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尸惊见尸蟞

    这实际上是一个四面环山的盆地,四峦山峰如青色的巨墙巍巍耸立,海拔应有一千到两千米,盆地内部的地势还是比较开阔,方圆有十几里,一点也不象鬼溪那样狭窄压抑,郁郁葱葱,树木极多,间杂有无数乱石,一条小溪从盆地内流出,汇入到鬼溪河里。

    按理说应该是个山青水秀的风水宝地,然而却看不见一间房舍,肥沃的土地也没有被开垦成梯田或者水田,整个给人的感觉是荒凉无比。

    “这里的风水这么好,为什么却这么荒凉呢?”我大发感概道。

    “杨大哥,我要纠正你一个说法,风景好不等于是风水好。”傅莹道。

    “是的,风水与风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向秋玲也赞同道。

    “那看来这里的风水一定很差了?”我搔着后脑勺道。

    “风水没有好坏之分,只有适合不适合之分,即适合活人还是适合死人。适合活人的,则会驱避邪祟、养生滋体、无疾无恙、益寿延年。适合死人的,则会荫蔽后代、人丁兴旺、子孙荣贵、富泽发达。适合活人者,宜修住宅,适合死人者,则宜修阴宅,也即坟墓。此处风水,则恰恰宜修阴宅!”傅莹解释道。

    “我明白了,这里的风水其实适合葬墓,而不宜活人居住,怪不得这里看不到一间房、一片瓦。也怪不得那向王会葬在此处。对了,那向王的墓在哪里呀?”我看着向秋玲道。

    向秋玲则对傅莹说道:“傅莹妹子,寻龙点穴,就全靠你了。”

    傅莹点点头,拿出洛阳铲,一节一节地敲入地下,寻找墓穴的位置。

    我便让农民他们去把营地建立起来,让女孩子们去准备晚餐,我和向秋玲则紧跟着傅莹,帮她拿拿工具什么的。忙乎了两个多钟头,钻探了四个不同的地点,然而却并未找到墓穴的位置。

    这时对讲机响了,原来是农民他们喊我们去吃饭了。我便对傅莹说道:“莹莹,今天就忙到这里吧,等明天再开工。”

    傅莹微皱着眉头道:“今天得先确定好大致的脉相,如果脉相确定不下来,那我们就算是干上半个月也找不准墓穴的位置!”

    我明白,盗墓这一行,最难的就是寻龙点穴。如果点不准穴,干上一两个月乃至好几个月都是有可能的!

    “莹莹,确定脉相不急在这一时,先去吃了饭,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晚,养足精神,明天再干也是一样啊。”

    向秋玲也劝说道:“莹莹妹子,先去吃饭吧。”

    傅莹只得同意道:“好吧,先去吃饭。”

    营地里,农民、色农等人已经把香喷喷的饭菜摆在了塑料布上,众人围成了一堆,正准备开饭。这些食材自然都是我们从山外带进来的,包括锅碗瓢盆、大米、白面、油盐、各种菜点如干肉、豆干、豆皮、海带、酱菜、鲜鸡蛋、鸡爪子、干鱼等。

    “来来来,吃饭吃饭!”众人纷纷叫道。

    “我要打屁了!”黄跑跑这个畜生突然挤出了人群,窜到帐篷后面,然后传来了一声轰天巨响,帐篷几乎都震动了。

    “这个畜生,你不用来吃饭了!”众人纷纷气得大骂道。

    “把他炒的那个菜也扔出去!这恶心鬼的恶心东西只有他自己吃!”农民端起一个盘子欲扔出去。

    “等一等,那是什么?”傅莹忙拦住了农民道。我也好奇地伸过了头。只见那是一盘绛黑绛黑的拇指大小的小虫子似的东西。

    “这是锅盖虫,是高蛋白呢,我们那很多人吃这个,几百块钱一盘呢!”黄跑跑叫道。

    “你是哪弄来的?是从基地带来的吗?”傅莹盯着他的老鼠眼睛问道。

    “不是啊,就是在那边的一条小水沟里捡的,我捡了半脸盆,还没捡完呢,农民这个砍头死的不肯炒,我就亲自给你们加了这道菜,我可是放了好多的佐料,香得很呢!”黄跑跑擤着鼻涕道。

    “你才是砍头死的、抹脖子死的!你炒的这鬼东西谁吃得下?”农民对于黄跑跑骂他砍头死的耿耿于怀,当下咆哮着骂了回去。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傅莹平静地问道。

    “锅盖虫啊。”黄跑跑答道。我忽然发现他的鼻子也很象“锅盖虫”,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这是尸蟞,学名叫圣甲天虫,属蜣螂科,生活在墓穴中,食腐为生。”傅莹定定地给黄跑跑、也给我们科普。

    “尸蟞?就是盗墓小说和电影里虚构的那种骇人的东东?人要是惊扰了它,就会钻进人的身体里,吸食人的血液?据说盗墓贼最怕遇到这种东东,比遇到了粽子还要可怕?”我毛骨悚然地惊呼道。

    “什么?是尸蟞?黄跑跑你摊上大事了!”所有的人都骇得冷汗直冒。

    傅莹道:“当然没有小说和电影里说得那样夸张,它只吃腐烂的尸体,不会吸食人的鲜血。不过也不排除某些变异的品种。我感兴趣的是你是在哪里找到它们的?“

    “就……就在那边的水沟里……”尸蟞两个字看来已经将黄跑跑吓成了结巴。

    “带我去看看。”傅莹道。

    黄跑跑所说的水沟就在我们营地东边三十多米远的一面山坡背后。那里全是乱石和杂草,茅草都有一个多人高,一条一尺宽的山洪冲刷出来的水沟正顺着山坡蜿蜒而下。水沟里果然还躺着一些尸蟞——那些拇指大的绛黑绛黑的小虫子,看起来很肥的样子,顶着一个黑亮的壳,有四条毛茸茸的腿,腿上有细小的倒刺,还有一对大螯和一张所有甲虫都有的那种口器。这玩意如果拿到厨房里去精烹细调,一定是一道很高级的美味。

    但联想到它是吃棺材里的死人肉的,估计就没有人对它感兴趣了,避之还来不及!

    傅莹看了看那些尸蟞,再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眼里露出了兴奋的光芒:“杨大哥、秋玲姐,我找到它的脉相了!从这里往上,到前面那座隆起的山丘,就是那一排橡树那里,如果从那里取土,也许会有有价值的发现!”说着,拎了洛阳铲,就要去钻探取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