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二十八章上 上帝啊,上帝啊……

    “轰轰……”

    一朵巨大的烟花绽放在葡萄牙船甲板上。轰隆的爆炸声中,不知道多少人的身体被威力巨大的冲击波给掀了起来,他们甲板上的火药桶被引爆了。

    指挥台的几个人都抛飞着撞到了舱壁上。指挥台里的操舵手是第一个从爆炸中恢复过来的人,额头上一阵疼痛的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若风暴摧残过一样的指挥台。

    碎掉的木屑和海图、记事本等纸张,以及指挥台里的人等,全都垃圾一样被扫到了墙角。

    不过还好,没有人死亡,所有人都在哼哼歪歪,但显然都还活着。船长在刚才的爆炸中胳膊被一块碎木片扫过,但入肉明显不是很深,血流的不多。他自己上半身没有受伤,倒是大腿上被什么东西划到了一样,鲜血把裤子染成了黑红色了。倒是很稀奇的!

    完全暴露出的上半身只有额头挨了一下,却也没有见血,被船壁遮掩的下半身倒是流了不少血。

    操舵手急忙是搀扶船长,后者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硬是站了起来,在舵手的搀扶下踉跄的走到窗口前,呈现在他俩的眼前的就是浓浓的黑烟。

    商船的舰首被击中,三角的舰首若被啃了一口一样。浓浓黑烟升腾,还隐隐有一片火焰缭绕。

    船上的水手已经在用水泵抽取海水救火了。

    忙碌和黑烟在这一刻成为了前甲板的主题。也让船长真切的明白了一个事实,他真的没有逃脱劫难的可能了。

    “阁下,中国人发来消息,让我方落帆投降,只要我们不再反抗,他们保证我方人员的安全。”

    一个脸色已经看不到一丝血色的白人水手跑了过来道。

    已经目睹了船艏糟糕局面的船长脸上闪过一抹痛苦,这种情况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还能怎么样呢?别无选择。

    而白鹭号上的关天培,这个时候却看着船艏的炮塔,心中满满的满意。

    看到了葡萄牙商船船艏的悲剧之后,关天培只为白鹭号上的前后主炮是炮塔结构感到庆幸。有了这炮塔,他是再也不用担心船艏船尾被引爆的火药桶给炸烂了。

    炮塔结构虽然丑陋,让军舰的整体布局也显得生硬,更让战舰多出了几十公吨的重量,影响了速度、储煤量等多种性能,但现在这个结果足以证明这种选择的明智。

    当夜幕正式降临,海面上已经没有葡萄牙商船存在的痕迹了,除了大片漂浮的杂务和废弃物外,就连一艘小艇都不会有。

    但是,关天培也不是杀人不眨眼的嗜血狂,葡萄牙商船上足足一二百名水手,正五花大绑的被扔在白鹭号和雨燕号的船甲板上,而不是沉入海底。

    两艘船离开了麦哲伦海峡的入口海域,向北驶去。然后在黑夜中,在靠近海岸线的某处,停了下来。一二百俘虏被解开了绳子,活动了一阵手脚后一个个的丢进了大海里。

    这地方距离海岸线只有三四华里,水手们爬到海岸上绝不成问题。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先遣舰队如此‘送’上岸的第一批欧洲人了,之前勒美尔海峡里的伏击战,最后在大海上收拢的六七百欧洲水兵,就被蔡牵以如此手法送上了埃斯塔多斯岛。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已经被欧洲人发现了。

    白鹭号和雨燕号随之就消失在了海岸线上,格雷克的欧洲人或许已经警醒了,因为该到的船没有到,但欧洲人脑洞再大,也不会立马想到敌袭。说真的,关天培的胆子是很不小的,因为在把人送上岸了之后,关天培指挥着两艘机帆船航向一变,直接掉头向着格雷克奔去了。

    麦哲伦海峡的东口是十分辽阔的一个海湾,在进入到第一狭水道之前,海域面积是十分宽阔的,都近乎一个圆形了。格雷克位于第一狭水道的东侧,与之间距在65公里左右,也就是35海里。依照着机帆船逆水流时依旧可保持九节左右的航速,那么从入口到格雷克的航程也就4个小时。

    关天培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腕表,现在还不到凌晨两点,他们抵到的时间是早上五点多,格雷克就算停泊了再多的欧洲战舰,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全处在战备之中,完全可以偷袭的。

    关天培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他的副手张保人都傻了。在张保的记忆力,关天培是一个十分沉稳的人啊,可现在这个计划却充满了赌博的气息。这要是后头入口处被欧洲人的战舰给堵住了,他们就要被关门打狗了。

    可以说关天培这一回赌的就是,在白鹭号和雨燕号逃窜的时候,不会在入口海域碰到欧洲人的战舰,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麦哲伦海峡是欧洲人驻防的重点,与马岛联系密切。两者间的运输船,至少是运输船,那是近乎天天都有往来的。

    虽然这地方就在后世的阿根廷国界内,但是从布宜诺斯艾利斯运输物质到格雷克绝对没有马岛方便,前者距离格雷克的距离太远了,必须要寻找一个中转站。

    而至于阿根廷地区那广袤的南方领土,那几乎是看不到城市的,别管后世的巴塔哥尼亚高原有多少人,现在现在这个时候,占据了阿根廷整个南部区域的巴塔哥尼亚高原,那近乎就是无人区。就算是21世纪的阿根廷,这地方也是人烟稀少的很。

    16世纪末,西班牙人想使巴塔哥尼亚沿海地区殖民化,以肃清英国海盗,但在圣马蒂亚斯海湾建立一个殖民地的计划失败。1778年英国也试图在上述海湾殖民,西班牙人的反应是在巴塔哥尼亚首先建立两座城市:圣何塞及别德马。1780~1807年西班牙人在德塞阿多港建立了一块殖民地,但3年后这一地区已无欧洲人的殖民地。

    所以说,这块近乎占据了阿根廷四分之一面积的高原地区,是无力为战争提供任何的帮助的。

    如此,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成了南大西洋舰队主要补给港口,马岛成为了南大西洋舰队的总基地,格雷克和埃斯塔多斯岛,那就是从马岛上延伸出去的两个分叉。

    关天培这完全就是在赌博。

    但军队里施行的是一把手负责制,军事主官拍板决定一切,关天培下定决心要赌这么一把,张保他们就只能跟着关天培一块进场。

    然而就在关天培带领着两艘机帆船向着格雷克一头扎下去的时候,距离格雷克10公里外的第一狭水道的西侧端点,几艘小艇在漆黑的夜色里,在海浪声的掩护下已经轻轻地靠上了岸边的沙滩。

    一支由三十名海军陆战队的精锐和侦查部队的尖兵组成的队伍,悄悄的上了岸边。

    几华里外的一处山头上,一道道由火焰聚集起来的亮光正在不停地扫视着周边。这是欧洲人的探照灯,在陈汉的探照灯‘技术’被曝光之后,欧洲人也想到了他们的老祖宗——阿基米德的‘死光’,然后他们就‘心安理得’的用起了探照灯技术。

    不仅是一些军事要塞上,还有各地的灯塔上,‘死光’是频频出现,一如现在。

    叶廷洋也不知道欧洲人现在是不是已经提高了警惕了,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掐灭欧洲人在第一狭水道西部的观察点,然后让两个团的陆战力量好投入到陆地上,之后,欧洲人就是已经发现了他这支大舰队又何妨?叶廷洋还乐意让欧洲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他这儿呢,那样,陆战队得手的几率更大。

    黑夜是军事行动做好的掩护伞,就算上头有一道道灯光照着,也顶多让特遣队小心谨慎一些。

    这个时代,探照灯都是残废级的,根本打不多远,别说是一里开外,就是二百米的地方都已经糊成一团了。所以先遣队只要小心一些,他们一直摸到了观察点的山包下了,上头的人也半点没有察觉。

    只是对于先遣队们来说,真正需要关心的并不是观察点上的这些欧洲士兵,欧洲人并没打算在这儿做防御抵抗的想法,这里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观察点,唯一的作用就是提前示警,通风报信,就像过去的烽火台一样。

    以先遣队的能力,抹掉这个哨所,还让里头的欧洲人半点也发不出信号来,是轻而易举的事儿。但困难的是,他们不能确定周遭是否还有欧洲人的暗哨。

    第一狭水道虽然只有区区十一二公里长,却也不是现在科技条件下一颗信号弹就能传送信号过去的。那必然是有接力点,这个接力点才是先遣队需要观察的重心。因为后者是暗,前者是明。

    摆在明面上的观察点不可怕,隐藏在黑暗里的暗哨却祸害更重。

    但两个团的陆战部队还是在第二天的晨曦中登上了火地岛,因为黎明前响起的炮声,关天培很彪悍的对着格雷克打出了炮弹,虽然这个时间很短暂,但东面骤然而起的爆炸声给先遣队创造了良好的机会。整个观察哨里近二十名欧洲士兵,一声未吭的全部被撂倒在地。

    然后叶廷洋就顾不得许多的让大舰队直接抵到第一狭水道西端海岸,然后足足五千余人的陆战部队被送上了火地岛。

    叶廷洋在听到狭水道东边响起的炮声的时候,人都是有些发懵的。可以肯定,蔡牵一定是成功的通过了德雷克海峡,但现在他竟然打着舰队袭击了格雷克,这胆量真的是让人吃惊。

    要知道蔡牵舰队最初的定义只是尽可能的调动欧洲舰队,尽可能的吸引他们的目标。而这还有什么比炮击格雷克更能让欧洲人目瞪口呆的呢?去炮击马岛吗?

    却哪里知道这是关天培有感于之前的分瓣梅花之计效果不好,他们丢了一艘机帆船,这让勒美尔海峡伏击战的成果大打折扣,一艘机帆船的份量可一点也不比一艘三级风帆战列舰轻,两者兑子之后,伏击战的效果就只剩下了一艘四级风帆战舰和一艘巡航舰了。

    关天培很不满意,他要来一个更大的新闻,在一定几率的基础上,他就敢来赌一把。

    同样是在早晨的阳光下,几艘三四百吨的蒸汽小艇也进入了狭水道,他们尽可能的靠近格雷克,然后放下一颗颗触发式或明火式的漂雷,它们会顺着海水直直的流到狭水道出口的。就算欧洲人在出口布置下了障碍,触发式的水雷是破坏不了,但明火式的呢?

    十公里可能都不到,依照海水的流速,水雷抵到格雷克,可用不了太长时间。

    ……

    叶廷洋是一个果决的人,拿定了主意之后,就坚定不移的执行下去。在五千多人的陆战部队被送上岸后,在布雷艇忙忙碌碌了几个小时之后,五艘一两千吨级的机帆船出现在了第一狭水道的航线上。

    一团团烟雾接连升腾起来,巨大的让人耳膜震裂的爆炸声连成一条线。五艘机帆船对阵两岸的平安地带不停地开火,爆炸声轰然如同天际落下的连串霹雳,让人感到声音始终在耳朵里震响,就从没停过。

    这种沉闷得让人压抑的爆炸声和炮台外人听到的声音是完全不同的。某个暗堡的少校指挥官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像现在这样猛烈的炮火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不过,这也只是打个热闹罢了。

    就少校指挥官看来,炮弹的落点根本没有什么规律可言,东一发西一发落的遍地都是,十分的盲目。显然自己并没有被中国人发现。

    这种没有什么规律可言的、盲目的轰击,虽然能够对港区、码头和城区造成一定的损失,但对他这座隐蔽炮垒是半点实质性的威胁都没有。

    只是如此的‘狂轰滥炸’却让他损失了一名老练的炮兵上位,想想都让少校指挥官郁闷到极点。

    后者是在炮垒的观察哨上被蹦飞的石头砸中的,整个观察哨都被砸塌了,里头的人全死光了。

    只是眼下还不到他们开火的时候,中国人的战舰进入的距离还有点短,若是再近一两公里,前头的主炮台开火了,他对上帝发誓,一定会‘热情’至极的招待这些来客的。

    ……

    此时的格雷克,之前停靠的战舰已经减少了一大批,但其余的战舰上水兵齐备,各个炮垒和桅盘上,瞭望手全部在位。整个格雷克已经进入了战备阶段。

    这里的指挥官是卡斯伯特·科林伍德,是英国的海军中将,一位精力充沛,感觉敏锐的指挥员,也是一位炮术专家,对政治和外交也有独特的见解。

    卡斯伯特·科林伍德是纳尔逊的好战友,眼下的职务也是纳尔逊全力为其张罗的。

    英法大海战里,纳尔逊指挥的英国地中海舰队并没有一举歼灭法西联合舰队的主力,当然,在两方的决战里,英国依旧是获得了一次不可多得的胜利,纳尔逊一举被晋升为海军上将,同时被晋升为伯爵。

    但死了的纳尔逊成为了英国海军的精神旗帜,活着的纳尔逊只是一位杰出的海军将领。

    “轰……”

    卡斯伯特·科林伍德已经知道了西面出现的敌人,但还没等他派出的巡航舰去向马岛通信,以及有可能的话追回黎明时分追击那两艘中国战舰而去的军舰,科林伍德的耳朵边突然的被一声巨大的轰鸣声给笼罩住。

    “上帝啊……”科林伍德真的吓了一跳,因为这声巨响是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爆出的。

    不过当他走到窗户处,看向海湾的时候,整个人都呆愣住了。

    “上帝啊,上帝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