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神秘事章件

    谁说天空只属于鸟儿,如果乌龟有能力也可以于其中占有一席之地。王小八和王小九兄弟俩在空中翱翔,搜索着属于自己负责的范围,在高空中用神兽犀利的目力扫视着大地每一寸都不放过。

    鸟儿上天那是司空见惯,乌龟在天上那是因为变的极小极小地面上的人不看不见,如果人上天肯定会被当成怪物,所以郑晨是在地上走的。

    走走停停寻寻觅觅,看见个略微有些残破的房子都要过去研究半天,不过手里拿着手机和铂珺琪时而语音聊天时而发信息倒是又有了不少新的发现。

    铂珺琪的文字完美无缺到了字字珠玑的地步,每一句打情骂俏的文字里都带着意味深长的内涵,令人突然而生惊喜又不禁拍腿叫绝。

    语言得幽默那就更不用说了,时而冷冷的恶搞,时而热热闹闹的妙语连天,分分秒秒把以前所见的幽默大师都秒成渣,对比之下令人心生疑窦,原来以前所见的有趣都不过是悲剧罢了。

    拿着手机低头傻乐呵的少年各种事故悲剧,撞树撞墙撞人,最后终于明白了和老婆聊天脑袋会疼但又被吸引得欲罢不能,于是继续各种撞。

    十公里在空中走直线其实是个短暂的路程,两头神兽很快就完成任务又玩耍了一会这才下来钻入上衣口袋大本营汇报情况,归纳起来也就四个字……毫无线索。

    地面上的十公里曲曲折折其实很长,直到天色渐暗郑晨这才收工,于是踏着夜色对着手机说说笑笑磕磕碰碰的赶回家。

    晚餐之丰富的程度从三个生物滚瓜溜圆的肚皮就可以体现的出来,然后在巨大的庭院中游泳、慢跑、打闹加拌嘴各种消耗,直到夜声人静的时候郑晨依然在活动着显示出了对体育运动的无比热爱。

    第二天早上继续搜索,这次是向南十公里具体分工和步骤于昨日相同,依然是毫无发现不过却有不少的支线情节产生。

    王小八在天上和头老鹰干了一架,起先是相互瞅着对方都不顺眼,然后开始谁也听不懂个说个的鸣叫争锋,最后演变成斗殴撕打。

    做为主人保镖的神兽一直在渴望着战斗,对这次不期而遇的厮杀格外珍惜所以并没有依仗神力痛下杀手,而是保留着百分之九十九的实力享受着你来我往打斗的乐趣。

    老鹰在对方的鼓励中顽强拼搏直到精疲力竭羽毛全部掉光,最后落在了地上依然还被对方纠缠着,气的郁闷嘶鸣却又无可奈何。

    王小八踏上一只爪子之后和对手商量,“杀了你我于心不忍,放过你我又欲罢不能,……对了你有兄弟姐妹吗,只要是能打的把它们都叫过来,八爷我只是单纯的渴望战斗!”

    老鹰有没有叫来亲戚就不说了,王小九那边则是出了个不大不小的事故。

    “蓬!”一架智能飞行器在天空中爆裂开来,像是被子弹击中的闹钟一样琐碎的零件漫天飞舞。罪魁祸首的那颗子弹就是王小九,猛然看见地面上有个疑似源力所在标志性建筑的东西,于是激动的俯冲了下去,结果直接给下方正常行驶的飞行器来了个爆头。

    “不能怪我,只能说明你的质量太差了,还有你的雷达功能也不好,看见我也不知道躲避……”王小九东张西望,自言自语的为自己找借口狡辩着。

    虽然是架无人飞行器里面也没人,不过毕竟是属于自己全责担心有人发现找自己索赔,最后它心虚的逃离了现场。

    地面上的郑晨也出了一些状况,依然是边搜索边拿着手机埋头于语音加信息暧昧的闲聊中,不过忽略脚下注定是要有各种倒霉。

    先是踩到了猫尾巴,结果裤脚和鞋子被挠的稀烂,后来又踢碎了几个花盆,但依然不接受教训还在忘我的专注于你情我爱的信息甜蜜中,直到最后重重的一脚踏到了头藏獒。

    躺着晒太阳享受岁月静好的藏獒正值年轻气盛的年纪,平白无故被打断了睡觉不说头还被踹了一下,于是怒了,冲过去想讨回公道让对方见识下铁齿铜牙的厉害。

    郑晨被狗追出几十里外依然不能摆脱,最后急中生智坐着王小九飞上了天这才转危为安,但很快忘了所发生的一切,坐在乌龟壳上又进入了浑然忘我的聊天状态。

    王小九无奈只得驮着主人回家,谁料到就这个看似简单的举动却带来了一系列无法预料的后果。

    午餐,暖色调温馨的餐厅中一片忙碌,面对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三个生物毅然决然毫不留情的开动,啃骨头的啃骨头剥壳的剥壳喝汤的喝汤,挟菜的挟菜吧嗒嘴的吧嗒嘴连半句废话都没有。

    铂珺琪在一边端坐满意地微笑着,那目光中既有慈母的恩宠也有贤妻的温柔。欣赏了一小会她开口道,“你们继续吃饭不要停下,我这里有件事情需要对你们宣布。”

    郑晨携二龟同时在帮忙中点头,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吃饭拉呱那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也没有觉得有什么意外。

    “老公你最近不能出门了需要呆在屋内一段时间,这是我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铂珺琪美妙的声调里竟然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为啥?”郑晨觉得奇怪歪过头来询问,嘴角溢出了烧鹅的卤汁。

    铂珺琪严肃的神态道,“因为最近周围出了一点神秘叵测的事件,导致人生意外危险系数大大的提高,所以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我才做出的上述决定。”

    “什么神秘事件,女主银你说给我们听听啊。”王小八继续着暴食暴饮一心二用的叫喊着。

    郑晨舔去嘴角的卤汁拿了根牙签剔牙,靠在了椅背上不忘催促道,“老婆你快说说。”

    倒好一杯茶慢慢的啜,王小九则已经摆好了听故事的标准姿势。

    铂珺琪点头,“第一个事件是有头无辜的飞鹰被人拔光了羽毛,犯罪人手法极其毒辣凶残,似乎是个老道的惯犯所为,据警方推测此罪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正在对其行踪展开调差。”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