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0

    随着时间流逝,躬身的巅峰主神人数达到50人时。

    空间一阵波动,外围突然升起一道无色的结界将这里包裹住,并将此地的异常完全遮掩起来。

    咔嚓!

    一道漆黑的裂缝打破了沉寂的空间从巅峰主神们躬身的前方闪过。

    突突的一只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抓着裂缝的边缘,接着手指稍稍晃动一下,不规则的裂缝如同受到指挥的士兵,咔嚓、咔嚓的声响中齐齐向着两边游走开去,显露出一个阁楼,以及躺椅上的几名神王。

    “西瓦希图,你把洞开大了!”边上正在悠闲喝茶的卡莱尔突然发现空间的波动,立刻呵斥了句。

    接着也不见其动作,正在缓慢扩张的裂缝突然一缩,仅仅只能显露出西瓦希图的面孔。

    “哎呀忘记这里是二哥的老巢了,以为还在泛宇宙战场,力量用大了。”西瓦希图做作的辩解一声,接着随手凝聚出一道投影扔了出去。

    双手一挥,裂缝已是消失不见,除去回声仍不时的响彻在结界内,那里还有裂缝的存在。

    被抛出的投影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接着汇聚大量莫名的气息,在空中化作西瓦希图的相貌。

    望着眼前恭谦的50名巅峰主神,西瓦希图的投影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之一阵悦耳的轻笑传出,“不错,短短时间内完成我们四位统领的任务。”

    “是统领们教导有方。”所有巅峰主神齐齐抬头挺胸,齐声高呼。

    “很好,继续努力。顺便这次给聚灵殿的小家伙们一点教训,让他们不要忘记危机无处不在。”投影说完,不见其有什么动作,就化作大量光点缓慢消失,随之消失的还有结界。

    “是!恭送统领!”50名巅峰主神齐声答道。

    “开始吧!”刚刚回到洞血内的暗魔对着拉克斯等主神们点了点头。

    拉克斯立刻上前一步,随之双手结印,对着一个方位一引,大喝一声。

    “阵现!”

    哗啦啦轰隆隆!

    地下河奔流不息的河水突然一顿,密密麻麻的岩洞洞壁突然齐齐抖动,整颗1号试练星似乎都出现了晃动。

    “所有地表的神级存在出手维护试练星稳定,其他神级存在检查阵法。主神级存在站立阵法节点,把祭品和魔核放入抽取阵位。”暗魔的声音在整颗试练星中传荡。

    “诺!”整颗试练星上的神级全部齐声答道,接着化作道道规则光影,穿梭在1号试练星中。

    “地震了?”咕噜望着掉入裂缝的吞宝鼠尸体,心惊肉跳的蹦达出吞宝鼠的巢穴。

    就在不久前,它的战利品吞宝鼠的魔核,飞空消失,接着是刚刚突然地震,一道大大的裂缝出现在眼前,吞噬了它准备的升级物资吞宝鼠尸体。

    若非它反应及时,估计会和吞宝鼠的尸体一样,掉入裂缝内吧。

    一阵阵轰隆隆的怪响在洞血内来回传荡,望着四周不时出现的裂缝,以及远处莫名消失的地下河。

    咕噜感到世界末日来了,虽然它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神级血核内的传承提醒着它,危险临近了。

    伸缩弹跳,咕噜一下跳到一处洞壁上的凹槽内,小巧的躯体正巧卡住缝隙,如同一枚镶嵌在矿洞中的宝石。

    在刚刚的经历中,它看到很多熟识的怪物消失在裂隙内,被突然出现的缝隙吞噬,那一个个本来全满的血槽在掉入缝隙后短短时间内就血量耗空而死,接着躯体中的魔核缓缓飞出缝隙,化作道道光点消失在空气中。

    “好可怕!”眼睛在躯体内上下翻飞,嘴巴则飞速转移到洞壁内,仅接着嘴巴变成吸盘,就连躯体靠近洞壁的部位也转化出大量吸盘。

    这是身体本能的变化,就如同远处一个个吸附在地表上的史莱姆同伴一样,坚强的维持着自己的小命。

    “所有地表的神级存在出手维护试练星稳定,其他神级存在检查阵法。主神级存在站立阵法节点,把祭品和魔核放入抽取阵位。”

    一道响彻整颗星辰的命令突然从各处通道内传荡开来,本牢牢吸附着地表、洞壁上的史莱姆们身体一缩,直接被迫恢复成原始状态水滴型。

    伴随着声音传出,还有大量的裂缝在四周出现。

    “咕噜!”

    急切的吼声中,咕噜躯体也是一阵恢复原型,同时从洞壁上掉落下来,而下方正巧有道刚刚开辟而出不知有多深的裂隙正传出一阵阵吸力,吸引这咕噜。

    “不是本能幻化,维持状态时间短,无法受到攻击,否则就会回复成原始状态,糟糕!要被裂缝吞噬了!”

    “拼了,生死就在这一次!”咕噜意识在躯体内一转,接着又是咕噜的怪啸一声。

    “技能操控血液!”

    哗啦啦!

    血能生命大量下降,躯体中飞身寸而出大量鲜血,鲜血在空中飞舞中组成一道绳索,对着裂缝边缘狠狠一勾吸附其上,接着鲜血绳索哗啦一下穿透咕噜的身体,将其紧紧的捆缚住。

    嘣!血液组成的绳索一紧,吊着咕噜的躯体在缝隙内来回荡漾好几圈。

    “呼!吓死我了!”

    眼睛游走在下方望着深不见底缝隙,接着立刻操控血液组成的绳索快速拉扯自己向着上方而去。

    抵挡着越来越大的吸引力,咕噜艰难的向着缝隙外围突进。

    血槽内的血量在飞速流逝着,血系技能就是这点不好,使用需要消耗血量来支撑,一边抱怨着,一边却在飞快的利用技能造出的鲜血绳索牵引自己的身体飞离缝隙。

    啵!

    刚刚出了缝隙,如同打破了一个枷锁,裂缝中突然传出一阵怪响,接着缝隙合拢,地面平滑如镜,似乎从没有诞生过裂缝一般。

    瞄了眼不多的血量,以及身周平整,没有一只怪物存在的洞血,甚至本来充斥洞内的尸骨都消失不见。

    咕噜傻眼了,这让它去那里找能够回血的东西?

    撞洞壁?看着那因施展技能而不多的血量,多撞几下,估计合口的碎石还没撞出来,它就先一步被洞壁撞挂了好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