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百章 困斗

    。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众人大惊,急忙面朝赵九飞出去的方向,他们听见赵九的声音飞快地远离,很快就听不见了。

    “有人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吗?”桓藏连忙问道。

    贾叔说:“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拖出去的。”

    “大家都面朝外,全力戒备!”桓藏说,“这一块异凶之地好像是把一个异兽的巢穴突然移到这个地方来了一样,非常古怪,在我们刚进来的时候,就有一股奇怪的力量,似乎是维系这片领域的力量,现在,我感觉这股力量在减弱,这片凶异之地也一定在收缩,当前之计,唯有死守,等待维系这片凶域的力量减弱。”

    “桓总管,会不会是封印?这里原来就异兽的巢穴,封印被打开,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贾叔问道。

    “有可能!但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此地有过封印的记载。”桓藏说。

    “桓总管,这片凶域的力量减弱,要等多少天啊?”卢梵儿问道,她此时就紧靠在桓藏的右手边。

    这还是父女见面以来,卢梵儿向桓藏说的第一句话,桓藏一激动,说:“具体多少天,还不清楚,不过,我一定竭尽所能,不让你受到伤害!”

    龙昊怪异地朝桓藏望了一眼。他不清楚桓藏和卢梵儿的关系,他还以为多年以来都如同古井一般的桓总管,见了卢梵儿的美貌,都被迷住了呢。他上一次听桓藏讲过灵华国种种奇怪的规矩,知道喜欢上灵华国女王的种种危险,所以他在刚见到卢梵儿时,虽然被卢梵儿的美色弄得有些失态,不过后来终于强行断了非分之想,心想自己只要得到染儿就行。但现在桓藏都被迷成这个样子,将来不怕灵华二老来找麻烦吗?

    陆超然也觉得桓藏的话有些古怪,这个桓总管对卢梵儿也太关心了。不过此时形势太紧张,根本没有功夫去细想这个问题。密林外那个神秘的怪物应该正在想办法怎么像抓赵九一样抓他们,但它又不急着出现,气氛反而令人窒息。有一种人为刀殂我为鱼肉的感觉。

    在这样紧张的寂静中,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这个时候,时间仿佛走得特别慢,似乎是过了很长的时间。众人的警戒心又有些麻木起来。此时人群中又是一阵惊呼,这一次是钱八,他也像是被什么东西拖向密林之外,反应最快的还是桓藏,他立刻一剑挥出,白麒剑贴着钱八的身体掠过,砍向钱八的身后。另外贾叔、曹三和陆超然也几乎是同时出剑,刺向钱八身后。数道剑气或者炽烈耀眼,或者无声无息,随着钱八的身体一起没入瘴雾,朝密林外飞去。然而这些剑气都没有什么结果,八成都砍空了。

    桓藏有些惊讶地望了陆超然一眼,说:“陆超然,好剑法!!!”如果是单独看他杀敌,还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印象,这一次,等于是陆超然直接与贾叔、曹三和桓藏的剑法直接比较。桓藏觉得与自己比尚有距离,但是比贾叔,已经落后不远了,比曹三,似乎还要强一分!而他,还不过是一个灵运境初阶的修士!

    难怪自己的女儿会看上他啊,桓藏有些得意地想。

    染儿听见桓藏的评价,有些惊喜地望了陆超然一眼。自从她看到陆超然枕着卢梵儿的腿睡觉后,到现在一直还没和陆超然说过话,龙昊也一直陪在她左右,将她和陆超然隔开。但她心里始终留意着陆超然的一切。刚才那次反击,已经可以看得出来,陆超然的反应居然已经可以跟上贾叔他们,还能获得桓藏的欣赏,这可相当了不起。

    龙昊此时的心中则泛起一层酸苦之意,一直以来,他都是众人眼里的头号天才,在年轻一辈里,他的武技与修为毫无疑问,都是远远超出他人的。可是刚才,他竟然都没有来得及跟上他们出剑,他意识能跟上,但是手还没来得及动,他们就已经出手了。陆超然在剑法上,俨然已经可以和贾叔等人相提并论。刚才那种耀眼的表现,本来应该是属于他龙昊才对啊!现在龙昊无比希望陆超然立刻栽一个跟头,让大家收回对他的赞誉,或者立刻死掉,像赵九和钱八一样,被密林外那个怪物拖出去。

    桓藏称赞完陆超然,心情却越来越沉重了。那个怪物居然能在他的眼皮底下,连续将两个高手拖走!来得无声无息,毫无预兆!既然连钱八都可以拖走,那么下一个是谁呢?按照实力来说,北宫染、卢梵儿和陆超然都有可能,不过陆超然现在的实力有点搞不清。这可让桓藏开始着急了。他并未完全恢复,现在又必须一直保持警戒,无法调理自己的伤势与真元。这使得他没有绝对的信心来对付这个未知的异兽。但是现在自己的女儿随时都有被拖走的危险啊!

    那个异兽得手两次之后,又是长时间的安静,这种压抑的氛围简直要把人逼疯掉。桓藏的鼻尖开始冒汗,如果自己的女儿不在这里,他还可以冷静地应对,但是现在,他心有些乱,他很想冲出去斩杀那个怪物,确保自己的女儿不被它伤害。可是现在完全不清楚这个怪物的方位。

    而此时,陆超然的心情一点儿也不比桓藏轻松,他的想法和桓藏差不多,只不过,他想保护的人是染儿。因为染儿是他心里最柔软的那一块,因为他对染儿有过承诺,一定要保护她!因此,他也在想着,冲出去斩了那个怪物。否则,下一个被拖出去的,很可能就是染儿!

    他的实力,虽然还远远比不上桓藏,不过他有利的一点是,他的真元已经恢复到全满。他不停地通过精神感应问小离:“小离,你能判断出它的方位吗?”

    小离站在剑宫里,紧锁眉头,望着剑宫门外的鸿蒙虚空,她迟疑地答道:“很难捕捉到,它的行踪太隐秘了。”

    陆超然问:“在宁城北山的时候,你的判断不是很准的吗?”

    小离摇头道:“那是妖气,与这些异兽的气息不同,而且现在这个异兽,尤其难以捉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