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四章八 八域震变!

    星域和星域间的距离,往往遥远漫长。

    除非有跨域的空间传送阵互通,不然即便依仗星河古舰,也需要进行长时间的穿梭。

    天莽星域和雪域,还是毗邻的星域,可聂天一行人,乘坐着星河古舰,依然用了数月时间,才真正踏入雪域的境内。

    期间,他们仅仅因阴影老怪和血绝子,稍作停顿。

    大部分的时候,聂天等人,都在专注于自身的修行。

    待到那艘星河古舰,开始在雪域显现时,聂天借助储物戒内,囤积着的众多灵兽肉,终于令那道青色血气,再次进入蛰伏。

    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令青色血气沉寂蛰伏,还多亏了血绝子。

    青色血气吸纳足够血肉精气后,他又以火焰灵石、星辰石、木属性的灵石,日夜凝炼灵丹。

    星辰灵丹内,有九星花,草木灵丹内,有三片奇异树叶。

    这两种异宝的存在,令他吸纳星辰石、木属性灵材的速度,大幅度提升。

    数月修行,他的星辰灵丹和草木灵丹,都洗练了无数次,变得透亮,聚涌的星辰精华、草木精华不少。

    只是,火焰灵丹的淬炼,和另外两个灵丹相比,效率就弱了不少,有点拖后腿的感觉。

    “和灵丹属性同宗同源的异宝,有助于灵丹的凝炼,火焰灵丹内,欠缺一物,所以才会如此。”

    聂天思索着,看着堆积在眼前的,一块块天炎晶。

    “火龙吟、离火真诀,这两种法决的修炼,和火焰灵丹息息相关。火焰灵丹内炼化的炎火不足,很难将火龙吟和离火真诀,修炼到高深地步。”

    皱着眉头,聂天喃喃低语:“最近半月,那种时不时被人窥视的感觉,愈发清晰。难道真是毁去极炎星域的那一簇神火?”

    此事,令他困惑不已。

    “呼!”

    星河古舰临近一个域界,那域界为雪域之中,众多域界之一。

    雪域的天冰宗,应当已经得知他们过来的讯息,不过却按兵不动,途中没有天冰宗的星河古舰冒出来拦截。

    星河古舰,从那个聂天不知名的域界,悄然驶过。

    在他们消失半个时辰后,一束火炎流星,沿着星河古舰离去的方向,追随而去。

    那束火炎流星,只是惊鸿一现,又迅速消失。

    可那终年大雪纷飞的域界,竟然受到那束火炎流星的奇妙影响,内部的星核仿佛有了变化。

    那域界的大雪,居然因此而停止飘落,寒冰彻骨的域界,隐隐有了一股炎热感。

    这种炎热,令那些在域界内常年苦修的,拥有寒冰属性气息的炼气士,极度不适应。

    “发生了什么,飞雪域的漫天大雪,怎么会不再飘零?”

    “飞雪域,让我有了一种冰雪消融的感觉,这不利于我们的修行!我们的修行,需要在极寒的域界啊!”

    “第七位星辰之子,乘坐的那艘星河古舰,从我们飞雪域路过,难道是他?”

    “只是路过而已,他又不是五行宗火种的宗主,神域级别修为,不可能单单以气息,就改变飞雪域的酷寒环境吧?”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管了,赶紧将此事,向天冰宗禀告!”

    “……”

    聂天乘坐的星河古舰,朝着晶雪域飞逝着,沿途,又陆续越过数个极寒域界。

    雪域的域界,几乎全部都是冰寒冷冽的天地,也是如此,天冰宗才会成为雪域唯一霸主,不修炼极寒之力者,是很难忍受雪域众多域界的酷寒环境,能够长时间于此苦修,进阶修为的。

    一个个极寒域界,在聂天等人的星河古舰经过后,都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有的域界,冰冻千万年的冰川,竟有了融化迹象。

    还有的域界,寒气大幅度减弱,地质结构有了巨变,开始频频有地震,令许多以岩冰建造的城池,一夜间沦为废墟。

    众多依附天冰宗的势力,或本就是天冰宗分布的区域,都出现重大损失!

    终于,星河古舰成功抵达目的地——晶雪域!

    晶雪域那极寒山谷,众多冰山之间,寒晶老祖白雪般的眉毛,轻轻跳动着。

    在他身旁,站着一位天冰宗,虚域后期的炼气士,也是修炼极寒之力。

    那人,就在山谷冰冷的岩石地上,刻画出一幅简略的星辰图,星辰图将一个个域界,以白色球体描绘出来。

    一条笔直的冰晶白线,将八个白色球体,串联起来。

    “这,就是星辰之子途径之地!”

    那人以指尖,轻轻划过八个代表着不同域界的白色球体,脸色阴沉如水,“八个域界,都传来消息,域界地质结构有了大变,有的地震爆发,要的冰雪消融,有的冰川碎裂,给我们造成了巨大损失!”

    寒晶老祖大受震动,低喝道:“此事,你怀疑和星辰之子有关?”

    “怀疑,可又觉得匪夷所思。”那人揪着头发,懊恼不已,“不论我怎么猜测,都想象不出,那星辰之子有什么能力,仅仅只是路过,就改变域界的根本!世间,有能力造成这种天灾的,恐怕只有修炼火焰法决,且达到神域的人物!”

    “也只有这类人物,从极寒的域界经过,从其火焰神域内释放的气息,能引发天地异变,令万年冰寒的域界,滋生出天灾般的自然演化!”

    “可这样的人物,绝不会无故在雪域现身!就算那聂天是第七位星辰之子,也绝无可能在目前这个境界层次,请动这样的存在!”

    寒晶老祖沉吟着,道:“有没有禀告雪峰老祖?”

    “老祖在闭关,我将消息送进去了,就是不知,他有没有及时看到。”那人哭丧着脸,正欲讲话,忽然一震,骇然看向苍茫天空。

    夜幕如水,星光点点,一艘星河古舰,如冲离深海的巨兽,穿透域界屏障,猛地显露而出。

    “来了!”

    寒晶老祖冷哼一声,眼瞳深处,寒光四溢。

    那块镂空的坚冰内,以樊锴为首的陨星之地强者,仰望天穹,轰然一震。

    “聂天来了!”

    从他们的眼中,燃烧出希望的火芒,他们身子都在小幅度颤抖。

    ……

    星河古舰穿透域界,降临到晶雪域时,聂天一行人,就从船舱到了外面,再也不必担心会有星河内的杂质渗透体内。

    “切记,尽量不要大动干戈。”景飞扬深深看向聂天,道:“这里是雪域,天冰宗的腹地,一旦和天冰宗撕破脸,我兴许能全身而退,可你们……我是没有信心都护住的。我们下去后,看看天冰宗会开出什么条件,和他们周旋一番。”

    “能不动手,就不要动手,这点要谨记。”

    聂天点了点头,说道:“我这趟过来,只是为了救人,不是要杀人。更何况,我也明白,目前的我,还没有能力以自身力量,将天冰宗搅的天翻地覆。”

    “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景飞扬暗松一口气。

    他和聂天接触时间不长,可通过种种迹象,还有一些事迹,早就知道聂天脾气不太好。

    万一和天冰宗闹僵,有雪峰老祖和寒晶老祖两位圣域在,加上雪峰老祖还是圣域中期,他都不知道如何收场。

    星河古舰渐渐放缓速度。

    “那边,寒晶老祖的气息,就在那座座冰川之间!”景飞扬调整着方向,星河古舰一点点沉落。

    聂天抬头去看,也立即瞧见禁锢着樊锴等人的坚冰,知道白蔷薇给出的讯息准确。

    “来人可是碎星古殿的聂天?”寒晶老祖的声音,从山谷传出,周边一座座山川,似突然震动,有大块大块的冰雪,从山体内飞落下来。

    座座山川,陡然释放出酷厉寒气,寒气如柱,一一冲天。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