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零七章 冲阵!

    之所以觉得这支北魏军队的将领在对面的山坡,是因为那边落下的箭矢明显要多出许多。

    而且从这些混杂在雨中的箭鸣声里,他能够听到一些细微的差别。

    对面那边山坡上有不少箭矢是独特的强弓射出,力量和速度更为惊人。

    两边山坡上的北魏军队,则至少有四百,按理而言,在这种山林之中,要想辨认出谁是对方将领便很困难。

    然而对方的这名将领,似乎并不想太过掩饰。

    或者说,他根本不想掩饰。

    透过已经变得稀疏的雨帘,林意轻易的看到对面的山坡之中,有一名身穿将铠的男子很倨傲的站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

    他的身侧,整齐的分列着二十名侍卫。

    他的将铠有金属的反光,身后还有一条猩红色的披风。

    披风这种东西,对于真正的战阵其实没有太大用处,按他所知,在北魏也不是用于平时御寒所用,而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林意甚至看到了这名将领挥手的动作。

    随着这名将领的挥手,又是一轮箭雨落下。

    “这些府兵已经胆寒,我们人太少,不可能救得了他们。”薛九的面色越来越阴沉。

    下方那支南朝军队的人数已经不足两百,在他看来,若是这些南朝军队此时陷于苦战,人人都在拼命,哪怕他们加入之后,对方的数量还是以倍计,那即便随之战死,也不应有所畏惧,或许也有可能会有胜机。

    但是下方那支军队太过胆怯,他们现在若是救援,便和幼儿想要救将溺亡的不会游泳的成年人无异,只有可能被拖下水。

    “若对面那人真是他们的主将,我想试试。”

    林意看着对面那名居高临下俯瞰战场的北魏将领,轻声道:“但首先我必须确定他和他周围有无厉害的修行者。”

    这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便是现在这支铁策军的军令。

    而且薛九也听出了林意的意思。

    若是敌军阵中有很强的修行者,那林意便会接受他的提议,悄然撤走。

    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没有异议。

    “你们尽可能跟上我。”

    林意加快了脚步,沿着山梁穿行,下方那支南朝军队支撑不了多久,若是那支军队彻底溃败,那即便他能够杀死主将,对于他这支铁策军而言也太过危险。

    这支北魏军队给他的感觉越来越怪异。

    四百余人建制的北魏军队在外面根本不算什么,然而在这眉山深处,这种建制的军队便已经很成规模。

    按理而言,这支军队如此张扬,便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有强大的修行者坐镇,甚至是神念境。

    但若是有那样的修行者坐镇,又根本不会采用如此浪费军资的战法。

    眼下的这种战斗方式,给他的感觉很像是一只猫在随意的戏谑老鼠。

    那名将领似乎根本不急着解决战斗,甚至也并没有派一支箭军去断这支南朝军队的后路,似乎根本不在意最后能够杀死多少人,有多少南朝军士能逃脱。

    林意行走越来越快,他小跑了起来。

    这支北魏军队的确很大意,这山岗上高处都根本未设立暗哨,在他的感知里,根本没有任何北魏军士隐匿暗处。

    更令他不解,甚至震惊的是,随着他的越来越接近,他甚至可以确定,这名将领所在的这面山坡上,除了那名将领本身之外,甚至连一名修行者都没有。

    那名将领本身,给他的感觉也应该只是命宫境的修行者。

    一名命宫境的修行者,在外面的战场的确能如此倨傲的指挥战斗,但在这眉山之中,却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想试一试。”

    现在和解救下方那支军队相比,林意莫名的觉得,这个问题的本身更为重要,“你们都跟在我后面,矢形战阵。”

    勉强跟在他后面,此时已经喘息不已的薛九看着他的眼神极为复杂。

    他看得出林意现在很镇定,一丝都没有冲动的情绪。

    越是如此,他越是觉得林意有些可怕起来。

    那可是有数百名北魏军士不是数十名。

    他看着林意,点了点头。

    林意看向下方。

    此时那名北魏将领,便已经位于他的正下方。

    而被压制在低洼地带的那支南朝军队的时间已经不多。

    他甚至可以看到,已经有人忍不住站了起来,开始乱逃。

    北魏军队本身以箭技出名,而在北魏军队之中,有资格携带二十枝羽箭之上的,都有箭师的头衔,即便是军饷都比同年的其余军士要高出三成。

    根本不需要齐射,这些站起来显露出身影的南朝军士,直接便被如电的数枝羽箭射杀。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卸下身上背着的行军口粮,将两柄剑背着。

    他用力的握拳,然后松开,并指如刀,往下指去。

    这在铁策军之中,便是全力冲锋。

    他开始奔跑。

    如脱缰的野马,往下狂奔。

    此时暴雨即将停歇,天空渐渐亮起。

    当他距离山坡上这支随意施射的北魏军后方只有数十步时,这些北魏军士终于听到了令人心悸的破空声和树枝折断声。

    那名北魏将领惊愕的转身。

    在这一刹那,林意看清了他的面容。

    这是一张分外养尊处优的面容,面如冠玉,有一种常年锦衣玉食者才有的柔光。

    这名北魏将领看上去已经三十余岁的年纪,然而他的面容依旧英俊得能让建康城里绝大多数思春的少女脸红。

    北魏的大多数男子面容都很粗犷。

    然而和他们相比,这名北魏将领更像是南朝的名士。

    此时林意觉得这名北魏将领像南人。

    而这名北魏将领,却觉得从上方山林里狂冲下来的林意像北方的蛮兽。

    他眼瞳里的林意脸上没有任何残忍嗜血的表情,只是冷峻而专注。

    然而此时林意给他的感觉,却让他想到了他幼年时,看到猛虎从山林中跃出的画面。

    这名北魏将领还处在微微的失神里,他身旁那些久经战阵的箭师却已经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嗤嗤嗤嗤

    急剧的破空声伴随着弓弦震鸣声瞬间连成一片。

    数十支羽箭极其精准的穿破湿润的空气,全部落在林意的身上。

    一声痛苦的闷哼从林意的喉间涌出。

    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并无箭穿血肉的声音响起。

    这些羽箭只是让林意的身体如同撞上了一堵墙一样,猛的一顿。

    在接下来一刹那,在所有这些北魏箭师的眼中,林意就如同一头发狂的蛮牛更快的冲了下来。

    有更为细微但更为尖利的破空声急剧的响起。

    那些铁策军军士的胸肺已经如同火烧一般,他们甚至根本来不及呼吸,只是坚韧的意志,让他们持续的奔跑,距离林意不算太远。

    此时距离北魏箭阵已经不到三十步,已经是他们臂弩的杀伤范围。

    他们以超出平时极限的速度,疯狂施射。

    林意一声厉喝,跳了起来。

    他跳得不算高,借着地势,他就像是贴地在往下飞掠。

    在这厉喝声中,他双手同时拔出背后绑着的双剑。

    所有这些箭师的目光像中邪一般,牢牢的被他吸引,很多人甚至身边的人中了弩箭,惨呼着倒下,都依旧没有反应过来,没有想到去捕捉那些铁策军的身影。

    林意已经太快。

    当这些箭师手指捻着的箭矢第二次瞄准他的身影时,他的双脚已经再次落地。

    一声如雷般的响声自林意的脚下响起。

    林意的双膝弯下,他的身体瞬间半蹲,接着再次恐怖发力!

    嗤嗤嗤嗤

    一阵急剧的箭矢破空声响起的刹那,他已经带着狂风和无数的泥土、枝叶碎屑到了这支北魏箭军的阵前。

    他手中的两柄长剑毫无道理,完全蛮横的化为两道横卷的光芒,斩入阵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