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这63章 这是宿命

    “你竟然还亲眼见证了开天辟地?”秦朗嘿嘿笑道,他知道自己问到了一些关键信息,这个小魔物竟然见识了低位面宇宙体系的开天辟地的过程,这就等于是知道宇宙天地诞生的一些秘密,这小魔物的来历还真是不简单啊。

    “你管我呢!”小魔物似乎也知道这话有些不妥,他不应该让秦朗知道什么开天辟地的事情,所以它已经不想在这个问题上面继续下去了,但是偏偏秦朗已经发现了这一点。

    “唔……小魔物,既然你见识了开天辟地的过程,那么也算是不简单,你倒是跟我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啊?没关系,你就算是吹牛也行,反正你就放心地吹着,我也就随意那么听着就行了。”秦朗向这个小魔物说道。

    “关于这个问题,你就不用想了,你不过就是蝼蚁一样的存在,根本就没有资格知道开天辟地的事情,所以我是不会将其告诉你的。”小魔物大概意识到自己言多必失,所以也就决定不再跟秦朗谈论这个问题了。

    “你看看,你怎么老是不变通呢?或许我就是你眼中的蝼蚁,但是不管怎么说,我现在都还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而你不过只是我的一个囚徒而已,一个囚徒被一只蝼蚁给囚禁了,这听起来多有意思么?所以,你不妨大胆地想一想,如果换一种方式的话,或许你可以早一点脱困而出呢?甚至,我可能直接就将你给放出来了呢。”秦朗笑着向小魔物说道,这是引诱其跟他进行合作。

    奈何,小魔物在这个问题上面真的不想跟秦朗继续谈了,断然拒绝秦朗:“任凭你说得天花乱坠,我也不会上当的!你想要从我这里获取开天辟地的信息,那是不要去想了,因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将任何关键信息泄露给你的!”

    “这个……你听听,这可不是合作的态度啊。如果你真的想要将牢底坐穿、海枯石烂的话,这个样子可是不行的。何况,我也只是想要从你这里知道一些信息而已,这些信息对你来说不算是损失而已,但是却可以跟我结一个善缘,何乐而不为呢?”秦朗这厮可谓是软硬兼施,希望可以从这个小魔物的身上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但是秦朗却不肯定自己是否能够成功,毕竟在这个问题上面,这个小魔物的牙关似乎特别地紧呢。

    “合作?你竟然还想要跟我进行合作?你觉得有这个可能么?”小魔物冷笑道,“你不过就是蝼蚁而已——”

    “蝼蚁?唧唧歪歪,歪歪唧唧,我说小魔物,你这家伙难道就只能说这些话么?如果你就只是这么 一点点能耐的话,那么就真的是让我失望了!你就会吹牛的本事吧,什么见证开天辟地,什么了不起,我看不过就是吹牛而已,之前还差一点被你给唬住了,结果屁都不是的东西!什么玩意儿!”秦朗这是故意将小魔物往脚下狠狠踩的节奏啊,谁让这小东西一点都不配合呢?或许这小魔物本事的确很厉害,一旦脱困肯定是后患无穷,但是如今既然还被秦朗镇压着,那么自然是要将其潜力完全都给压榨出来才行的。

    “谁说老子只会吹牛!该死的东西!蝼蚁!”小魔物被秦朗气得怒不可遏,但是却无法挣脱秦朗的压制,这个时候也算是相当地倒霉,“老子参与了开天——老子怎么会是在吹牛呢!”

    “这是要中大奖的节奏么?” 原来这个该死的小魔物不仅是见证了开天辟地,而且分明就是亲自参加了开天的过程,这可是一个相当惊爆地消息啊,就只是凭借这一点的话,也就足以让那些高层次宇宙强者们争相恐后来探查这小魔物的信息。不过,对秦朗来说只是这些消息还是远远不够的,秦朗还需要更多的消息,所以这就注定了秦朗只能从这小魔物身上一点点地挖掘。

    秦朗的内心可谓是惊喜交加,而且是又惊又惧,虽然这个小魔物的价值相当不简单,但是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东西迟早都会从秦朗手中逃脱,那时候这货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找秦朗的麻烦,甚至可能真的会将秦朗弄得生不如死,而且这也罢了,关键是这小魔物可能会给整个低位面宇宙体系都带来毁灭性地打击,这才是真正恐怖的地方,让秦朗也有些暗暗心惊。

    当然,秦朗也是可以从这小魔物的身上得到一些“好处”,所谓的好处就是看这小魔物‘蚕食’法则力量的过程,不得不说这小魔物对于法则力量的领悟真的是比秦朗更加高明,秦朗虽然对于低位面宇宙体系和第六层次宇宙的法则力量都已经完全了解了,对于宏观法则力量也是有相当地了解,而且还知道如何进行微观宏观法则的转化。但是,这小魔物却可以将法则力量做到“抽丝剥茧”一样地“艺术”手段,这的确是值得秦朗学习。

    能够将法则力量理解成剥茧抽丝一样简单,这真的只有将法则力量领悟到了极致的修士才可能做到,所以秦朗才觉得他实际上还是可以从小魔物的身上学习到一些东西的,而且他也的确是在这么做,反正跟小魔物的较量还是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的,秦朗自然是要好好地从这个对手身上套取一些东西的。

    “秦朗,你打算如何对付它?”相对于秦朗的镇定,建木似乎比秦朗更加地担心。

    “我知道你担心这东西会脱困,不过你放心,我还能压制它一段时间的。”秦朗向建木说。

    “但是,在这一段时间中,你能否想到解决办法?”建木向秦朗说,“千万不能有任何放松!当初,隋戈就是这样的想法,所以将他自己都给葬送了!”

    “唔……听你这么一说的话,好像我的确是有些过于乐观了。”秦朗可是非常善于接受别人的批评,脑子当中转过了诸多的念头,随后向建木说,“其实,我想到了一个地方,或许可以真正解决掉问题!因为,这可能是这小魔物的宿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