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狐、十狼与龙(四)

    巨大的军事地图在圆桌上铺开,以达隆卡拉堡为界,密密麻麻的红叉遍布在前往波因布鲁的路径上,有如一张辐射开来的巨大蛛网,深处藏着危险的掠食者。“这是这几天迷雾山的劫掠部队出没地点的示意图。在编进预兆之狼的荣誉护卫以后,他们杀人越货的效率有了飞跃性的提升,有时甚至在截杀商队以后,还敢追杀周围的巡逻队。但是他们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达隆卡拉堡以东的道路。现在,瑞恩下城区的酒馆里已经停留了超过三十支原本要前往波因布鲁的商队,还有随行的护卫佣兵若干。这是往年从没有出现过的事情。”亚历克西斯公爵低沉的声音有如渡鸦掠过北境的雪原丘壑,“他们都在害怕。”

    “邪了门了。”奥托侯爵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到现在迷雾山的劫掠大潮都没出现。大鱼不出水,反倒是一些小鱼小虾在蹦跶。”

    “可别小看小鱼小虾。”亚历克西斯公爵冷冷地说,“他们正在有意识地肃清波因布鲁的周边地区。这一代的预兆之狼,似乎终于把脑子进化出来了。”

    “又是波因布鲁?”阿尔德玛公爵皱眉,“有完没完?”

    众人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在后潘德时代,瑞文斯顿立国前,北境的领主们就开始与迷雾山的部落打交道了。几大城镇都曾经直面过迷雾山的劫掠大潮。最惨烈的当属早年的瑞恩之围,但若说被围困次数最多的城镇,无疑是位于北境极东的波因布鲁。由于距离迷雾山脉不过二三十里,劫掠大军下山时波因布鲁往往首当其冲。不过迷雾山部落的进犯始于波因布鲁也终于波因布鲁,像是巨浪拍向礁石,最终却在礁石上粉碎那般。波因布鲁始终屹立不倒,反倒是他们在城墙下精疲力尽,最后由围攻者变成被围攻者。

    只有一个人没笑,是亚历克西斯公爵。他冷冷地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每个被他目光扫到的人都自觉地收敛了自己的笑声。斯蒂芬伯爵与阿尔德玛公爵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这两人都曾经在波因布鲁王立学院进修,后者的眉头更是被一层不祥的阴霾笼罩。“我们被关在达隆卡拉堡外面了。”阿尔德玛公爵咬着牙说。

    “总算有个明白人。”亚历克西斯公爵哼了一声,“克里诺,你来瑞恩这一路上,斥候有没有见到任何一支劫掠小队?”

    “没,”阿尔德玛公爵看着地图上那片被红叉覆盖得严严实实的地域,神情愈发凝重,“一队都没有。”

    “如我所想的那样,最坏的情况发生了。”亚历克西斯公爵口吻依然冷淡,但是圆桌下的手却已经不自觉地攥紧,指甲深深地刺进掌心。“预兆之狼,恐怕很早便已出世。但是他将自己的大军管束在迷雾山脉中,等到时机成熟,再悄然放出自己的行踪——伊斯摩罗拉附近出现的荣誉护卫恐怕是一个饵。”

    “饵?什么饵?”

    “诱使我召集北境所有领主的一个饵。在我们举行圆桌会议的时候,预兆之狼的大部队,说不定已经朝波因布鲁开拔了。”

    阿尔德玛公爵霍然起身:“我立刻启程,赶回波因布鲁!”

    “站住!”亚历克西斯公爵喝道,“你不知道你是捡了一条命过来吗!而且你急什么?就算没有你阿尔德玛,波因布鲁也不可能三四天就陷落!更何况,我不信预兆之狼如此精心地布下这个局面,就是为了攻取区区一个波因布鲁!利斯塔!”

    “在!”

    “给我看着点克里诺,他要敢接近大门一步,就打断他的腿!”

    “弗罗斯特,适可而止!”格雷戈里四世拍案而起,“你要挑起内讧吗!”

    “陛下,非常时期,非常手段。”亚历克西斯公爵冷冷地说,“当年你也是这么说的。而且我是在阻止阿尔德玛公爵飞蛾扑火一般的自杀行为。”

    “请原谅,公爵大人。如果您执意要回去送死,大团长已经授予我以武力制止你的权利。”利斯塔走到阿尔德玛公爵身边,“还请三思。”

    “弗罗斯特,你敢!”血丝爬满阿尔德玛公爵的双眼,他如同一头发怒的公牛,直勾勾地瞪着亚历克西斯公爵,后者则以冰冷的目光回敬。“没有什么敢不敢,我向来都是说到做到。你只要敢往门口迈出一步,我就会让利斯塔打断你的腿。”

    “好!非常好!”阿尔德玛公爵咬着牙说,他重重地坐下,但却是某种意义上的退让,“弗罗斯特你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那你说!预兆之狼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用你那快烧焦的脑子想一想,”哪怕是在挖苦,亚历克西斯公爵的语气也是平平淡淡,听不出任何的起伏,“他们已经成功地肃清了波因布鲁周边的地区,并把北境所有的大领主都关在达隆卡拉堡以西。如此精心的布局,只是为了攻取波因布鲁吗?波因布鲁有被攻取的价值吗?这一代的预兆之狼恐怕已经不是脑子里只有一根筋的莽夫了,如果我是他,在完成这样的布局以后,接下来的目标就只剩下一个。”

    “陈兵雪域,正面对决。”亚历克西斯公爵闭上眼,掌心一阵钻心的刺痛,温热而滑腻的液体自指缝间汩汩流出,“用棋盘上的术语来说,将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