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消二百章 自来也传回的消息

    听到卡卡西讲解,凯一愣,他只是认为这是一场考试完全没有想到考试背后的东西。

    这时候周边几位已经过关的下忍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

    显然发现这些关键信息的还有其他人。

    就在这时候刚才第一场的考官走过来,一脸满意的对卡卡西还有剩下的下忍说道:“你们要时刻记得中忍考试考的不是题目的本身,而是你们踏入忍者之后要面临的一切难题”

    说道这里,这位考试的老师忽然拿出考卷说道:“这一关过关的要求其实很简单,你只要发现这一关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过关,以及送上来的答案是正确的就可以了!”

    “难道即使没有全答对也不要紧么?”

    凯问道。

    “呵呵,当然不行,必须要全部答对,不过只限你交出的考题必须保证无错,其他的即使空白也照样能过关”

    说道这里,考官忽然拿出其中两份。

    这两份其中一份赫然是卡卡西的考官,上面只有三道题没有回答。

    另一份考卷是一份砂忍村的,除了砂忍的考题全对之外,他只回答了一道木叶的考题,当然也是全对的。

    “这两份考卷全部都合格,这下你们知道这一关的要求了吧?”

    看到砂忍的下忍居然只多回答一道其他忍村的就过关,凯和其他不合格的下忍都露出不服气的眼神。

    凭什么,自己可是回答的比他多多了。

    “考官就因为我错了一道题,就要被淘汰么,我们不服!”

    听到其他被淘汰下忍的声音,监考的考官脸色一冷:“什么不服,这次考试的标准在我们这里,我们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保证给出的情报一定要准确,你们即使得到九十九份全对的情报,但是其中一份却是错误的,很有可能就会对村子带来重大的损失,甚至可能会让你送命,所以情报之中正确的判断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老师的话,所有的下忍都低下头,他们不得不承认,自己把这场考试想错了。

    只想到如何考到高分,其实却没有理解考官背后的意思。

    “其实每次中忍考试第一关看似简单,却其实有着一个心理考验,那就是看你能不能达到上战场,甚至是单独做任务的要求,第一关其实就是对你心理的测试”

    听到老师的话,卡卡西点点头,正因为他不把自己当成学生,也没有把自己当成了考试的下忍,甚至没有想过如何通过中忍考试,而是以战场上和实战中的想法拉看待这场考试。

    就是因为如此,虽然有些人的成绩或许很低,仅仅只有几十分,却达到了考官的要求。

    因为他们的心理转变和眼光是否和一个中忍额要求。

    至此其他被淘汰的忍者都没有了话语。

    在火影办公室内,三代用水晶球一直在观察着考场内的一切。

    “不愧是冷天教导的学生,才刚毕业就能发现这里面的秘密,不错,不错”

    不知道为何,三代从这三人的身上看到了当初三忍的影子。

    想到当初见到波风水门的时候就看到新之助的影子,而水门和冷天的出现也接过了木叶双子星的称号。

    “就是不知道这三个小家伙能不能达到三忍的程度,看他们的实力和进步,上忍应该不算太难,但是成为三忍的高度太难了,不是每个人都有三代你这样的指导能力”

    这时候小春在一边说道。

    听到小春的话,三代摇了摇头说道:“要说教导学生,之前我还是很自信的,但是冷天并不比我差,我知道自己的忍术知识渊博才能很好的因材施教,但是冷天即使无法使出那么多的忍术,但是却能凭着白眼指导,太令人吃惊了或许他才是最强的木叶老师”

    三代说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只看看冷天曾经的一位学生,那位不久之前还在自己面前信誓旦旦要成为火影的小家伙,初代的孙子,千手绳树的实力就知道了。

    想到这里,三代不禁再次头疼起来,冷天的指导成绩确实出色,但是一旦这样出色的学生站在木叶的对立面可就麻烦了。

    “纲手一行这次又失败了么?”

    三代出声问道。

    这次自来也和大蛇丸一起去水之国,结果失望而回。

    “不错,我听说连纲手都受伤了”

    “什么?难道绳树还对自己的额姐姐出手了么?”

    小春点点头,有些惊骇,又有些难以相信的说道:“这一战很隐秘,到现在整个忍界知道的都不多,大蛇丸和自来也、纲手都不会说出去,不然的话不知道会惊了多少人”

    三代听到小春的话,也是沉重的点点头,当初见到这份情报的时候,三代可是瞪大了眼睛。

    能让一村火影吃惊的事情可不多,但是在千术师绳树上可是一次次让木叶惊讶。

    自来也发回的情报上很清晰的显示三忍大战千手绳树,与之平分秋色,甚至千手绳树还要更胜一筹,因为最后要不是纲手受伤,绳树根本不会罢手。

    接到这个情报的时候,要不是自来也不再面前,三代甚至想要亲口问问这情报是不是假的,不是自来也发回的。

    小春看到三代的脸色,知道他心中所想,小春作为初代的弟子,在年纪大了之后就已经退居二线,这次要不是因为宇智波镜长老出事,小春是不会进入到长老名单的。

    对于很多事物,尤其是一些年轻的忍者,小春并不是很了解,绳树虽然很熟悉,但是即使在小春的印象中也不过是一个小孩子。

    但是转眼之间却能跟三忍大战平分秋色,要知道现在的三忍可不是当初跟团藏一战的实力,他们每人都得到了十足的增长,可就是这样还是无法打败绳树。

    这岂不是说绳树和当年二战时的雨影半藏都属于一个级别的巅峰影级强者么?

    “会不会是自来也他们见是绳树,所以故意手下留情了?”

    听到小春的话,三代摇了摇头说道:“不会,自来也他们不会在这件事情擅自评价,或许没有存在杀心,但是最后能让自来也和大蛇丸以及纲手召唤出灵兽帮助,你就应该明白绳树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大了,我听说他打开八门解体术第七门都已经非常简单,而且他也继承了初代的木遁更可怕的是他能使出初代的一切忍术,即使大蛇丸这次也在密报说面对绳树简直就好像跟初代战斗一样”

    “什么?那还有谁能对付他,要知道他现在可对木叶有很大的仇恨呢?”

    听到小春的话,三代心中冷笑,绳树真正报复的对象其实是团藏才对。

    “唉!”

    三代叹了一口气,如果绳树这个时候没有叛变,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完全可以应对当前的局势了

    见到小春一脸担心的样子,三代淡淡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能挡住他的人我们未必没有,我已经把他派出去了”

    听到三代的话,小春一惊,接着脱口说道:“你是说日向冷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