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柳真元第的手段

    徐游看了一会儿,显然外门和内门的大比还是差了很多,刚才内门弟子的几场比斗徐游也是看到的,那是术法精湛,所用法器品级也要更高,精彩无比,外门弟子这边,因为所能施展的术法和法器都很一般,所以看上去稍显乏味。

    此处是炼器峰外门的比斗场,其他峰的比斗,是在各自山峰内进行,只有最后决出名次,才会各自排出内外门百强弟子,互相交流切磋。

    所以徐游在炼器峰外门当中,也不认识谁,看了一会儿,大部分比斗都十分无聊,不过也有精彩的。

    这时候前面传来一阵叫喊,徐游度步过去一看,眉头一皱,此刻在场上比斗的,居然是那个柳真元。

    此刻柳真元依旧是一副冷傲姿态,仿佛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周围的弟子也都说,这次大比,柳真元依旧会是炼器峰外门第一,这一点毋庸置疑,而柳真元所要追求的也不是炼器峰外门第一,而是过几天六峰内外门精英弟子之间的比斗切磋。

    和柳真元比斗的也是一个炼器峰外门精英弟子,至少也是炼气三层的修为,不过和柳真元那轻松写意相比,这个弟子就是一脸凝重,如临大敌。

    “梁坤,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认输吧。”柳真元扫了一眼对手,面带不屑的说道,而对面叫做梁坤的外门弟子则是一脸不服:“柳真元,都还没打,你怎知道我不如你?你是炼气三层,我也是,你炼器手段高,我也不低,你手里法器多,我也不少,为何要认输?”

    “哼,随你,只不过你是在自取其辱罢了。”柳真元说完,居然是伸手一拍腰间玉带,下一刻,在他周围三尺出现了一道灵罩,将他全身护在其中。

    “玉带灵光罩,听说是黄铜上品护身法器,附带灵光罩神通,刀剑难破,也不惧水火,在器榜排名是在六十一位,号称外门第一防护法器。”

    “不错,柳师兄这玉带灵光罩据说就连一些内门弟子都打不破,梁坤这次怕是要折戟而归了。”

    众人谈论,那边梁坤冷哼一声,取出一把法剑。

    这法剑上,此刻火光闪耀,上面居然冒出一尊火灵。

    “这是火灵剑,剑榜排位七十四,也是梁坤的成名之作,据说此剑真正恐怖的,是上面的火灵,可主动攻杀敌人,哪怕对剑术一窍不通者,使用此剑,也能力挫强敌,曾经梁坤在外历练,凭借此件焚敌数十人。”

    有人认出梁坤手中法剑,也是开口说道。

    说起来,这梁坤敢挑战柳真元,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他本就是炼器峰外门精英弟子,修为只是普普通通,勉强达到炼气三层,可他手里的法器的确厉害,此人炼制出的法器也是不少弟子争抢的宝贝。

    “柳真元,你还不祭出你的飞蝉剑?”梁坤火灵剑在手,气势爆棚,开口问道。

    结果柳真元哈哈一笑:“对付你,还用不着我的飞蝉剑,你还是先想法子打破我的灵光罩再说。”

    “你少瞧不起人。”梁坤大怒,就见他掐了个法咒,便见他脚下平地生风,这是寒剑门的‘云体风身’之术,可行走如风,出手如电。

    只不过这门术法不好练,一般的外门弟子还真没有几个能练成的,包括柳真元自己,都是因为怕吃苦,没有练成。

    想不到,这梁坤居然练成了,不过云体风身这门术法也是分了等级,梁坤也只是算是入门一级。

    可即便如此,此刻他的神行也是快如疾风,有时肉眼都跟不上他的速度。

    就见火光一闪,梁坤已经是到了柳真元左侧,抬手一剑斩过去。

    众人所见,梁坤的剑距离柳真元还有好几尺,正常情况,剑刃是碰不到对方的,但这一剑的价值不在于剑刃,而在于上面的火灵。

    那火灵如同火焰组成的半个人身,有身体,有脑袋,有双臂,剑斩之下,那火灵发出一声震天怒吼,单臂灌力,一拳就砸到柳真元的灵光罩上。

    就听到一声巨响。

    灵光罩上青光大作,那力量,足以将一块岩石砸个粉碎了,对撞的气流冲击出十丈之外,吹的周围弟子衣衫摆动不止。

    不光是力量,还有火焰。

    毕竟那是火灵,一拳之力最大的杀伤力是在火焰上,顷刻之间,柳真元的灵光罩上,就已经是包裹一层烈焰,烧的是噼啪作响。

    “哼,柳真元,我这火灵剑是重新淬炼过的,上面的火焰,我采集的是邙山不灭地龙火,你还以为这是普通火焰?哈哈,你今日必输无疑。”梁坤哈哈大笑,而场下众多弟子也是看得目瞪口呆,被那火灵的恐怖给震慑住了。

    其中,就包括徐游。

    徐游眼睛澄园,带着星星,暗道法器居然还能这么练,那火灵是好东西,自己也应该弄出来,因为自己不能修炼,如果能弄出火灵,谁敢动手,直接召出来,打人根本不用自己动手,那才是爽。

    于是徐游仔细观察,不愿意放过一丁点细节。

    那边柳真元的确轻敌,不过他毕竟是外门第一,虽然刚才一下也是吃了不小的亏,但毫无疑问,梁坤的火灵还没有轰破他的灵光罩。

    “梁坤,这是你自己找死。”柳真元也怒了,他本打算让梁坤知难而退,没想到对方居然得寸进尺,当下就要取出飞蝉剑,那边梁坤这时候冷笑道:“柳真元,你说你不用飞蝉剑,莫非,说话不算话?”

    柳真元一愣,他的确说过不用飞蝉剑,众人所见,肯定是不能食言,当下是冷声道:“梁坤,我说过,不用飞蝉剑,照样能赢你。”

    说完,取出另外一样法器。

    那是一个铁环。

    上面刻印着诸多法印,带着一种冰冷的生铁韵光,一取出来,立刻是将周围的温度都带低了几分。

    “那是什么法器?没见过啊!”

    “没错,的确是头一次见,器榜上也没有这个。”

    “难道,是柳真元新炼制出的法器?”

    众多弟子一脸疑惑,梁坤也是一样,他本能觉得不对,所以打算速战速决,立刻是施展云体风身,一步冲去,抬手就斩。

    “柳真元,你少故弄玄虚,今天,你输定了。”

    “那可未必!”

    柳真元冷笑一声,道了一声去,下一刻,他手中的铁环居然是如同幻影一般分裂出十几个,一起飞出,每一个都带着浓烈的寒气。

    有几个直奔梁坤而去,后者急忙挥剑斩出,剑上火灵一拳就将其中一个铁环打爆,只不过下一刻,那爆裂的铁环居然是爆发出一团恐怖的寒气。

    那寒气肉眼可见,周围地面更是瞬间结出一层冰霜。

    梁坤身上也是有一层冰霜,而最惨的是他的火灵剑,火灵被这冰爆波及,立刻是衰退不少,毕竟冰火不容。

    梁坤见状倒吸一口气,此刻其余的冰环也飞了过来,一时之间他是手忙脚乱,但还是被几个冰环炸到,不光是手中的火灵剑被震飞,他自己也是被打出几丈开外,脸上,手上,衣服上,尽是冰碴子,他脸色苍白显然冻的够呛。

    不用问,这一局获胜者是柳真元。

    “他这么厉害?”徐游也是诧异,看起来对方炼器峰外门第一果然是有些手段,换自己上去,也绝无胜算。

    当然,如果徐游有更好的法器,那是另当别论。

    这边柳真元得意洋洋,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走下高台,而便就在这时,那边有几个弟子从远处走来,边走边道:“诸位,诸位,武尊峰那边的大比也有了结果,原本在武尊峰外门排名第五的沈拓,这次剑败强敌,更是将原本的武尊峰外门第一胡元朗击败,现在是位列武尊峰外门第一。”

    显然,这几个弟子是专门跑去打探消息的,这些消息正是将来暗榜排位的关键。

    众人一听这个消息,立刻是面色一变,露出震惊之色,而柳真元听到,更是脚步一顿,脸色难看,带着不敢置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