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四 北丘五皇子

    是了,之前顾灵之就有些怀疑,就算是皇上再怎么喜爱容妃,在容妃的上面可还有个皇后呢。可三皇子的婚事,却完全由容妃说了算。根本就没有询问皇后意思的打算。如今想来,处处都是透着诡异。

    “难道容妃也是隐藏在皇室后面的那些人中的一员?”

    “叫母妃。”容渊纠正了一下顾灵之的叫法。随后带着顾灵之回了皇家学院的宿舍,才揉乱了对方的一头秀发道:“我母妃不是皇室子弟,自然不是隐在后面的人。”

    顾灵之不解,既然不是隐在后面的人,又为何有那么大的权限?

    看顾灵之还没猜出来,容渊笑着叹了口气:“难道你就没想过我么?我可是皇家近千年来天资最高的子弟了,我的母妃自然要有着超然的地位和权利。”

    顾灵之看着容渊脸上那明显的“求夸奖”的表情,有些不忍直视。

    卖萌什么的,就不怕有辱皇室威严么?

    好在这么一番交谈,顾灵之也大致明白了皇室的结构。知道皇室看起来并不是表面上那样。就拿当代的国主来说。虽然顶着皇帝的位置,可上有前几辈留下的老祖宗坐镇,下有三皇子这么个后起之秀的儿子在宫中有着特殊的地位。

    外表看着光鲜亮丽的皇帝,其实只不过是后面那些人的“传声筒”罢了。说句好听的话就“代理”,说句不好听的话,皇帝就是皇室派出的一个有些权利的傀儡罢了。

    第二天,当顾灵之同往常一样,在寅时还没过,卯时将要到来的时辰起床。梳洗完毕甫一出门,就闻到了一阵竹子的清香。

    “起来了?我买了竹叶斋的竹香粥,快来尝尝。”

    顾灵之依言走了过去,不意外地看到站在一旁的远征,对着他点了点头:“辛苦你了。”

    这粥名义上是容渊买的,可出力的人明显不是一旁穿戴整洁华丽的某人,而是身上清晨的露气还没散掉的远征。

    远征闻言笑了笑,露出一口好看的白牙:“不辛苦,为殿下和皇子妃服务是我的荣幸。”

    吃过早餐,容渊擦了擦嘴角,装似不经意道:“今天我们班来了个新学生,若是没有必要,尽量不要和对方交谈。”

    顾灵之微一挑眉:“新生?”

    虽说才开学,可入学考核不是早过了么?怎么这时候又有新生来了?难道又是容渊破例邀请来的?可看他的表情,对那新来的学生很是不屑的样子,难不成是其他人推荐来的?

    “是北丘国过来的皇子,到皇家学院做交流生,一个月就回去了。”

    顾灵之点点头,表示知道的。

    当顾灵之来到教室,真正地见到这位北丘国的皇子时,才明白为何容渊在介绍这个皇子时,眼中会露出不屑的神情了。

    这哪里是什么皇子?明明就是哪个山沟沟出来的暴发户好么?

    一身金灿灿的衣服和配饰差点闪瞎了顾灵之的眼睛。十根修长的手指戴满了镶了宝石的戒指。就连耳朵上,也戴了颗亮闪闪的耳钉。此刻正大摇大摆地坐在教室里接受旁人的注目。

    看他那眯起来的眼睛,似乎是很享受这样被关注的感觉。见到他们进来眼前一亮,带着一身的珠光宝气就直奔顾灵之而来。

    “这位姑娘真是出尘绝艳,风卓不凡。小生潘越,乃北丘国的五皇子,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成为您的朋友?”

    说完,还自认为很潇洒地眨了眨眼,配上那一身的珠光宝气更是闪亮。

    不等顾灵之作答,一旁的容渊就替他回话了:“多谢五皇子美意,灵之是我的未婚妻,可能没办法让您如愿了。”

    说出来的话虽然客套,可说话的语气却非常强势。潘越道了声“没趣。”就又转回之前坐着的位置,继续晾他那一身珠宝。

    顾灵之却因为对方的自报家门,对他关注了几分。

    姓潘,北丘国的皇子?这会不会就是白衣男子说的神王在上元大陆的代理?

    如果是的话,这一个月,自己要谨慎行事才行。

    注意到顾灵之看想潘越的目光多了许多,容渊不悦地捏了捏她的掌心:“一个花孔雀有什么好看的?若是你喜欢他那身行头,我回去就找人给你送一套过来。”

    “别了,我对穿成那样没兴趣。”在脑中想象了一下自己穿成潘越那样,顾灵之就打了个冷颤。她才不要跟自己过意不去呢。

    见状,容渊宠溺地笑笑,让她回到自己的座位。刚一落座,顾灵之就跟两旁的天风谨和秦心然小声交谈起来。也是在开学上课之后,顾灵之才发现自己和她们在同一班。

    瞧见顾灵之坐好,容渊这才正色地指着自己找位置坐好的潘越,跟其他人介绍道:“这位卓尔不凡的公子,是北丘国的五皇子,来我们学校做一个月的交流生。希望大家能好好相处,抓紧时间跟五皇子多多交流,能够跟北丘国的皇子做同学,可不是谁都能有的待遇。”不管潘越的外表有多不讨喜,身为帝国的皇子,容渊有义务引导对方熟悉皇家学院。

    听完容渊的结束,教室一片哗然。大家都没想到,这个突然出现在教室,一身的暴发户气质,很自来熟就找了个位置坐下的人竟然会是北丘国的皇子。一些心思活络地,顿时就起了结交的心思,可又看了眼潘越那堪称是猥琐的样貌,又迟疑了。

    这样一位皇子,在北丘皇宫有地位么?这次被当作交流生派来,不会是变相发配吧?思及此,这群学生看着潘越的眼神,就带了丝诡异。

    似乎是没看出别人眼神的不对,潘越继续用一双猥琐的眼睛搜寻教室内的美女。看来看去,还是觉得顾灵之最有味道,戴着硕大宝石的手指摩挲着下巴,咧唇询问一旁的一个学生:“你们三皇子和他的未婚妻,似乎感情很好的样子?我记得上次来皇家学院交流的学生说过,三皇子跟他的未婚妻感情并不是很好啊。”

    被询问的人一脸无语地看着他:“您这消息也太落后了,三皇子的未婚妻都已经换人了。”

    “换人?”这一点,潘越还真没想过。暗自在心里将负责夏国这边情报的情报兵骂了一顿。这么重要的事竟然没事先告诉他。脸上继续堆着笑问:“那现在三皇子的这个未婚妻是哪家的?”

    “当然是顾家大小姐顾灵之了。”回答完这一句,那名学生就借口换了个位置,远离了潘越。

    北丘国跟大夏相邻,国情却相差很多。夏国在整个天元大陆来说,只能算中等偏上的国家,而北丘国,则是整个大陆的霸主般的存在。光是皇室就供养了三位半神供奉,还有其他家族内的半神,加起来整个国家的半神数足足有八位。灵圣境的强者更是多达三位数之多。

    而夏国总共的半神数量,也才三位。灵圣境的强者,也只有两位数。

    按理说,面对这样一位强盛国家的皇子,这位学生最要做的,应该是巴结才对,而不是像洪水一样躲着。可偏偏这位北丘国的五皇子,凭借着那一身的珠光宝气和猥琐气息十足的气势就做到了,也算是厉害。

    “顾家?”对于那人的离开,潘越没有阻拦,在嘴里咀嚼了一遍顾灵之的名字,笑得意味深长。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顾家的大小姐,似乎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可他刚才看顾灵之,明明就是一个灵者了。看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夏国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呢。

    “今天的课程,是锻炼你们的反应能力。跟我到武技室开始训练。”

    介绍完了潘越,容渊也进入了今天的课题。

    所谓的锻炼反应能力,就是五人一组,其中四人对着另外一人释放灵力攻击,另一人在四人灵力的攻击下坚持半刻钟不被打到就算过关。

    看起来似乎是很容易的训练,可是只有亲身体会过的人才知道有多难。

    要知道在场的可都是同辈中的佼佼者,灵力比照同辈人都深厚一些,对灵力的控制也更细微一些。

    若是正常情况下的一对四,坚持半刻钟他们也能勉强做到。可难就难在容渊不准他们还手,整个过程只能用躲的。

    一时间,整个武技室都是各种灵力飞舞的绚丽场面,和学员被灵力打中的哀叫声。作为交流生的潘越,也没能幸免地遭到同组其他四人的共同攻击。

    可不同于其他人的频繁被打中,潘越躲避的动作虽然狼狈,可却一次也没有被打中过。边躲,边嗤笑地大声嘲讽道:“还是皇家学院的优秀学生呢?怎么就这么点水平?瞧你们叫的,跟思春似的。”

    这句话可算是惹了众怒。本来这潘越的外表就不讨喜,没想到这性格也是一等一的不讨喜。跟他同组的四人原本顾忌着对方的身份,没有用尽全力的攻击,这一下再不留手,各种攻击密集地向着对方砸去,瞬间就换来了潘越的一声惨叫。

    所以说,不作死就不会死,在哪里都适用。不管你是什么身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