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英五十三章 三英战关公

    “什么?”陆语茶本能地大喊一声,愣愣地望着关公像。

    很明显,陆语茶和越秋城两人犯了同样的错误,她们也陷入了思维误区。因此在听到阳星影的这番话后,两人都是一脸“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的震惊。

    “这么说只要破坏关公像就行了吗?”越秋城举起手,准备吟唱咒文。

    阳星影点了点头,他暗暗握紧了仿真枪的握把。阳星影望了一眼陆语茶,只见陆语茶也是将长生刀提在手里,刀尖微微上翘。

    显然,他们二人都认为,关公像不会就这样乖乖束手就擒。

    果然,越秋城还差两步走到关公像面前时,关公像的眼里突然放射出诡异的光,然后自个动起来跳下了底座。关公像的双脚刚刚落地,身高就开始暴涨,没过几秒就从几十厘米变得跟常人一样高。

    但是,关公像的成长势头还未停下,它还在继续变大。退到一旁的三人慢慢仰起头,看着关公像撑破屋顶,最后定格为一个十米多高的巨人。

    “不是吧”阳星影嘴角抽了抽,低声喃喃道。

    现在三人再怎么挥舞兵器,也只能挠挠关公像的脚底,连膝盖都打不到,怎么对关公像造成伤害?阳星影望着巨大的关公像,有那么一瞬间在思考要不要切后颈

    阳星影摇摇头,将那些吐槽的想法甩出脑海。他们三人不会因为关公像巨大化就放弃原计划,只是现在该如何下手呢?是主动出击还是等关公像先出手呢?

    第二个问题不用思考,关公像已经给出了答案。它抬起右脚,朝着三人重重踩下去,明显是想先下手为强,管你们想玩什么小心思,先一脚灭了再说。

    关公像既然出动出击了,阳星影三人当然不会无动于衷。他们各自散开,避开了这一脚,然后阳星影举起仿真枪射出一串爆裂弹。爆裂弹在关公像的身上炸开,发出一串火花,但关公像却跟没事人一样,仿佛爆裂弹只是一串豆子而已。

    陆语茶趁着阳星影射击的间隙,绕到了关公像身后。她左手握着长生刀,用力向上一掷,插入关公像的小腿。然后陆语茶纵身一跃,站到长生刀上,反手掏出泰斯科玛不锈钢砍骨刀切入关公像的小腿。

    砍骨刀在关公像的腿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除此之外什么事都没有。

    关公像这才注意到来自身后的偷袭,它回过身,弯腰伸手想抓住陆语茶。陆语茶双脚夹住长生刀刀柄,往外一跳,将长生刀拔出来,同时向后避让,使关公像抓了一个空。

    陆语茶随手开了几枪,试图干扰关公像。关公像随意地一挥大刀,子弹轻而易举被荡开。

    不过,有人还是抓住了这一短暂的机会。

    越秋城绕到了关公像视野盲区,一掌打在关公像左脚脚踝,然后寸劲吐露,关公像脚踝立刻被轰出一个碗口大小的空洞。

    空洞很快就自我愈合了,但是在那一瞬间,越秋城还是看到了很多东西。

    “星影前辈,关公像体内有灵力脉络!”越秋城高声提醒道。

    灵力脉络?那是什么东西?阳星影一脸懵逼。

    这个时候,林夜光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灵力脉络者,灵力扭曲构筑的脉络也。汝可将其比为人之血脉,血脉断则人亡。灵力脉络若毁,其物自灭。”

    阳星影点了点头,虽然觉醒型林夜光还是一如既往半文半白,但他已经能够理解林夜光的话了。简单来说,要想破坏关公像,就要摧毁它体内的灵力脉络。

    但是,灵力脉络被裹在其中,而且不知为何神瞳也看不穿关公像的体表,如何摧毁呢?

    阳星影灵机一动,大声喊道:“秋城,想办法让破洞维持久点!”

    “交给我吧,星影前辈!”越秋城自信满满地答道,然后再度动手。

    她还是照葫芦画瓢,用寸劲在关公像脚上轰出一个伤口。怎料伤口的恢复速度实在太快,越秋城刚刚收手,伤口就几乎愈合完毕。尽管如此,关公像还是被越秋城弄烦了,它像猜蟑螂那样不停抬脚又落下,却始终踩不到越秋城,然而越秋城也没机会持续输出。

    看到这一幕,陆语茶果断出手援助。她漫无目的地朝关公像开枪,专打眼睛关节这一类地方。虽然关公像体表坚硬,但接二连三的子弹还是让它感到难受。关公像仿佛失去了耐心,直接操起大刀一阵乱舞,周围的建筑受其波及变为粉末。

    越秋城和陆语茶左闪右躲,她俩虽没被大刀扫中,但也不能安安心心地攻击。不过多亏她们两人吸引了关公像的注意,阳星影才有机会蓄力完毕,直接一阵助跑后起跳,落到了关公像的大刀上。紧接着,他举起蓄满力的左右双手,重重往刀上一捶!

    阳星影的左手依附着林夜光的神力,右手则附魔着自己体质的力量,两种力量犹如大江波涛一般强行灌入关公像的大刀里,无论大刀用什么做的,也无论是什么力量在保护着大刀,统统失去了效力。大刀突然就变成一段段,然后噼里啪啦碎落,砸在周围的地上。

    关公像失去了大刀,战斗力减少了一大半,它现在只能靠自己庞大的身躯来与三人周旋。三人一边游走,一边找机会在关公像身上输出。关公像身上出现无数个缺口,又无数次愈合。

    终于,越秋城找到了机会,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三秒钟内在关公像的右腿上连续吐出五十次寸劲。由于她的速度太快,当她出完招后,伤口都还没开始愈合。

    “星影前辈,机会!”越秋城高声喊道。

    阳星影当然不会错过机会,他直接将右手伸入伤口里,属于自己的那份对灵类专有克制的力量从指尖迸发。那股力量犹如剧毒,沿着关公像体内的灵力脉络游走,它经过的地方,灵力脉络全部被强行摧毁,就像一个人血脉寸断。

    灵力脉络全部被毁之后,关公像犹如失去了生气,重重地倒在地上,压塌了一大片建筑,砸出一个大坑,激起一片仿佛小型沙尘暴的尘埃。

    阳星影三人长舒一口气,最后一个阵眼的核心,终于被拔除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