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第49章

    此为防盗章

    王总管领着李清珮和彩蝶去了原本他要住的房间,是主屋右边的耳房, 并不大, 但是屋子收拾的倒也干净,地上铺了青石板, 墙壁粉刷一新, 摆放了一色的黑漆松木的家具,靠窗砌了刚好两个人躺下来的火炕。

    屋内还开着窗, 刺骨凛冽的风裹着雪花从窗口吹了进来,王总管道,“这屋子刚粉刷过,有些味道, 这才开了窗散散, 如今应是好了, 可以关窗了。”

    彩蝶去关了窗, 回来把包袱放在了炕头上,道, “夫人,奴婢只带了一小瓶。”说着把一个甜白瓷的小瓶子拿了出来。

    王总管道, “一瓶就够了, 只要能挨过今晚,明日一早我们就走。”

    原来赵泷这一路上风寒一直未好,所以虽然带着足够的药, 却也是一直在吃, 恰好今日药就断了, 本想着晚上就可以回到家中,谁知道会遇到这般大的暴雪挡住了路。

    王总管已经喊了那轻功尚好的护卫去最近的镇上买药,只是李念虽然把裹塘的法子卖了出去了,也小赚了一笔,但因为时间尚短,还没传播开来,并不好买,又加上暴雪,其实就算人出去了,也不一定能及时赶回来,李清珮这算是帮了大忙了。

    王总管越发觉得李清珮是他们老爷的福星,那般无欲无求的样子,竟然头一回让他去求一分推举函来,更不要说李清珮竟然想办法做出这种裹着糖皮的药丸子,就像是专门为他们老爷而生的一般。

    越是这般想,心里就越发的觉得李清珮实在是太合适了。

    其实王总管原本也没这般的低姿态,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所有的高傲都被岁月蹉跎掉了,就如同现代恨嫁的丈母娘一样,只要对方是个男的就恨不得把女儿嫁出去。

    几个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喧哗声,李清珮和王总管皆是一愣,推门出去,见院子里站着几个护院模样的壮年男子簇拥着一个穿着石青色刻丝灰鼠头蓬,长相颇为俊俏的年轻男子,正在跟李凌等人吵架。

    说是吵架,不如说是那些人仗势欺人更确切一点,因为全程没有看到李凌说话,都是那俊俏男子旁边的一个侍从在恶狠狠的吓人,“知道我们公子是什么人?是魏国公府的世子爷。”

    李凌夫妻两个人面带愁色,苦苦的说道,“爷,不是我们不想把房间租借给你们,实在是人已经满了,您就是杀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呀。”

    “你当真以为我们不敢杀你?”那侍从显得很是嚣张,骂道,“就是你们这些下贱的人,弄死了都不用我们陪。”

    李凌也来了脾气,道,“您这话可是有些过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王法。”

    “什么王法?我们世子爷说的话就是王法!”侍从阴沉沉的笑着,对着后面的人说道,“给狠狠的打,打到他们把房间让出来为止。”

    “住手!”说这话的是人李三,他刚才已经脱了衣裳要入睡,听到外面的声音又急匆匆的起身穿了衣服,这才晚来了一步。

    “你又是什么东西?”

    李三毕竟是在□□待过,自然和李凌这种从来没见过世面的人不同,腰背挺直的,很是有些气势,道,“我们家小姐是有功名在身的人,虽不及魏国公府金贵,那也是拿着朝廷俸禄之人,你们随意的欺凌村民就算了,这会儿还要残害朝廷栋梁不成?”

    那侍从一时被说的有些示弱,道,“不知道你们小姐是?”

    李清珮正和王管事走出来,恰好听到这话,道,“是我。”

    随着一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的悦耳声音,众人只觉得天寒地冻的雪夜里,曼妙如雪仙一般的女子轻移莲步行来,待靠近只觉得眉目如画,气质清丽出尘,越发的叫人心神恍惚。

    这世间竟然有这般美貌的女子。

    “这里已经住满了人,到别处瞧瞧吧。”李清珮从小貌美,不知道被多少人这般盯着瞧,早就习以为常,不卑不亢的说道,“这位是魏国公府的世子爷?”

    冯安自从看到李清珮,那目光就没离开过,他自诩风流,身边妻妾环绕无数,但就算是这般也没见过李清珮这般倾城的女子,一举一动,皆是叫人心神荡漾。

    “我就是,原来这般美人竟然是位秀才。”冯安见对面只说功名在身,却不说是什么官职就猜出来应该只是个秀才。

    “真就是魏国公府的世子爷?”李清珮语气一转,道,“这般仗势欺人,视人命如草芥,倒是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平凉侯府的惨案来,怎么,如今世子也打算跟那位平凉侯的大少爷学一学吗?”

    冯安听了这话,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平凉侯的大爷看上一有夫之妇,强行掠来,又侮辱致死,不巧那位妇人亲妹妹是一位秀才,悲愤至极,写了血书,在皇帝出行的时候不顾生死拼死喊冤。

    那件事一时在朝野中引起了轰动,原本朝中就女官示微,只是真要一同拧成一股绳,也是不容忽视的势力,那些女官见女秀才家人这般被践踏,不免生出兔死狐悲的心情,一时求皇帝彻查此案的奏折多如雪花。

    后来平凉侯府被革去爵位,贬为平民,那位大少爷则被押入天牢,秋后问斩,这件事即使过了许多年,也常叫那些功勋之家引以为戒。

    李清珮又道,“我记得没错的话,魏国公的大小姐嫁入了□□。“又道,“而秦王殿下很是亲厚大度,最是忌恨有人仗势欺人,世子爷,你说秦王殿下看到今日的场景,他会说什么?”

    冯安一开始觉得不过就是有点才情的女子,喜欢就带走就是,只是这会儿在听她这般犀利的言辞,竟然句句戳中他的要害来,一时只觉得背脊都是汗水,又是恨又是无措,想要就这般走了怕是下不来台,又加上心里不甘心,只是真要动了手,真怕惹出祸事来。

    一时间正是僵持,王管事领着两个身材高大的护卫走了过来,原来刚才王总管见来人不善,就去禀了赵泷,又折返过来,来的却是刚好。

    王管事冷笑,这种纨绔子弟他可是见多了,竟然欺辱到他们这里来了,当真是不要命了,走了过去,道,“谁是魏国公府的世子?我劝你赶紧滚,不然到时候就是你爹都保不住你的小命。”

    冯安正是犹豫,听了这话大怒,道,“你是什么狗东西,真当老子怕你不成!”说完对身后几个护卫说道,“还愣住做什么,主辱臣死!你们竟然任由此人欺凌于我?给我狠狠狠打,打死算我的!”

    那些护卫一拥而上,只是七八个人不过几招内就被王管事带来的两个护卫制服住,快的令人咂舌,不仅如此,还把吓住的冯安也制服住。

    “捆起来,放到马厩里,明天送回魏国公府去。”王管事已经得了赵泷的吩咐,原本他们老爷就因为风寒多日未好,心气不顺,这冯安正是撞到枪口上了,刚好被他整治了,只是这魏国公府的人怎么这般厌烦,那个秦王妃也是这般,今日碰到的又是她的弟弟,当真是晦气的很。

    等着那俩护卫把收拾完,李清珮就跟着王管事到了赵泷的屋内,因为之前李清珮想要探病,还问这么晚了是否方便,毕竟在这里见到总要拜访下的,王管事就说来询问下赵泷,这会儿显然是得了赵泷的首肯了。

    只是她有些不安,想着不过就是想让冯安知难而退,怎么就成现在这样的局面了。

    这个赵泷到底是什么出身?用的是太医署李昌荣的药丸子,又很轻易的给她拿到了沈从泽的推举函,今日遇到了魏国公的世子冯安……,竟然就敢直接把人绑了起来,下暴雪的冬日夜里被丢到了半敞开的马厩里,这根本不像是一个太医敢做的事情呀!

    以前李清珮曾问过赵泷是不是曾经做过御医,而赵泷虽然没有否认,她就以为对方是真的是郎中。

    王管事把李清珮的给他的药放在长几上,又道,“劳烦姑娘给我们老爷喂药,虽说真的绑了那个冯安,但是天气寒冷,真要冻出个人命,也是麻烦,我去安置下,弄一些褥子送过去。”

    “送什么送!”赵泷冷冷的说道,结果刚说完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王管事道刚忙凑过去,拿了旁边的热水要喂,却是被赵泷推开,“一股子怪味,不喝。”

    王管事简直叫苦连天,赵泷平日里很是通情达理,也好伺候,只是生病了之后就完全变了个人一样,挑剔,易怒,且不吃东西也不吃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