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道玄至,诛仙出

    “呼,总算是消停了,现在可以好好听我说话了吧。”

    周小宁抹了一下头上的汗水,一次性将这么多人拉进固有结界当中,而且还有不少六阶强者,这对周小宁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没想到几天不见,你竟然就掌握了如此神奇的能力,倒是我小瞧你了。”

    鬼王眯起了眼睛,刚才盘龙虚影虽然只是匆匆一现,但确实是把他吓到了,那种威势,比之鬼王宗信奉的兽神也是不遑多让,即便兽神复活,面对这两万士卒,恐怕也不轻松,就算最后能赢,也一定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也就是因为周小宁探听不到鬼王的心声,否则一定对他的这种想法嗤之以鼻,区区兽神,怎么可能是龙卫禁军的对手,兽神不出来也就罢了,否则周小宁非得让兽神尝尝龙游十方大阵的厉害。

    “今天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们打起来。”

    周小宁一脸淡定的看向鬼王道:“岳父大人,现在你愿意收下我的聘礼了吗,相信我,我可以帮助鬼王宗壮大到远胜魔教最强盛之时,我说到做到。”

    鬼王闻言,不得不沉思起来,只要有周小宁在,覆灭青云门就只是一个虚幻的美梦,除非他能够复活兽神,否则根本就闯不过这两万士兵的封锁线。可是兽神是说复活就能复活的嘛,其中难度之大,魔教四派努力了这么久,都没能成功。再说了,兽神一旦复活,到时候谁才是老大,兽神,还是他鬼王?

    相比之下,率领鬼王宗到另一方世界发展,无疑要轻松的多。只是这话听上去就像是无稽之谈,也不知道门下弟子接不接受得了。

    “贤婿,你的聘礼我手下了。我已经让幽姬带碧瑶回狐岐山了,你处理好这边的事情之后,就去狐岐山找她吧。”

    鬼王做出了抉择,他决定相信周小宁一次,希望真能如周小宁所说,鬼王宗到了另一方世界之后,能够更好的发展壮大起来。

    “岳父大人能够对答应,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相信碧瑶知道了也会开心的。”

    周小宁喜上眉梢,总算是搞定了一桩心事。

    “既然如此,那便放我们出去吧,我这个做爹的,也刚帮自己女儿张罗一下婚事了。”

    鬼王饶有深意的看了周小宁一眼,他也是一个过来人,怎么看不出碧瑶已经被周小宁吃干抹净了。而更让鬼王生气的是,周小宁竟然连一个像样的婚礼都没给碧瑶,当时要不是碧瑶拦着,鬼王差点忍不住去找周小宁算账。他鬼王的女儿,虽说不是什么金枝玉叶,但也是他的掌上明珠,怎能如此委屈!

    “额,岳父说的是。”

    周小宁此时还真有点汗颜,不光是碧瑶,毒岛冴子她们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而他却连名分都没有给她们一个。在外人看来,毒岛冴子她们只是周小宁的情人,而非妻子,虽然她们嘴上没说,但心里未尝没有想过,这确实是他的失职。

    “荒唐!周小宁,你若还自认是青云门之人,就趁早断了这个念头,魔教妖女,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水月绝对是进入更年期了,因为自身的一些经历,就看不得别人好了,明明是和她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事,她偏偏要横叉一手,难道不觉得自己管的太宽了吗?

    “够了!”

    周小宁大喝一声,同时全力放出龙威,全都压在水月一个人身上,别人怎么说他都可以一笑了之,但说他的女人就是不行!

    “水月,我敬你是长辈,所以才一让再让,你不要给我得寸进尺!”

    “喝!”

    龙卫禁军感受到周小宁的愤怒,同时将目光集中到了水月身上,两万人的气势汇聚成一股,和周小宁的龙威相互交融,同时作用在水月身上。饶是水月有着六阶的实力,也被这庞大的气势所慑,心神激荡之下,一口淤血吐出,竟是受了内伤。

    “老七,不可!”

    田不易虽然也看水月各种不爽,但终究是同门师兄妹,他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水月出事而什么都不做,更不想让周小宁背上一个欺师灭祖的骂名。

    眼见田不易求情,周小宁也就顺势收回了龙威。对于田不易周小宁还是很尊敬的,如非万不得已,周小宁真不想和田不易为敌。

    “老七,为师知道你向来都很有主见,为师也不拦你,但你要记得切不可堕入魔道,行伤天害理之事,否则为师就是拼着一死,也要清理门户。”

    田不易也不想让周小宁为难,从周小宁赶回来救援青云门,就可以看出他对青云门并非没有感情。周小宁的情况特殊,不能以常理对待,现在这样就很不错了,若是逼得太紧,反倒不美。

    “田不易,你怎么能包庇弟子到如此地步!”

    水月难以置信的看着田不易,她真的想不通,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让一向立场坚定的田不易,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事后我自会向掌门师兄禀明一切,一切后果都有我一人承担。”

    田不易的态度十分强硬,恐怕即便是道玄亲至,他也不会改变主意吧。

    周小宁感激的看了田不易一眼,这个师父没白认。

    周小宁转身之际,便将感激之情埋在心中,转而换上了一副威严无比的表情。

    “玉阳子,今天我不杀你,我撤走固有结界之后,你立刻给我滚下山去,十年之内不得冒犯青云门分毫,否则我定会让你的长生堂血流成河。”

    周小宁这已经是赤果果的威胁了,不过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本。

    眼下,毒神被周小宁重创,没个四五年是不可能痊愈的,当然如果他能找到什么天材地宝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万毒门精英弟子损失了不少,只要毒神不傻,短时间内他是不会出来搞事情的。

    鬼王宗不久之后便会整体搬迁到聊斋世界,所以也不用担心。

    惟独长生堂,玉阳子只是受了一点轻伤,门下精英损失的也不多,实力犹存,一旦少了鬼王宗的压制,它可就成了目前魔教第一大派,要是不威胁约束一下,指不定会多嚣张呢。

    玉阳子虽然心中不忿,但周小宁的实力摆在那里,他连反抗的念头都生不出来,不就是十年嘛,他还等得起,就当是休养生息了。

    周小宁见玉阳子如此识相,也没有再为难他,当即收了王之军势,放魔教众人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又一根搅屎棍来了。

    “魔教妖人休要猖狂!”

    “吼!”

    一声大喝与一声怒吼同时而至,紧接着便看到一个庞大的身躯从天而降,正是青云门的护山灵兽水麒麟。而和水麒麟联袂而来的,正是青云门掌门道玄,此时的道玄更是手持诛仙剑,气势腾腾的样子,完全是一副随时准备开杀的样子。

    “我就知道正道的人都是道貌岸然之辈,表面一套,背后一套,那个小子说了那么多,还不是为了拖延时间,他怎么可能那么好心放过我们!”

    也不知道是魔教中的那个二货说的话,却偏偏得到了广泛认同,正魔两道积怨已久,可不是单凭周小宁的两句话就能化解的。

    “说的没错,我们更他们拼了!”

    “抢了诛仙剑,杀光青云门!”

    “我们上!”

    “杀!”

    乱了,全乱了,不仅是长生堂,就连鬼王宗的弟子也有不少掺和其中。

    道玄刚刚化解了七尾蜈蚣之毒,便着急忙慌的赶了过来,并不知道周小宁已经将魔教众人劝退了。他只看到数百名魔教弟子发了疯似的冲上来,那择人而噬的表情,就连他这个修行多年的得道高人都忍不住心惊。

    来不及多想,道玄一剑挥出,凌厉的剑气直接将跑在最前面的几个人斩成两断。然而这并没有让那些魔教弟子感到畏惧,在血液的刺激下,他们反倒更加疯狂了。

    这下子青云众人也不再旁观,纷纷亮出法宝,和魔教弟子战成一团。

    “我p,老子都愿意支付世界本源了,还给我玩这一手!”

    周小宁气的都爆粗口了,他本来就站在双方阵营之间,现在正魔开战,直接就把他也给搅进去了,杀红眼了的人,可不会管身前的人是谁,谁敢阻拦,那便都是敌人。

    这场大战开始的有些莫名其妙,试问有哪个傻叉会想着硬刚手持诛仙剑的道玄啊。周小宁总感觉这里面有蹊跷,所以在躲避之余,他还展开了神识,想要寻找一点蛛丝马迹。

    别说,还真让周小宁找到了,虽然只是淡淡的一丝气息,但绝对是属于世界意识的力量没错。

    周小宁稍微一想,也就明白了世界意识的用意。若是道玄没有催动诛仙剑阵,他就不会被煞气侵体,还是那个德高望重,修为高深的正道魁首,如此一来,后续的很多剧情都无法发展下去了,到时候就算周小宁赔光新龙界的世界本源,都不一定补得上这个窟窿。

    不过理解归理解,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真心不好,看来有必要再让盖亚和阿赖耶找世界意识谈谈了,就算要不来精神损失费,也要让她在收补偿费的时候打个折,否则的话,这事没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