。

    那蓝衣青年,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雪青巴行带着他来江北,本意就是出来积累宗门功劳,顺便放松一次,没想到,竟然直接死在了这里,这让雪青巴行如何能忍?

    江寒与自家兄弟的战斗,他看的很清楚,翻掌间灭杀天元境中期,江寒展露的实力,足以令他惊异,这种实力已经接近天元境圆满层次。

    不过,雪青巴行依旧充满信心,因为,洪城内的符文阵法加持,在洪城内,他力量足以媲美天元境巅峰,即使面对真正的天元境圆满层次,都丝毫不惧。

    他早已知晓,眼前的江寒,天赋虽强,但突破至天元境,也不到十天而已,能接近天元境圆满,已足够令人惊艳,难道还能更强?

    轰!轰!

    青色气流从雪青巴行的身上弥散开来,瞬间就占据了一方天地,同时,弥散在整个洪城上空的金色雾气疯狂汇聚,与那青色气流融合,令其整个法则领域都泛着淡金色,神光异彩,威能可怖。

    “轰!”“轰!”

    淡金色气流、血红色气流瞬间碰撞在了一起,那淡金色气流瞬间就占据了上风,雪青巴行不由露出了一丝狰狞笑容,可笑过不过瞬息,一股可怕的神魂杀意自那血色气流中冲击而来。

    死!死!死!

    那神魂攻杀,就仿佛一柄柄血腥的杀戮之刃,闪电般侵袭进入了他的神魂识海中,那可怕的杀意,令他的心神都是摇曳,心悸不已。

    不过,他终究是老牌先天强者,虽一直未突破至天元境圆满,但心智也极为不不俗,虽然有些难受,但轻易就抗住了江寒的神魂攻杀。

    “这江寒,宗卷上记载,他从小在江北修行,才十几岁的少年,杀意怎么会这么重?还会神魂攻杀手段?”他心中立刻警惕起来。

    至于他旁边的两位黄衣壮汉,虽然意识也勉强清醒,但实力发挥起码下降了三成,再看向江寒的目光中的,都多了一丝恐惧。

    “死吧!”雪青巴行不愿再耽误,翻掌手中出现一柄黑色长枪,身躯一动,化为一道幻影闪电般杀出。

    枪身寒光流彻,蕴含着水系法则波动,枪身上流转着淡金色气流,破开了江寒的领域防御,刺杀而来。

    “来吧!”江寒嘴角微微勾起,一面青色圆盾入手,这面盾牌同样是七阶道兵,是他获得盾牌道兵中威能最强的。

    “杀!”

    江寒双眸赤红,双腿猛然发力,已化为流光迎接杀上,手中寒影刀流转可怕光泽,劈杀而去。

    “哗!”璀璨刀芒席卷天地!

    另外的两大黄衣壮汉同样各自抽出两根长棍,一根白色、一根黑色,上面流转着神泽,长棍在手,两人竟似乎有了某种联系,联手杀来。

    四大强者,瞬间就在洪城上空爆发出了可怕的战斗,轰隆声响震动。

    那冲击席卷的法则领域气浪,威能可怕,瞬间就令四人方圆数里的房屋遭了秧,刀芒锋锐、枪影席卷,一栋栋房屋接连倒塌,接连令许多原本看戏的民众开始惊呼着逃窜。

    “噗!”鲜血飞溅。

    那时而飞溅而起的石块,甚至于将一些不小心的凡人重伤乃至身死。

    此时,许多观战的普通人才清楚,天空中那几位交战的先天强者,到底是何等可怕。

    不过,城中的守备军在城主府官员指挥下,也在不断舒散普通人,让他们远离大战厮杀的地点。

    当然,对更多的修炼者而言,即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观战。

    只是,先天强者交战,何等之快,不要说普通人,即使是普通的武士、武师都看不清,只能看到那么一连窜的幻影。

    唯有真正的武宗,才能在四大强者交手碰撞的瞬息停滞间,捕捉到四大强者的身形。

    “你们说,这场厮杀,谁能赢?”有武者之间,在交谈着。

    “江寒之前可以两天斩杀两大妖王,实力恐怕极强。”

    “那几个妖王,能和圣者宗门的先天强者相比吗?”有知道内情的人轻声道。

    “毕竟是三对一,江寒恐怕很难撑过去。”

    就在无数修炼者观战议论的时候,天空中猛然响起了低沉的棍棒响声,紧接着就是一道锐啸声传来。

    “轰!”一道身影,宛若流星般,从空中直线坠落,血液溅起,鲜红耀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