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小:妇人

    在路上行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萧思尔众人到了万佛寺的山脚,因着山路无法行车,萧思尔只能下了马车换乘轿往山上而去,虽然她很想亲自走上去,顺便瞧一瞧周围的风景。

    但白嬷嬷说如今万佛寺虽然开放了,但这周围并没拘束有什么人可来,什么人不可来,所以三教九流的人不胜枚举,换句话说就是乱的很,这样的情况下,她们会遇到什么事情,根本无所可知,因此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最好乘轿子直接上山。

    萧思尔想了想,再一看秋风萧瑟的一整条山路,以及山路上如同排着队一般的顶顶小轿,最后还是接受了白嬷嬷的建议,上了轿子。

    轿子颠簸了大半个时辰后,她们一行人终于到了万佛寺的大门口,萧思尔在现代的时候游览过不少名胜古迹,自然也见了许多的寺庙道观,所以如今见了万佛寺算得上雄伟的山门,并没表示出多大的惊讶。

    在白嬷嬷等人与知客僧说明了情况后,知客僧引着她们进了寺庙去。宝相庄严的大殿内,只见得几个妇人姑娘打扮的女子虔诚的跪在蒲扇上头默念自己的祈愿。

    声声低沉的诵经声中传来阵阵遥远的磬钟声响,仿佛能够顺着这传递天听的钟声,人们的心愿就能传到佛祖的耳内那般,人们变得愈加虔诚起来。

    萧思尔抬头望着那面带慈悲的佛祖,内心里忍不住微微叹息了一口,可仔细一想,她又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叹这一口气。

    或许是因为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又或许是因为如今这种什么也不缺的日子让她失去了对待生活的激情,似乎什么都可以做,也似乎什么也做不成,内心的空白让她感觉到了未知的恐惧。

    可那混沌的感觉只一瞬之后就被萧思尔压了下来,在蒲扇上跪下,颇为虔诚的给佛祖磕了个头,她就毫不留恋的起身,往后头的大殿走了去。

    在经过旁边的偏殿时,她看到一个并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个体型稍显臃肿的妇人正虔诚的跪拜着一尊并不太高大的观音塑像,萧思尔瞧了两眼,发现那是一尊求子观音,而那女子的背影,看起来也就十**岁的样子。

    似是感受到了萧思尔的目光,站在那小妇人身后的一个丫头回头看了萧思尔一眼,眼中带着几丝好奇。

    “姑娘,我们走吧。”就在这时候,白嬷嬷低声在萧思尔旁边提醒了一声。

    萧思尔朝那看着她的小丫头友善的笑了一下,应了白嬷嬷一声便是跟着她一起准备离开,而就在这时候,那跪着的妇人低声唤了句:“翠竹”

    “夫人,您小心些!”那望着萧思尔的丫头听到声音,立马回过神,见那妇人要起身,便是赶忙上前去扶她。

    也正是翠竹扶起那妇人,萧思尔才发现,原来那妇人是怀了孕的,如今微隆着腹部,看样子已经有五六月的身孕了。想来方才,她是在为自己的孩儿祈福吧。

    那妇人起身后,看到萧思尔在看她,便也是朝她看了过来,也是这时候萧思尔才发现,那小妇人眉目清秀雅致,杏眼桃腮肤色红润,实在是个难得的美人儿,也不知这样的美人儿,是哪样的男子才有福分娶的到?

    那小妇人乍见萧思尔,也是微微吃了一惊,今日萧思尔穿了一身烟青色的襦裙,梳了个简单的坠马髻,可那精致绝美的眉眼与凝脂般吹弹可破的肌肤,让人一见便是难以忘怀。

    因此不管是萧思尔还是那小妇人,或许都是因为见了美好的东西,使得自己心里也变得开心起来,便是不约而同的朝着对方露出了一个友善的笑意,纷纷点了个头。

    而萧思尔也是因为对方的友善,心里忽地一动,便是没做多想朝她走了过去,“你好”

    “你、你好”那小妇人显然没想到萧思尔如此的直白,竟是直接上前来与她打上了招呼,微微愣了一下,而她旁边的翠竹则是不着痕迹的,将她往自己的身后挡了一挡。

    萧思尔自然不会与小丫头一番见识,所以笑了道:“我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觉得我们似乎有一些个眼缘,所以想着若是能够认识一下,得空的时候能聊聊天什么的,希望没有唐突着你。”

    “姑娘多虑了,只是我平常并不大出来走动,所以她们都比较紧张罢了。”那妇人轻轻拍了拍翠竹的手臂,示意她往后退一退。

    翠竹警惕的看了萧思尔一眼和跟在她身后的芍药、白嬷嬷她们一眼,白芷和芍药朝她和善的一笑,而她们身上自带着一丝大户人家丫鬟才有矜持和宽容,让翠竹心里的紧张之感淡下了不少,因此她往旁边挪了一小步。

    “我也不大爱出来,所以但凡能够出来的时候,一定是要玩个尽兴的!”萧思尔听妇人说自己也不会经常出门,莫名的就生出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来,很高兴就跟人分享起了自己的心得来。

    “噗嗤”萧思尔说这话的时候率直和古灵精怪让小妇人忍不住笑了起来,“抱、抱歉”

    “你笑起来真好看!”萧思尔看着美人忽然绽放的笑颜,眼睛都直了,因而也笑了起来夸赞道。

    “”倒是没想到萧思尔的性子能够直白到这个样子,小妇人被她说的脸颊一红,微垂了脑袋,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当然,不笑的时候也很好看,所以你的宝宝将来一定也是个姿容不凡的小家伙才是!”萧思尔但凡是遇到值得赞美的时候,不管是对人还是对物,从来都是不会吝啬的。

    “姑娘你不要说了这真是”那小妇人恐怕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还从来没遇到过萧思尔这样说话直白的,真是让她一张脸都红的快滴出血了。

    跟在萧思尔身后的白芷她们听萧思尔这样夸人,也是有些不大自在,她们都知道萧思尔是个直率的性子,有什么想说的必定没有藏掖,都会说出来,可也没想到她能直白成这样。

    幸而她是个女子,不然要是哪个男子遇上个漂亮女子就说这一番话,铁定被人的家丁打死不晓得多少次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