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画 中仙

    “那这李仙语倒也真是称得是一位绝世天才了,再加她那倾城之姿被人追捧也是平常。”

    轻声笑罢,叶琉若虽是在夸她,但犹如青莲般的容颜中却没有一丝异样之色。

    李仙语虽美也没有你美啊。灰衣男子看着叶琉若在心中暗叹。

    叶琉若回到客栈中时天色已经逐渐暗淡,而柳月儿和云墨尘也已各自修炼完毕。

    “主人,你终于回来了。”

    柳月儿从地站起对着叶琉若就躬身行了一礼,而她那秀丽的脸庞也带着一丝尊敬和喜色。

    “嗯,看你这模样想必是已经将冥月决修炼出个什么门道了吧?”

    柳月儿现在的身躯虽然看着还和之前没有什么大的差别,但五感极高的叶琉若只是一看就看出她身体的阴气虽是没有增加多少,但精纯度却提高了不少。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主,我今天修炼了一天的冥月决后已经将身体中的一些戾气化去,以后再吸收阴气想来速度就会更快了。”

    见柳月儿笑嘻嘻的模样后,叶琉若心中本来还有些因为被人打劫而不舒服的心情也好了几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她不被打劫也获得不了那件极品魂器明金刃,所以说天道无常,有一饮必有一啄,灰衣男子不来打劫自己又岂会丧命。

    经此一事,她虽灭杀了灰衣男子,但那陶掌柜定然不肯善罢甘休,说不得之后还会想办法寻到她继续对她出手。

    想到这里叶琉若的嘴角露出一丝冰冷之色,若是那陶掌柜的自己识趣也就罢了,如果不识趣那就别怪她无情,毕竟她也不是什么随意就能被人打劫而不动怒的人,虽然没有被打劫成功,但她不去反过来报复就已经不错了。

    柳月儿见叶琉若的嘴角闪过一丝冷意,马就想到了什么,她立即秀眉一皱道:“主这次出去可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淡然一笑,叶琉若道:“无事,只不过是遇到一只小蟑螂罢了。”

    “好吧,不过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月儿出力,主直接开口即可。”

    见叶琉若不愿意说出事情,柳月儿心中虽是有些担忧,但作为一个下属这些话她也不能一直去追问,于是她点了点头就找了个地方继续开始修炼。

    “师父,弟子是不是太弱了。”

    云墨尘从叶琉若一回来就一直盯着她看,全程也一直是面无表情的,但在他听到遇到一只蟑螂时面色却微微变了一下。

    “身为我的弟子又怎么会弱?只是你还未步入仙道,否则你的天赋绝对要比为师高太多了。”

    伸手捏了捏云墨尘的脸颊,叶琉若先是语气温和的夸奖了他一句,接着又转为严肃道:“不过成功的代价就是要多加努力,每天为师给你布下的功课切记不可落下。”

    “是,弟子知道了。我这就前去打拳。”

    云墨尘垂在两侧的双手握了握拳头,接着微微红着耳朵,面色冷的就准备到客栈的小院中打拳。

    “恩,你去吧。”

    点头说罢,叶琉若瞬间就想到了当初知道仙道是什么的云墨尘一脸惊讶的表情就觉得好笑。

    她这弟子一直都是面瘫脸,也不知下一次等他脸变色时又是什么时候。

    等云墨尘离开之后叶琉若直接就从储物袋中将青玉炉取了出来开始熬制洗髓伐骨汤。

    第一次熬制洗髓伐骨汤时叶琉若用的都是普通草药,但这次用的却是灵药,因此这次的效果会更好,当然洗髓时的痛苦也会同样加深。

    痛能锻炼人的意志,也可以将他的身体洗的纯净一些,如果她这个弟子能承受得了痛苦,那其未来的修炼之路自然一帆风顺,如果承受不住痛苦,那他就只能说是心性不够。

    这也算是她给他的一个机缘和一个考验。

    取出炉子开始熬制药汤,虽然在客栈的房间里面无法燃起火焰,但早就有所准备的叶琉若一拍储物袋就将焰石取了出来。

    焰石所产生的火力比之真正的灵火还要强几分,用来炼制灵丹最好不过。

    将焰石放入青玉炉下方点燃,接着叶琉若就开始把储物袋中准备好的灵药一株株的丢入炉中。

    一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炼制洗髓伐骨汤了,二来叶琉若的炼药手段也高了许多,因此这次的炼制倒也顺利,并未出现炼制失败的情况。

    灵药在丹炉中一株株的融化,和其它灵药相互融合在一起。

    半个时辰后。

    叶琉若已经将全部的灵药都放置完毕,只用等待这些灵药全部融合后,进行最后一步即可完成。

    在叶琉若炼制洗髓伐骨汤时柳月儿虽然也有过好奇,但她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该过问的便没有出声询问。

    扫了一眼盘膝而坐的柳月儿,只见她浑身下阴气浓郁,不时的有些暗红色的气体从她身散逸而出,那些红色气体应该就是她体内的戾气了。

    抚了抚绿裙,叶琉若起身来到房间的窗前。

    客栈通体都是木制结构,因此连这窗户也是木材雕花而成的。

    抬手将木窗推开,只见窗外就是这家客栈的院落。

    她们所住的客栈名为青木居,青木居客栈的占地极大,它的院落自然也不小。

    此时已经是晚,高墙围绕中,透过院中的点点灯火,只见在一株古松树下云墨尘正在努力的打着拳法。

    古松沧桑,岁月在它身留下了极多的痕迹,一身宝蓝色衣服的云墨尘就站在树下努力打拳。

    小手握的发白,拳拳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声声破空声中,本就瘦弱的云墨尘浑身下早已汗流浃背。

    他那张白皙冷的脸庞也累的通红,看他那样子虽然很是乏累,不过他的坚持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真心在练习这套拳法。

    看到这一幕后叶琉若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

    说实话她传下的这套拳法虽然攻击力不如一些名震江湖的拳法厉害,但有一点却是其它拳法永远也比不的。

    这套拳法的攻击力确实不强,但它在锻炼肉身方面却是独树一帜。

    其每一招每一式都能拉动体内的经脉使其开拓和开发出肉身最大的潜能。

    肉身的潜能提升了可以帮助修炼武道之人所修习的功法速度更快,威力更强。

    而经脉的开拓则不仅仅适用于武道,包括仙道也极为适用,毕竟修仙者的经脉越是宽广那他吸收灵气的速度就是越快。

    这也是叶琉若让云墨尘每天打这套拳法的原因。

    晚有人在院落中打拳若是在明州还真是极为平常。

    毕竟明州中也有修炼练体之术的修士,但在云岚界就不一样了。

    云岚界的修士只修神魂不修肉身,这样的练拳功法他们是见都没有见过,于是云墨尘这一个练拳的场景就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观看。

    观看虽是观看,但大部分在看完之后都是摇了摇头就离开了。

    云岚界中的修士是没有见过修炼拳法的,但千年来他们中也有人想要另外开辟一道修炼之途,但无论怎么实验都是失败,其中不乏练体一道。

    当看到这一幕后,在他们眼中云墨尘这样拼尽全力练拳就是在走一条没有未来的道路。

    他们自然也知道自己的肉身是短板,但拳法再强还能强的过神念?

    不说根本强不过,且修炼这种拳法连神魂都锻炼不了,一不能延缓衰老,二等到肉身消亡后不还是要一同随着肉身陨落。

    所以大部分人不是冷冷一笑就是在讽刺云墨尘痴傻。

    云墨尘专心练拳中也不知有没有听到众人的讽刺,他只是一直全心全意的练拳,对于那些人他看都未看一眼。

    见云墨尘无事,叶琉若就将合木窗合起,开始继续炼制洗髓伐骨汤。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洗髓伐骨汤也终于被炼制成功。

    将青玉炉盖好,算了算时间还有一个时辰云墨尘才练拳完毕,叶琉若就吩咐柳月儿去让店家准备一个洗澡用的木桶送来。

    如果是修仙界中的客栈一般还真不提供洗澡这一个业务,毕竟只要步入仙道后修仙者很少能有身体污秽的。

    就算是有也只需要一个除尘决就可以解决,但云岚界的修士只神识而无法力,他们的身体自然会脏,最后还是要洗澡,因此这里的客栈也都提供有洗澡这一项服务。

    等小二将木桶搬来摆好了之后云墨尘也正好从楼下来。

    此刻的云墨尘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看其模样真是累的不轻。

    他看到叶琉若后正欲开口,叶琉若却先他一步将准备好的盐水递给云墨尘道:“将这杯盐水喝了补补体力。”

    “是,师父。”

    抿了抿唇,云墨尘控制住自己因为用力和乏累而疼痛的还在颤抖的手将温盐水接了过来一饮而尽。

    盐水的味道并不好喝,也不解渴,但它有一个极好的用处就是补体力,一般在重体力劳动后喝一杯盐水比什么都好。

    叶琉若虽有更好的灵丹可以给他服用,不过考虑到一会还要给他洗髓就没有给他服用。

    云墨尘喝完盐水后皱着眉头将手中的玉碗放下,正准备说话时却发现自家师父拿着一个青玉炉往洗澡桶里面倒着一些乌黑粘稠的药液。

    药液入水立刻将那清澈的温水染成了墨黑色。

    接着叶琉若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丹药往水中一抛,那水立刻化作粉红色,于此同时那水像是沸腾了一样开始不断的冒泡。

    云墨尘看到这里心中正自疑惑,却见自家师父站在木桶边对着自己招收道:“尘儿,这是为师给你准备的洗髓伐骨汤,还不快点过来。”

    “洗髓伐骨汤?!”

    云墨尘还未开口,一旁正在修炼的柳月儿却轻呼了一声。

    声音不大,但其中满是惊讶之色。

    “怎么?月儿你听闻过洗髓伐骨汤?”

    叶琉若将目光转向一旁的柳月儿,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她这个洗髓伐骨汤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柳月儿又怎么可能知道,是云岚界中有名字相同的药汤还是这个世界其实和她穿越的世界是相通的?

    叶琉若这边心中正自疑惑,柳月儿就摇了摇头,对着叶琉若说道:“月儿并未听闻过这个洗髓伐骨汤,但却听到过洗髓丹之名,所以刚才才会有些惊讶。”

    “原来如此,不过云岚界中的魂师应该不会炼制洗髓丹吧,月儿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点了点头,叶琉若看向柳月儿问道。

    “其实主并不是月儿死后遇到的唯一一个人,在主和我碰面之前我还曾经看到过两人,不过因为当时我在暗处,那两人并未看到过我。至于洗髓丹就是从一名紫衣男子的口中得知的。”

    柳月儿迟疑了片刻就开口回道。

    紫衣男子?叶琉若闻言神色微变,洗髓丹本来就是修仙界的东西,而那个男子又是紫衣,难不成会是叶洲?

    想到这里后叶琉若心中更是确定了几分,原本她在遇到叶洲时对方只是一个先天宗师,但仅仅半年的时间对方就从一个先天宗师到达了炼气五层的修为。

    更奇怪的是他似乎知道很多东西,外加叶洲对自己的奇特感情,所以叶琉若对叶洲也是极为关注的。

    “紫衣男子?月儿你可知道这两人的姓名?”

    “这个……属下不知,不过当时那紫衣男子就是以一瓶洗髓丹为代价来换区对方一枚破界符。”

    “什么?你说破界符?”

    前面几句话叶琉若还没有什么表情,但听到破界符三个字后叶琉若真是震惊了。

    破界符,顾名思义就是可以破开结界甚至是空间壁垒的符箓,此符拥有穿梭小型空间的能力,虽然只能穿破小空间,但也是万分珍贵之物了。

    如果真是叶洲用一瓶洗髓丹就换取了一枚破界符,那叶琉若真可以说是对方这气运未免也太好一些了吧。

    难怪她进入云岚界这么久了,竟然都没有听闻叶洲的下落。

    云岚界的地域本就极小,这些天来叶琉若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叶洲已经离开了此地,但因为要离开此地极难,所以叶琉若心中也不敢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离开了。

    不过现在她听到破界符后是真的敢确定对方离开了。

    “师父,那破界符很珍贵吗?”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云墨尘见叶琉若一脸的复杂就直接开口问道。

    轻柔一笑,叶琉若轻叹一声道:“岂止是珍贵,这符箓有破开空间之能,在为师那个世界中可是无价之宝,哪怕是修为和财富都比为师要数高的前辈也不一定有那么一张,可谓是价值连城之物。”

    这话一出无论是云墨尘还是柳月儿的面色都是微微一惊,显然是没想到那符箓和洗髓丹会有如此价值,但他们又哪里知道两界不通,有些东西虽然都很珍贵,但有的东西却是一个天一个地下,洗髓丹其实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高大。

    “原本以为我的运气已经够不错了,现在才知道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

    心中暗自感叹叶洲这小子真是好运,不过她现在也不是想这个时候,收敛了一下表情,叶琉若吐槽了一下叶洲离开的速度和运气后就对着云墨尘道:“洗髓伐骨汤用的越早越好,徒儿你先洗髓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