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三章 冷月,冷面

    大周皇城内城的西北角处,有着一座占地约方圆千米的府邸,其看上去可以说是奢华到了极致,十丈多高的院墙都是用黄金铸成,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府邸内金碧辉煌的亭台楼阁比比皆是,又有小桥流水,错落有致。说到奢侈,还要看那府邸院落中的一寸寸洁白的地板,时刻都散发着一股浓郁的元灵之气,仔细看去,你会发现,每一块地板都是用灵石凿成,虽然只是下级灵石,但胜在量多,可以说除了那些楼阁之外,只要是地面所在,都是由此凿刻而成,可想而知,其用到的下级灵石已经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这府邸中到处可见身穿银甲,手持长枪的士兵巡逻,个个气势强悍,耳听八方,仿佛有丝毫风吹草动,他们便会第一时间发现。就连那行走在府邸各处劳作的下人丫环,他们都要多看上一眼,以保安全无误。

    如此富丽堂皇,戒备森严,除了位于皇城内城中央位置的大周皇宫外,也只有这处府邸了。而这座府邸便是那大皇子炎地的行宫所在。

    此时,在这府邸内中央的位置,有一座高达百米之高的宫殿,名叫言欢殿,其由上好的金丝楠木建成,又有金砖玉瓦作为装饰,尽显高贵之气。而在这言欢殿中,却到处都是粉红迷离之景,此时,正有十几位身材姣好、面容美艳美艳、穿做暴露的女子在殿中翩翩起舞,妩媚动听的曲目在一旁奏音师们的吹拉弹唱下,响彻在整个言欢殿中。

    而在殿中为首处的一座黄金蛟龙缠绕的金椅之上,那身穿青色龙袍的炎地正怀抱着一位娇艳的女子,一边喝着其手中酒杯的美酒,一边看着下方的众女子妩媚的舞姿,听着那动听的曲子,享受的摇头晃脑。

    而就在这时,以往跟在炎地身边的另一位元婴初期奴卫,走进言欢殿中,来到了炎地的身边,俯身在炎地的耳边说道:“殿下,那君子阁的陈越陈掌柜求见,身边还带了一位女子!”

    炎地听见这话,抬了抬手,曲声瞬间而止,那些奏乐师和他怀中,还有下方起舞的美艳女子纷纷都停下了下来,低着头慢慢的退出了言欢殿外。

    这时,只见炎地将手中的一杯美酒饮尽,阴笑一声说道:“看来这陈越终于肯将君子阁放手了,你去让他进来,等交接完之后,你便暗中找个机会将此人斩杀。哼!想要解药,那就让他去地府要吧!”

    那奴卫依言,阴笑了一声,便走出了言欢殿

    没过多久,那奴卫便带着白发苍苍、不断咳嗽的陈越和一位样貌冰冷,却倾城倾国的女子走了进来,此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冷月。而那陈越偶尔向冷月,眼中都会闪过一丝隐晦的无奈之色。

    而此时,坐在为首的炎地并没有注意陈越,反而像是被冷月的容貌惊住了一般,发起了愣来。

    这一幕,让那奴卫一愣,急忙开口说道:“殿下人已带到!”

    这时,陈越也急忙配合的抱拳对炎地一拜说道:“小人陈越,见过大皇子殿下!”

    而冷月则一脸冰冷之色的瞪着炎地,什么话都没有说。

    为此,那奴卫怒喊道:“见了大皇子殿下,还不快快低头拜见?”

    可冷月依旧没有一脸冰冷之色,毫无所动。这也让一旁的陈越心中满是无奈,不由给冷月使了使眼色。

    可冷月却依旧不理会,这让那奴卫瞬间怒了,就要出手之时,坐在上方的炎地急忙喊道:”算了,若此美人,杀了怪可惜的!”

    陈越听见这话,急忙抱拳对炎地感激的一拜说道:“多谢大皇子殿下开恩!”

    紧接着,炎地一脸淫笑之色毫不遮掩,直直的看着冷月,对陈越说道:“陈越,这位美人是谁,可否给本殿下介绍一下!”

    听见此话,再看了那炎地的表情,陈越眼中一股冷意快速闪过,最后便急忙低头说道:“回殿下的话,这位是我君子阁阁主叶凡还未行结道之礼的道侣,此番正是为了君子阁交接之事而来!”

    炎地一听,眼中一亮,笑着说道:“原来如此,没想到那叶凡贱命一条,竟然有如此倾国之貌的道侣,既然那叶凡没福分享受,便将其随君子阁一块传叫给本殿下吧!”

    炎地话音刚落,冷月便一脸杀意的喊道:“我看你才是贱命一条!”

    这一旁的奴卫瞬间大怒,喊道:“贱婢,竟敢口出狂言,拿命来!”

    “慢着!”

    炎地一声怒喊直接阻止了奴卫,然后便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一眯,满脸冷意的瞪着冷月说道:“本殿下怜你,才想让你陪在本殿下的身边,享受荣华富贵。你辱骂本殿下的话,本殿下可以宽恕你,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是自愿跟随本殿下,还是要让本殿下用强?”

    “炎地,你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我让你今天丧命于此!”

    这句话是陈越喊出来的,这一声,让那炎地一愣,随后他便满脸杀意的看着陈越说道:“你不是陈越,你到底是谁?”

    听见这话,只见陈越冷笑一声,紧接着他的容貌和气息瞬间改变,化为了一位少年的模样。

    这一变化,让那奴卫和炎地瞬间一惊,异口同声的喊道:“叶凡!!!”

    此话一出,叶昊然浅笑一声,看了看身旁的冷月,原本他并没有想让冷月来,可谁知道冷月听了他要来炎地行宫的事之后,便十分担忧的说,要么别去,要么就带上自己。为此,叶昊然无奈之下,只能答应让她一块来了。

    本来叶昊然计划的是,让冷月和炎地一手交接那君子阁的地契之时,他快速的将毫无防范的炎地拦下,可谁知道这炎地竟然如此好色,不仅惹得冷月满脸杀意,连他都看不下去,只好将戏演到这里作罢!不过这样也好,叶昊然又多了个说辞。

    只见叶昊然满脸冷意的看向炎地说道:“炎地,你暗中让人刺杀我,后又下毒威胁我的人,现在又想要调戏我的道侣,你想死吗?”

    炎地和那奴卫听闻此话,先是一愣,随后便都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过一会,只见笑声停下,炎地一脸不屑之色,像是在看傻子一般的看着叶昊然说道:“叶凡啊叶凡,没想到你竟然能从那剑心湖逃离出来,只不过你这智商是不是喝多了剑心湖的湖水,变得痴傻了?你不去躲着,竟然敢送上门来,那本殿下就先收下你这条贱命,然后再慢慢玩弄你的道侣!”

    “奴卫,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