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熬烈被1陷 鼍洁拦路

    “你……贱人!”

    敖烈哪里想到万圣公主被自己发现了私情,竟然还是无所谓的样子。一时之间竟然被僵在这里,只能是一声痛骂。

    “三太子,你骂本公主贱人也就罢了。最好别去找那九头虫的麻烦,我怕你的小身板还不够他一口吞的!”万圣公主好整以暇的坐到了牙床之上,满面嘲讽之色。

    “哼,那九头虫我自然会去再找他算账!”敖烈一声冷哼,“我再问你,前几日你缠着本太子带你去天宫,是不是为了盗取灵芝?”

    “三太子都猜出来了,怎么还问妾身呢?”

    “贱人呀!贱人!”眼看着万圣公主蛮不在乎的样子,只把小白龙气得牙都歪了,“此事,本太子绝不算完!”

    “不算完,你又能如何呢?三太子,你自身难保,还想搞事吗?”万圣公主冷冷的站了起身,伸手拿起了供在书桌前的一颗明珠,猛的向地上一摔。

    “啪!”

    一声轻响,那颗大如拳头的明珠被摔了一个粉碎。接着是一声哀鸣,“三太子,你怎么敢摔坏玉帝赐下的明珠,这可是死罪呀!”

    “你说什么?”敖烈当时便惊呆在这里,万圣公主这是要搞那样呀!

    “女儿,怎么了?”

    便在此时,泾河龙王的声音也进入到了玉月宫中。

    “父王,他摔坏了玉帝亲赐的镇河明珠!”万圣公主一头拜到了地上,手捧碎珠,声带哭腔。

    “哎!”

    泾河龙王苦叹一声,手指敖烈,“贤侄,便是你与小儿又什么争执,也不能拿明珠撒气呀。此事,本王也无法帮你隐瞒,只能禀明玉帝,制你之罪了!”

    “来人呀!”

    随着泾河龙王的一声怒吼,数个水将一并冲了进来。

    “把他给抓起来,与我送到天宫,请玉帝发落!”

    “不是我做的!”事到如今,敖烈哪里还不知道中了计谋,一声怒吼,拔剑便向外冲。

    “给我回去!”

    他才冲到了门口,便听到了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接着便见一道金光打到了他的身上,生生的把他打回到了殿内,重重的摔倒在地。

    “把他给押起来!”

    接着,他便看到法明进入到了殿中,一指自己。

    “是!”众水将哪敢怠慢,一起拥了过去,把敖烈给押住。

    “三太子,你竟敢触犯天条,摔碎御赐明珠,这可是死罪呀!”法明扫了一眼地上的碎珠,满面凝重,“然上天有好生之德,老衲也不忍你就此被斩。此事,老衲定然禀报观音菩萨,希望能救你一命!”

    “站住!”

    眼看着将到华州府了,马文才与祝英台二人,才终于等到了背后跟着的大妖。随着一声怒吼,一个黑甲将军出现在了两人的身前,手持钢鞭,威风凛凛。

    “鼍洁!你怎么来了!”

    眼看对方出现,马文才故作吃惊道。

    “本太子怎么就不能来!”

    鼍洁把手里的钢鞭向地上猛得一杵。

    “轰!”

    一声爆响,大地竟然被他杵出了一个深坑,裂纹如蛇,向四周漫延。

    “马文才,好贼子,你先是于钱塘城外坏了我的好事。接着,又巧言骗了钱塘君,让他来我泾河找事。又敢污辱家姐,你说本太子找你作甚?”鼍洁先是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造成的声势,是满面的杀机。

    “鼍太子,这事是我做的不假,却也是你有错在先。你主动找上门来,就不怕三圣母知道治你的罪吗?”马文才有宝莲灯做后盾,哪会怕鼍洁,之所以说这么多,完全是想听听鼍洁的说辞,看看这事之中有没有法明的问题。

    “三圣母,哈哈!”

    听着马文才的指责,鼍洁是放声狂笑,“本太子乃是禅教的人,别说杨婵那个小娘皮了,便是杨戬到来,本太子亦不怕他!”

    而后,他才又看向了满面警色,手按困龙索的祝英台,“马文才,这个便是你的未婚妻吧!果然是个美女。虽然说凡人身体太弱,玩起来不太过瘾。不过呢,本太子这次还真不在乎了,先杀了你,再玩了你的女人!”

    “鼍洁,你找死!”

    本来马文才还想虚以委蛇几句,多听听泾河龙宫与禅教的事情,却未想到鼍洁如此疯狂,张口辱骂祝英台,只气得一声怒吼,张口便喷出了金角剑,直向鼍洁的头刺了过去。

    “哈哈,找死的是你才是!”

    眼看马文才动手,鼍洁不屑的一笑,将手中的黑铁鞭一挥。

    立刻,一道水浪高起,如山如岳,向马文才的身体直压过去。

    “神足通!”

    马文才的脚步一踏,一便踏到了水山之上。手中一展,一计控鹤手,向着鼍洁手里的黑铁鞭直抓过去。

    “放肆!”

    一招出手,鼍洁只觉得手中的黑铁鞭一沉,用力的向上一翻。便挣开了控鹤手的束缚,用力的一挥,挥出了八道龙形气流,狰狞咆哮,向马文才狠压过去。

    “英台!”

    再次施展了神足通,脚踏北斗,让过了气浪。马文才大叫一句。

    祝英台与马文才配合多次,闻言知意,将手一挑,困龙索便被祭了起来,直向鼍洁捆了过去。

    “雕虫小技!”

    眼看困龙索来攻,鼍洁脸露嘲讽之色,将手一扬。

    立刻,一串玉佛珠被他祭了出来,于空中散开,化成十八尊玉佛。是漫天佛唱,檀香轻起,直接压向了困龙索。

    马文才等的便是这一刻,想来也知道这玉佛珠乃是法明赐给鼍洁的宝贝,将手在身后一抓,同时打出了一道印决。

    立刻,空中出现了一盏莲形宝灯,其下三层大放光明。分明为赤红蓝三色,从头到尾把鼍洁给罩定。

    “宝莲灯!”

    鼍洁惊声惨叫,拼命的想要打出印诀,趋动玉佛珠救主。但是,那光表面看起来轻灵无比,但是却沉重异常,只压得他连手指都动不了一下。

    “鼍太子,再见了!”

    眼看宝莲灯定住了鼍洁,马文才的脸上露出了一道狞笑。伸手一招,那金角剑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合身一扑,便进入到了宝莲灯的霞光之中。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