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我嘴皮子功夫很皮厉害!

    第733章  我嘴皮子功夫很厉害!

    黛忆之从电梯里出来,腿脚酸痛的直打颤。

    厉景天精神抖擞的走在她前方一米处,双手插在裤兜里,唇角飞扬。

    一双潋滟深邃的琉璃眸,不时借助周围可以投射出人影的玻璃打量黛忆之。

    黛忆之披头散发,走路时,头埋的很低,她的脖子有好几个紫色的吻痕,她怕被人看见,一路上都在心里腹诽咒骂厉景天是禽兽人渣和流氓。

    太过分了。

    他竟然将她抵在冰冷的落地窗玻璃上,让她一丝不挂的后背和臀都紧紧的贴着落地窗,幸好那落地窗是用反光水银玻璃做的,除了能防紫外线外,还能起到保护**的作用,只里面的人能看到外面,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

    否则,街道对面那栋高楼大厦上的人,一定会看到厉景天刚才在办公室里,将她摆弄成各种屈辱的姿势然后那个的全过程。

    尽管知道外面的人看不见,可当厉景天把她推过去紧贴着落地窗玻璃的时候,她还是好害怕呀,这种刺激,让她心底生出了在野外的感觉。

    很好。

    有脾气。

    就应该这样,就应该这样每天都将她压在身下欺负,日久生情,让她取代厉景天心中那个她,从而成为厉景天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那个人。

    “厉大总裁,在你开会的时候,我在你办公桌上看到了一份关于一个名叫邢子昂的资料,上面的信息属实么?”

    黛忆之在上车之际,还是选择了向厉景天求证这件事的真假,若不是这件事关系到安小仙和苏菲,她宁愿被打死也不会向厉景天承认,在未经他允许的情况下,她翻阅了他办公桌上的文件。

    这种行为,在厉景天那里,是大忌!

    果不其然。

    厉景天一听到她这话,那飞扬了一路的唇角,立刻就紧抿了起来,眸中爽了一路的笑意,亦在这一瞬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黛忆之知道他生气了,忙举手做发誓状道,“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

    厉景天还是很生气,以往若是发现有人乱动他办公桌上的文件,下场都会很惨,可这次犯错的人是黛忆之,他不忍心太过严厉地惩罚她。

    只狠狠地瞪了黛忆之一眼,就伸手来开车门,坐进了驾驶位,全程一句话都没说。

    黛忆之钻进副驾驶座,迅速系好安全带,见厉景天面色冷的吓人,心里微微有点怕,因为这件事,的确是她有错在先。

    “对不起嘛”她撒着娇,轻轻摇晃厉景天的胳膊,“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嘛。”厉景天发动引擎不理她。

    黛忆之贝齿轻咬着唇瓣,拧着眉头沉思了须臾,然后使出杀手锏,“哎呀,多大点事啊,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我这个小女子一般计较了嘛,大不了下次,我让你领略一下我异于常人且十分高超的嘴上功夫嘛”

    嘎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黛忆之这句话给惊得,厉景天猛地踩下了刹车。

    正巧前方红灯亮。

    他转过头来,一双潋滟琉璃眸,闪烁着使黛忆之毛骨茸然的寒芒,薄唇轻启,他问,“什么叫你异于常人且十分高超的嘴上功夫?”

    黛忆之听着厉景天愤怒的语气,知道他心里想的和她方才说的是同一个意思,又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说,“就是那种功夫啊,你们男人不都好这一口么?”

    “呵”厉景天怒极反笑,敛回目光,阴鸷地盯着窗外,“听你这说话的语气,经验还蛮丰富的哈。”黛忆之反应再迟钝,都听的出他这话里泛着酸味儿。

    “怎么,吃醋了?”厉景天难得在黛忆之面前流露出吃醋的一面,黛忆之眉开眼笑,一时间,心里高兴得有点找不着北。

    不待厉景天接话,又一脸嘚瑟地说,“其实也不是很丰富啦,那种事情,我也只做过三次而已。”

    “还三次而已?!!”厉景天说话的嗓音猛地提高了八个拍,他扭头瞪着黛忆之,那愤怒的眼珠,在他的眼眶里,突兀的鼓着,乍一看,似要从他的眼眶里蹦出来一般。

    一次他都已经无法接受了!还三次而已!这让他怎么能不生气不愤怒?

    “真吃醋了?”黛忆之笑的像一朵花似的美丽,这种事,厉景天越生气,她就越开心,因为生气,就意味着厉景天在意。

    厉景天在意,就意味着,他的心里有她,所以,这同时是不是也意味着她离取代厉景天心中那个她,成为厉景天心里面最紧要的那个人的那一天,又更近了一步了呢?

    厉景天瞪着黛忆之不说话,他现在何止是生气,他直接想杀人!他都没有得到过的待遇,别的男人凭什么享受?

    “好了拉,不要生气了。”黛忆之笑着推攘了厉景天一下,“其实那个人就是你啦。”

    ?

    厉景天拧着眉,一脸狐疑,他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如果真有这样的事,他多少都应该有点印象,不是么?

    “就是怀上晓彤的那一晚啦。”黛忆之攥着衣裳,头低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因为那天晚上刚开始的时候,你睡的很沉,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折腾了好一会儿,都不见你家兄弟站起来,然后然后我就”

    黛忆之没有把细节说出来,只微微侧头,给了厉景天一记你懂得的眼神,厉景天嘴角剧烈抽搐,这女人

    要他说什么好?

    为了得到他,嫁给他,竟然拼到了这种地步!!!

    黛忆之萌萌哒地拉着厉景天的衣袖,“所以,亲爱的,孩子他爸,看在那天晚上你也非常享受的份上,你就不要再生我乱翻你文件的气了,好么?”

    “”厉景天面皮抽了抽,他分明一点记忆都没有,何来的享受?

    “要我不生你的气也可以。”

    前方红灯亮,厉景天将车驱到一处隐蔽无人,并且可以停车的路边停下,随后扭头,一脸坏坏地不怀好意地对黛忆之说。

    “不用等以后了,直接现在就让我领略你那过人的高超的嘴上功夫吧,等你用你的嘴上功夫,唤醒了那天晚上我十分享受的记忆,我就原谅你。”

    黛忆之吓得腿软。

    原来这男人,一坏起来竟然这般得寸进尺,且不分场合。

    另一边。

    林鸥派出去调查邢子昂的人,也得到了邢子昂的详细个人信息,她没有隐瞒,而是选择守信的,在第一时间就把资料以的形式发给了小仙。

    安小仙收到邮件时,刚和靳枫打完视频电话,靳枫在视频里告诉她说,国那边的事情进行的很顺利,不出意外,一个星期内,就能把佛朗西从国政界的神坛上拉下来并送进监狱。

    这是邢彦斌被富安娜害死之后的几个月以来,安小仙最想听到的好消息了,佛朗西目前是国靳枫最大的敌人。

    扳倒佛朗西,最起码可以终止靳枫平均每天被人暗杀三次以上的记录,至于雷欧按目前的情形来看,他和靳枫还是盟友关系。

    安小仙觉得,在短时间内,他应当不会和靳枫撕破脸,反目成仇,所以,扳倒佛朗西之后,她和靳枫,还是会有一段相对现在比较安稳的日子。

    “叩叩”

    两道象征着礼貌的敲门声传来,安小仙抬起了头。

    门是开着的。

    门口,站着苏菲。

    一袭深灰色的身影,令她迅速关掉了阅读窗口。

    “苏菲,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安小仙看着苏菲问,有点做贼心虚,她想先去见一见邢子昂,确定他不是邢彦斌之后,再告诉苏菲。

    “我睡不着。”苏菲走到安小仙旁边坐下,双脚放在沙发上,下巴搁膝盖,目光迷茫的看着对面的墙壁,“嫂子,你说那个人会是老邢吗?”

    呃

    安小仙没答,只起身为苏菲倒了一杯水,苏菲捧着水杯,掌心暖暖的,又道,“嫂子,我想清楚了,不管他是不是老邢,我以后都会好好的生活,重新振作起来,再不会成天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个人闷着了。”

    这倒是令安小仙出乎意外了,她目光定格在苏菲身上,带着欣喜,“你早就该这么想了,知道吗!”

    “这不是需要时间来消化失去老邢之后的痛苦么。”

    “苏菲,如果那个人不是老邢,回到国以后,你会试着去接受其他另外的新的感情么?”安小仙剥了一个香蕉,问。

    苏菲没有立刻回答,她将水杯捧到唇边,浅浅的饮了一口,定眸瞧着视线前方那堵空无一物的墙,掀唇道,“其实嫂子心里更想问的是,回到国后,我会不会接受雷欧的追求吧。”

    “嫂子不是这个意思,毕竟在这个世上,能够配得上你的优秀男子,并不是只有雷欧一个。”安小仙道。

    “可是,在大哥扳倒佛朗西之后,雷欧就是国唯一一个有可能会威胁到大哥出任国第一任总统的继承者,如果我接受他的追求,把他变成了我哥的妹夫,他自然会看在我的面上,不会轻易与大哥为敌,不是么?”苏菲放下水杯,扭头对上安小仙的双眼。

    安小仙摇头,“苏菲,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我知道嫂子不是这个意思,但我已经下了决定了。”苏菲打断小仙道,“如果那个人真的不是老邢,我无论嫁给谁,都是一样的,既然如此,那我为什么不选择结婚之后,会对大哥有利的雷欧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