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七哥威武(武加更)

    宋玉恒甫一坐下,就瞧见宋酒的左手上包扎着一层厚厚的布条。他双眉一拧,忽的不悦的问宋酒:“九妹,你的手是怎的了?”

    采蓝在一旁解释道:“七郎君,娘子的手是在来的路上摔的,大夫已经瞧过了。”

    宋玉恒紧紧的盯着宋酒,浑身散发着一股怒气。宋酒一怔,她不过是摔了一跤,宋玉恒至于在眼下这种场合发怒么?

    “你今日就给七哥说清楚,是不是有人故意整你的?”宋玉恒的声音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老太太皱着眉心问道:“你这皮猴又发的什么疯?你和阿琦都来晚了,还不来做几首诗赔罪?“

    宋玉恒冷哼了一声,双眼扫视了亭中的众人。“人都伤成了这样,还念个屁的诗!”宋玉恒忍不住说了粗话,叫亭中的人吃了一惊。

    老太太脸一沉,喝道:“她的手不过是扭伤了,大夫也瞧过了,你如今来做事后诸葛亮,有甚的用处?还敢跟我们置气,我看你是皮子痒了!”

    宋玉恒一把拉起宋酒,一身傲骨。“也就只有你们心宽!九妹不过是从前做错了事,如今回了家,你们个个都没给她好脸色瞧!哼,你们不疼她,我还疼呢!”

    宋玉恒转头看向懵懵的宋酒,“九妹,咱们走!与其受这个窝囊气,还不如陪七哥出去逍遥自在!”

    老太太气得面色涨红,咄咄的戳着手里的手杖。“宋玉恒!你难道不把祖母放在眼底了?”

    宋玉恒将宋酒护在身后,谨防老太太一气之下将手杖扔到她的身上。“我几日没瞧见九妹,以为她在家里过得不错。谁曾想,竟然有人在背后使绊子,硬是要她不好过!好啊,那大家都不要好过!”

    宋酒看着宋玉恒的后脑勺,眼中一热。她那颗有些冰冷的心好像破了一个小洞,而宋玉恒那一丝丝炙热的关怀就这么蹿了进去。

    沈氏在一旁好言相劝,“玉恒就少说几句,老太太如今正在气头上,你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宋玉恒向来尊敬沈氏,放缓了脸色对沈氏说道:“伯娘,我就玉姝这么一个妹妹,若是连我都不护着她,还指望何人?”

    老太太脑袋中嗡嗡作响,手指不住的颤抖。她指着宋玉恒咬牙道:“你看看这边,锦瑶也是你的妹妹,怎么不见你平日里护着她?”

    宋锦瑶轻哼一声,并不正眼瞧宋玉恒。

    宋玉恒不屑地轻嘲,“锦瑶从未将我当作哥哥,我为何要护她?分明九妹才是家中最小的妹妹,你们却个个都忽视她!既然如此,当初为何要让三哥去将她接回来?”

    宋酒心中冷笑,她自然知道宋家的人为何要将她接回来。

    因为她的身上有名籍,那可是关乎到宋家名声的重要物证。他们将她接回来,不就是为了好好的囚禁着她么?

    宋玉恒越说越激动,脖颈上的青筋暴起,耳根也红了大片。“你们若是瞧不惯,大不了我带着九妹离开就是!”

    秦氏一把拉住宋玉恒,轻喝道:“阿恒,你是要气死娘吗?”

    宋玉恒见秦氏眼中又含了泪,无奈地叹气。“娘,旁人不知道,难道你心里还不清楚吗?九妹从前是什么性子,你比她们都清楚。可是你知道吗?我去临安接她的时候,她那冷漠的眼神,仿佛将我千刀万剐了上千回!”

    秦氏擦了擦泪,抽泣道:“玉恒,娘也有娘的难处”

    宋玉恒不欲再听,拉着宋酒快步离开,将所有人都撇在亭中。

    采蓝提着裙角就要追,老太太厉声呵斥道:“不准追,让他们去就是!”

    一次好好的赏菊宴,就在宋玉恒的掺和下搅得不欢而散。

    于媪扶着气得头晕的老太太回静得堂歇息,各房的夫人由婢女陪着回了各自的院子。

    宋玉恒直接将宋酒带出了勤园,跑到了永嘉的大街上。

    逃离了那个压抑的勤园,宋玉恒大吸了几口气,面色也舒展了。“嗨,还是外头舒服!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该带你回来。”

    宋酒轻笑,就算宋玉恒不带她回来,她也要回来的。虽然可能是以另一种身份

    见宋玉恒的衣襟被汗水打湿透了,宋酒递过帕子。“擦擦吧,方才你其实不应该冲动的。”

    宋玉恒浑不在意的擦拭着汗珠,咧着嘴笑道:“九妹,你可是我的亲妹妹!他们想尽手段来害你,我若不跟她们闹一闹,还真以为没人能替你出气了?”

    往日像个孩子一般天真的宋玉恒,竟然也有如此英勇的时候。他同老太太顶嘴的时候,威风凛凛,瞧着令人心生敬畏。

    “七哥!”这是宋酒第一次真心实意的喊他,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你怎么就成了我的七哥?”

    宋玉恒怜爱的摸着宋酒的鬓边,豪迈的说道:“因为娘先生的我,我便是你的七哥,这一辈子都变不了!”

    眼眶一热,鼻尖一酸,宋酒转过身轻轻擦去泪水。回过头时,笑着对宋玉恒说道:“你今日倒是出尽了风头,可想过回去了如何面对?若是祖母向爹告你一状,仔细爹扒了你的皮!”

    宋玉恒眨眨眼,天不地不怕的说道:“往日都有宋琦替我顶着,爹哪里会下死手?”

    宋酒此刻在心中为宋琦感到悲哀,摊上宋玉恒这么一个弟弟,可能这一辈子都得在宋淮宥面前替他被黑锅了。

    “九妹,既然出来了,七哥带你去吃些好吃的!”宋玉恒拉着宋酒往前走,混在街上的人群中,异常兴奋。“你好几年没回来,怕是忘了永嘉街上的模样。”

    宋酒无奈,她哪里是忘了,是根本没来瞧过!

    两人在大街上逛到了天擦黑,这才兴尽晚回家。

    此时的宋玉恒还不知道,鹊桥仙里正有一场浩劫等着他回去承受呢。

    宋淮宥接到秦氏派人送去的消息,处理完县衙里的公事,就早早的赶回家。

    可到家的时候,依旧没有瞧见宋玉恒的影子。莫的,宋淮宥心中的火气冲上头,提着篾条站在鹊桥仙的门口等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