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逃出生天

    外头的禁军虽然人多势众,但好在沈均武功高强,追随高珩多年也历经过不少大小险境。

    虽然不能以一人之力将面前这些禁军尽数歼灭,但为了给程金枝尽可能多的逃脱时间,还是能够抵挡周旋一阵。

    屋内烛火全熄,周围的光线迅速消失不见,使得原本就沉寂浓重的夜色不由更加暗沉。

    见大门突然被撞开,在光照有限看不清容貌的情况下,守在庭院周围的禁军一看踏雪身的装扮,便只认为她是意图硬闯出府的程金枝,并没有意识到其中有诈,很快就朝她围拢过来。

    不远处传来的一阵阵刀剑相交嘈杂声和人声,让人听来只觉心绪不宁,如同一只只利爪,在心尖挠开了一道道抓痕。

    程金枝绷紧精神从地站起,来不及多加思索,快步猫着腰来到了那棵盘踞着槐树的墙面下。

    眼前这棵树在夜色的映衬下显得有几分鬼气森森,虽称不参天大树,却也着实有些高度,幸得程金枝只用爬到与墙沿齐高的位置,并不用攀爬到顶。

    加之她从小因为饿肚子,经常趁着无人之时爬程府后院那棵橘子树偷摘果实,因此爬树于她而言只是多费些体力,却并非难事。

    只见她双手抓着树干,脚借助着力点往使力,很快就已经爬到了接近墙沿的位置。

    不远处的声响逐渐变得微弱,程金枝的心跳却愈发剧烈紧张,手脚的力气也已经消耗了大半。

    她深吸一口气,因为心中记挂沈均和踏雪的安危,虽然紧张,还是忍不住扭头朝庭院处望了一眼。

    但因为夜雾笼罩和距离有限,她只能隐约看见几簇火光在视野中摇曳,并不能清楚看见沈均和踏雪的境况如何,只能在心中不断地祈祷他们平安无事。

    却不知,就在她转过身去,一只手触碰到墙边的一刹那

    随着火把被一一点亮照出了踏雪真正的容貌,禁军也随之恼羞成怒,手中的一把利剑,就这样无情地朝着她劈了下去。

    而此时的程金枝已经伏在墙沿之向下张望。这面墙属于王府后院,是个守卫相对松懈的地带,也可能是因为被府中突然发生的意外所吸引,墙下暂时不见任何禁军的身影。

    又因为夜深人静,燕王府成了人人忌讳之地,空旷的路面荒无人烟,只能感到如水般的凉意。

    墙的高度离地面有一定距离,可在如今没有任何辅助工具的情况下,她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跳。摩拳擦掌,再咽了口唾沫,程金枝紧紧抓住离地面最近的树干,紧接着双眼一闭,抱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凛然之心纵身往下一跃!

    夜风夹杂着些许凉意扑面而来,在重重落地的那一刻,只觉脚腕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酸痛。

    但此刻,程金枝已经顾不得再去察看伤势或是叫苦喊痛,而是一直扶着墙即刻撑起身子,发现勉强能够行动之后便步履蹒跚地朝前疾走。

    岂料才刚刚迈开几步,却闻身后传来一阵响动。紧接着,乍听一个凌厉的声音骤然响起,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尤为刺耳。

    “她在那儿,快抓住她!”

    听到这猝然而来的叫喊声,程金枝心头一颤,得知自己行踪已经暴露,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忍着疼痛加快了脚步。

    自己既然好不容易能够得以从王府中逃脱,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众望,必须杀出一条血路。

    然而她毕竟脚有伤,那些禁军又来势汹汹,即使程金枝拼命想要逃离,却还是很快就被圈在了包围圈中无路可走。

    “好一招声东击西。燕王妃,你这是要哪儿去啊?”

    见程金枝已是瓮中之鳖,不足为惧,其中一名负责守卫禁军便放慢步伐走前来,唇边显出了一丝阴险的笑意。

    “难道你就真的忍心,看着整个王府的人都为你陪葬吗?”

    “别伤害他们,他们是无辜的!”

    程金枝瞳孔一紧,想到踏雪等人的安危,还有她没能带走的小恒,鼻尖顿时袭来一股酸楚。

    此时此刻,府内的人为了她正命悬一线,全都甘愿豁出性命,可自己此刻眼

    却还是重新落入敌人手中,终是棋差一招,自身难保。

    一时间,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从头顶慢慢渗透脚底,让她只觉得,自己是这般无用。

    “会不会伤害他们,就得看燕王妃你配不配合了。如果王妃还想让他们活命,就乖乖跟我们回去,否则属下可不保证天亮之前,王府里会多少具尸体?”

    听着对方如此残忍险恶的话语,程金枝胸口的气息一滞,如果此刻手中有一把利剑,定会毫不犹豫地朝着此人狠狠地劈砍下去。

    “好啊,你如果不怕死的话,就试试看啊。”

    程金枝深知自己是落罪之身,早已没人忌惮她王妃的身份,自己此时若越是愤怒恐惧,便更会长了面前这些人的威风,让他们更加放开胆子肆无忌惮。

    因此,她脸色一转,将心中的愤怒表现出来,反而不屑地冷哼一声,摆出了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你们现在一个个肯定以为,我和我们家殿下定然难逃一死,将来的皇位必然是太子的吧?”

    “哼,难道不是吗?”

    这禁军闻言眸色微转,显然对程金枝这般古怪的态度感到了几分诧异,但语气还是不慌不忙。“燕王勾结南楚意图造反是事实,陛下已经派林将军率军前往堵截,以防他路得到消息,联合南楚趁势起兵逼宫。我想这个时候,他想必已经在押送途中,就快要到京城了吧?”

    而得知周帝派出林康捉拿高珩,程金枝原本就忧惧深重的心情又再度蒙一层阴影,脸色也不由变得愈发难堪。

    也更让她意识到,无论高珩有没有落入林康手中,时间都已经所剩无几了。

    “我们家殿下当年能以一己之力对抗西晋数百精锐铁骑,完胜而归,区区一个林康这样狂妄自大的莽夫,根本动不了他。”

    纵使心中已是波澜起伏,胸口气息凝滞,可程金枝表面还是竭力作出平静的样子,但脚步却已经不自觉地向后退去。

    然而她每向后退一步,这些禁军便会向前前进一分,显然不会给她留半点退路。

    面对当前令人无法喘息的危局,程金枝已经被逼得手足无措。她咬紧牙关,视线从四周飞快掠过,搜寻着能够自救的契机。

    而眼波流转间,却突然眸光一亮。

    紧接着,只见她在禁军面前站定,继而目光如炬,唇角轻扬。

    “今日我既然能从王府走出去,就绝不会再走回头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