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话毒:五毒失心

    ()  传功长老说:“峨嵋派周芷若姑娘如果落在这小贼的,想必是贞洁难保。宋兄弟,此事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们必定帮助你夺回爱妻,决不能让纪晓芙之事重见于今日。”

    执法长老说:“大哥此言甚是,武当派当年庇护不了殷梨亭,今日自也庇护不了宋青书。宋兄弟投入本帮,我们若不给他出这一口气,不助他完成这番心愿,他好好的武当派掌门传人,何必到本帮来当一名六袋弟子呢?”

    丐帮群豪大声鼓噪,都说誓要宰了张无忌这个小贼,要帮助宋青书夺回妻子。赵敏将嘴凑到张无忌耳边,轻轻说道:“你这个该死的小贼!”

    这一句话似嗔似怒,如诉如慕,说来娇媚无限,张无忌只听得心一荡,霎时间意乱情迷。

    只听到宋青书含含糊糊的向群丐道谢,执法长老又问:“那小贼如何**鞑子郡主,你可知道吗?”

    宋青书说:“这间的细节,外人是无法知悉的。”

    陈友谅说:“启禀帮主,兄弟听了宋兄弟之见,倒有一计可以制得那小贼服服帖帖,令魔教上下尽数听令于本帮。”

    史火龙喜道:“陈兄弟竟然有此妙计,请快快说来。”

    陈友谅说:“这里耳目众多,虽然都是自家兄弟,仍然恐怕泄漏了密。”

    大殿语声稍停,只听得脚步声响,有十多人走出殿去,想是只剩下丐帮职份最高的几名首领。陈友谅说:“此事千万不能泄露半点风声,宋兄弟,两位龙头大哥,我们前后搜查一遍,看看是否有人偷听?”

    只听得嗖嗖两声,掌棒龙头和掌钵龙头已经爬上屋顶,陈友谅和宋青书在殿前殿后仔细搜查,连各座神像之后、帷幕之旁、匾额之内,到处都察看过了。张无忌暗佩服赵敏的心思敏,大殿除了这个巨鼓以外,确实没有其他更好的藏身处所。

    四人查察完毕,重回殿,陈友谅低声说道:“这事还需着落在宋兄弟的身上。”

    宋青书惊奇:“我?”

    陈友谅:“不错,掌钵龙头大哥,请你配几份五毒失心散,交由给宋兄弟带上武当山去,暗下在张真人和武当诸侠的饮食之。我们在山下接应,得之后,将张真人和武当诸侠一股擒来,那时以此要挟,何愁张无忌这小贼不听命于本帮?”

    史火龙首先鼓掌叫道:“妙计,妙计!”

    执法长老也说:“此计不错,本帮的五毒失心散十分的厉害,要在张无忌的饮食之下毒,他魔教防范周密,只怕难以得逞。宋兄弟是武当子弟,要去擒拿武当派的人嘛,所谓家贼难防,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到擒来。”

    宋青书踌躇说:“这个……这个……要兄弟去毒害家父,那是万万不可。”

    陈友谅说:“这五毒失心散是本帮的灵药,不过令人暂时神智迷糊,并不伤身体。令尊宋大侠仁侠重义,我们素来十分敬仰,决不敢伤他老人家一根寒毛。”

    宋青书仍不肯答应:“兄弟投效本帮,事先未得太师父与家父的允可,日后他们知道了,势必重责,兄弟已经不知道如何辩解才好。不过本帮向来是侠义道,与武当派的宗旨并无差别,因此也不算是大罪。但是要兄弟去干这等不孝犯上之事,兄弟决计是不敢答应。”

    陈友谅:“兄弟,你这可想不通了。自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古人大义灭亲,向来都是有的,何况我们的宗旨是在对付魔教,擒拿武当诸侠,只不过是箝制张无忌那小贼的一个方策而已。当年六大派围剿魔教,武当派不也出了大力吗?”

    宋青书:“兄弟倘若做了此事,一来良心不安,二来在江湖上被万人唾骂,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陈友谅:“刚才我为什么要八袋长老他们都退出殿去?为何要上下前后仔细搜查?就是怕此事泄露出去。宋兄弟,你下药之后,自己也可以假装昏迷,我们将你缚住,和你太师父、尊大人,以及众师叔关在一起,谁也不会疑心于你。除了我们这里个人之外,世上有何人会得知?我们只有佩服你是个能够担当大事的英雄好汉,谁会笑你呢?”

    宋青书沉吟半晌,嗫嚅说道:“帮主和陈大哥有命令,小弟原本不敢推辞,再说小弟新投本帮,自当乘立功,纵然赴汤蹈火,也当尽心竭力。只是人生于世,孝义为本,要小弟去算计家父,那说什么也不能奉命。”

    丐帮向来对于孝字极为尊崇,群丐听他如此说,均感到不便再强行相求。陈友谅忽然地冷笑一声:“以下犯上,那是我辈武林人的大忌,不用宋兄弟说,这个我也明白。但不知道莫侠和宋兄弟如何称呼?是他的辈份高,还是你的辈份高?”

    宋青书不语,隔了良久,忽然说道:“好,既然帮主和众位有命,小弟遵从号令就是。但是各位必须应承,决不能损伤家父半分,也不能丝毫污辱于他,否则小弟宁可身败名裂,也决计不能干此不孝的勾当。”

    史火龙、陈友谅等人尽皆大喜,陈友谅说:“这个自当答应,宋兄弟跟我们以兄弟相称,宋大侠便是大伙儿的尊长。宋兄弟就算不提此言,我们自然也会对他老人家尽子侄之礼。”

    张无忌心起疑:“宋师哥一直不肯答允,为何陈友谅一提到莫叔,宋师哥便不敢再行推辞,此一定有蹊跷。看来只有当面问过莫叔,方知端详。”

    只听到执法长老和陈友谅等人低声商议,在张丰、宋远桥等人毒之后,丐帮群豪如何上山接应。每逢陈友谅如何说,史火龙总是说:“甚好,妙计!”

    掌钵龙头说:“此时方当隆冬,五毒蛰伏于土下,小弟需到长白山脚挖掘,多则一个月,少则二十天,方可合成五毒失心散。从冰雪之下掘出来的五毒毒性不明显,服食时不容易知觉,对付第一流的高,倒是这等毒物最好。”

    执法长老说:“陈兄弟、宋兄弟两位,陪同掌钵龙头赴长白山配药,我们先行南下,一个月后在老河口聚齐。今天是十二月初八,定年后正月初八相会便是。”

    又说:“那韩林儿落在我们,甚是有用,请掌棒龙头加强看守,以防魔教截夺。我们分批而行,免得落入敌人的耳目。”

    当下众人纷纷向帮主告辞,掌钵龙头和陈友谅、宋青书人先向北行。片刻之间,弥勒庙前前后后的丐帮人众散了个一干二凈。

    张无忌听得群丐去远,庙再无半点声响,于是从鼓跃了出来。赵敏跟着跃出,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似喜似嗔地横了他一眼。

    “你究竟是谁?竟敢对我无理。”赵敏问道。

    “妳假扮我的身分,竟然不知道我是谁?”

    赵敏吃惊:“难道你就是魔教教主张无忌?”

    张无忌怒道:“哼,亏妳还有脸来假扮我的身分?妳这一个元朝郡主。”

    赵敏俏脸一沉:“怎么呢?我什么地方得罪张大教主你呢?”

    张无忌心想:赵敏虽然是他前世爱人结子所转世的女人,但她毕竟是元朝汝阳王的郡主,自已是明教的教主,明教与元朝是势不两立,自己实在是不适合与赵敏在一起。

    他走出了弥勒庙,赵敏追了出来,叫道:“张无忌,你往哪里去?”

    张无忌说:“我去哪里跟妳有什么相关?”

    赵敏:“我要你带我去找金毛狮王。”

    “金毛狮王下不容情,妳这不是去送死?”

    赵敏冷笑:“金毛狮王心狠辣,可不似你这等胡涂,再说金毛狮王杀了我,岂不是正好偿了你的心愿?”

    张无忌说:“我胡涂什么?我不愿意妳去见金毛狮王。”

    赵敏微笑道:“张无忌,你这一个胡涂小子,你心实在是舍不得我,不肯让我去给金毛狮王杀了,是不是?”

    张无忌喝道:“妳别啰唆,我让妳多行不义必自毙,妳最好离得我远远的,别叫我管不住自己,送了妳的性命。”

    赵敏缓缓走近:“我有几句话非问清楚金毛狮王不可。”

    张无忌起了好奇之心,问道:“妳有什么话要问他?”

    赵敏说:“等见到面你自然就会知道,我不怕冒险,你反而会害怕吗?”

    张无忌略迟疑了一下:“这是妳自己要去的,金毛狮王若对妳下毒,我也救不得妳。”

    “不用你为我担心。”

    张无忌怒道:“为妳担心?哼,我巴不得妳死了才好。”

    赵敏笑道:“那你快动啊。”

    张无忌呸了一声,不去理她,快步地向镇甸走去,赵敏跟在后面。两个人将到镇甸,张无忌停步转身说道:“赵姑娘,妳去见金毛狮王,那是非死不可,妳还是走吧。”

    赵敏嫣然一笑:“你在给自己找个不杀我的原因,我知道你实在是舍不得我。”

    张无忌怒道:“就算是我不忍心,那又怎么样?”

    赵敏说:“我很喜欢啊。”

    张无忌叹了口气:“赵姑娘,我求求妳,妳自个儿走吧。”

    赵敏摇头:“我一定要见金毛狮王。”

    张无忌拗她不过,只得走进客店,到了谢逊的房门之外,在门上敲了两下,叫道:“金毛狮王!”

    口叫门,身子挡在赵敏之前,叫了两声,房无人回答。张无忌一推门,房门却关着,他心里起疑,暗想以金毛狮王的耳朵之灵敏,自己到了门边,他便在睡梦之也必定能惊醒,若是说外出,为何这房门却又闩起来呢?

    他用力踹开门,啪的一声,门闩崩断,房门打开,只见谢逊果然不在里面。但看见一扇窗子开到一半,想必他是从窗子出去了。

    这一次周芷若与他同行,他走到周芷若的房外,叫了两声:“芷若!”

    又没有听到回应声,推门进去,看见周芷若也不在里面,炕上的衣包却仍然端端正正的放着。张无忌吃惊:“莫非是遇上了敌人?”

    叫来店小二一问,那店小二说没有看见他们二人出去,也没有听到什么争吵打架的声音。张无忌心里稍微安慰:“多半是他们二人听到什么动静,追寻敌踪去了。”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