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火箭五天袭

    ()  虽然刘晔指挥的投石车攻击距离可以翻倍,但能打击到黄祖的核心战舰,就代表着双方已经很接近了。在大小上千艘战舰、连绵十余里的水战,就意味着已经是短兵相接了。

    按正常的速度,再过片刻,江东军的主力舰队就要进入到黄祖的投石车的攻击范围。

    然而,就在刘晔的第五轮攻击下达、石块飞出之后,江东军的舰队却忽然间改变了航向,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在黄祖的投石车的攻击范围外擦肩而过,让已经做好正面迎战准备的黄祖出离了愤怒。

    这是对自己**裸的藐视,黄祖如何还能再忍。

    “还击!”黄祖怒吼着下令。

    早已准备好的士卒立即行动起来,须臾之间,大量的石块向着江东军的战舰袭击而去。

    虽然小型投石车无法攻击到江东军的型楼船,但两者之间还是有大量的小型楼船以及斗舰艨艟,总有不走运的被击,或者受伤,或者沉没,引发一阵混乱。

    而黄祖的旗舰,唯一的大型楼船,装载着的型投石车,攻击距离远超小型投石车,可以对江东军的型楼船造成威胁。但大型楼船毕竟只有一艘,装载的型投石车也不过12架,攻击密度远不如数量众多的小型投石车,以投石车的精准度,若能击目标,就可以说是运气爆表了。

    当然,黄祖没有这么好的运气,第一波的十二架投石车,没有一发石弹击江东军的型楼船,只误副车,击了一艘走舸,直接将那艘小船击毁,片刻后就沉于江底。而走舸上的水兵,就算水性再好,在如此的战阵,也很难幸存下来。

    周瑜自然不会任由黄祖反击,在不断的指挥舰队运动,始终和黄祖保持一定的距离,就在小型投石车的攻击范围之外。而刘晔,则是一直在不断的指挥投石车攻击黄祖的型楼船。

    距离近一些的小型楼船、斗舰,互相以弓箭压制对方的战舰,击杀敌人以消耗水军的有生力量;处于最前方的走舸、艨艟,一旦靠近,就是接舷战。处于投石车和弓箭的双重威胁下,这些先登士卒承担着最危险的任务。也正是他们的慷慨赴死,才保证了军周瑜能按自己的意图调动水军。

    一刻钟之后,终于黄祖军的一艘型楼船受损严重,已经无力在继续待在战阵之,被迫退出追击。又是半个时辰的交锋,黄祖军又有艘型楼船退出,其一艘甚至来不及撤离战场就逐渐沉没。

    这是战斗开始以来第一艘沉没的型楼船,不同于之前以优势兵力碾压黄祖,是江东水军的一次巨大进步。

    当然,江东军也不是没有损失,在不断的运动,曾经黄祖突袭过一次,瞬间将距离拉倒一个很近的地步,小型投石车终于计入了型楼船的攻击范围,导致一艘型楼船重伤退出,两艘轻伤。而同样的,黄祖付出的代价更大,那沉没的型楼船,就是在这次突袭遭到重创。

    ……

    又是一个时辰,经过数十里的航行,双方已经呈现南北对峙的局面,黄祖失去了上游的有利局面,加上在战争损失远超江东军,攻守已经互易,周瑜终于取得了战争的主动权。

    江水东流,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不知吞噬了多少人的性命。

    战争在继续,不分出胜负来,是不会轻易结束的。

    对黄祖来说,这是雪耻之战,只有在水战击败江东军,才有会守住江夏,保证荆南的战事的顺畅;而对周瑜来说,他只有这一次会,刘晔虽然很强悍,但若是黄祖有了防备,自然能找出应对的办法,唯有这出其不意,才最有可能击败黄祖,这次若无法建功,接下来的战事就将陷入僵持。

    双方都有必胜的理由,但胜者只有一个。

    “不能再继续运动战了,否则的话,前期击沉敌舰激起的高昂士气将逐渐平复,黄祖也将逐步调整之前的失误,变得更加难缠。”旗舰之上,周瑜心里想道,“唯有给他尽快击败自己的希望,才能让黄祖放一搏,从而找到会。”

    想到就做,这就是周瑜的风格。令旗挥动处,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散布于江面的战舰一边进行着战斗,一边不断向周瑜的军靠拢。

    “正面决战要来了。”许多人心里想着。

    黄祖自然也“察觉”到周瑜的意图,他却是认为之前因为自己损失了几艘战舰,让周瑜被良好的战绩冲昏了头,想要正面击败自己。这是黄祖所期盼的,他自认为江夏水军战斗力强于江东,一旦正面决战,自己将迅速击败江东军。所以在周瑜准备的同时,黄祖也一样开始集结战舰,准备着决战。

    当双方集起战舰后,以刘风双眼所见,已经比最初相遇时少了许多,虽然依旧是遍布于江面。

    隆隆的战鼓声响起,排列好阵势的舰队向着江夏军冲杀而去,同一时间,黄祖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居于大型楼船上发号施令,命令水军迎敌,拉开了正面“决战”。

    但事实往往出乎意料。

    周瑜军的小型投石车的攻击距离远超黄祖军,在拉近到一定距离的时候,就开始一边倒的压着黄祖的战舰打,在短时间里将剩余为数不多的石块倾泻到黄祖的军,又将两艘本已受损的型楼船打出了战阵。

    而当刘风的主力战舰终于进入到黄祖投石车的射程的时候,还未等黄祖下达攻击命令,忽然间,黄祖就看见一片火雨自江东军的战舰上飞起,落到自己的战阵。

    “火箭天袭”,这是周瑜的专属技能之一,在水面作战时,威力更甚,尤其是对战舰来说。

    这是周瑜在刘晔之后的另一个底牌。

    弓箭的攻击距离自然比不上投石车,即便有周瑜的统帅加成也是一样。但和投石车不同的是,弓箭的数量足够多。

    水上作战,以弓箭为先,这话可不是虚的。而加了火的箭矢,更是木质船只的天敌。

    几乎是在瞬间,江夏水军陷入混乱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