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9章 给我彻查

    哈哈,我揣摩人的心思,怎么揣摩得这么厉害啊,小齐公公得意极了。

    “中午的时候,几个管事又找她去吃饭,不过铃铛给拒绝了,明明前两天她还和管事们处得很好呢,也不知道是不是闹矛盾了。”

    慕宇已经没心思再收拾东西了,他的思绪都被小齐公公的话给勾走了。

    他定睛看向小齐公公,心说,以前在御书房,怎么没发现他这样聪明伶俐呢。

    这会儿御书房除了他们俩,已经没人说了。

    御书房很大,最里面的房间是只有皇上首肯,他才能进去的,此刻他走到门口,装成检查锁头严不严实。

    小齐公公也屁颠屁颠地跑过去,继续道:“奴才觉得,铃铛会这么做,又能表现出她很谦虚,又能让几个管事更喜欢她,所以她只是少吃了一顿饭,好处更大呢!”

    慕宇心说,你知道什么,吃都吃了,怎么现在想起来拒绝?那几个管事都是人精,不会为难她吧?他有点着急。

    小齐公公又说:“晚上她回去,和她同屋的那个玉涟漪递给了她一本什么,她没要。铃铛可真是个品行高洁的人,虽然只是个小宫女,但是概不收受贿赂,真是皇宫中的一股清流啊!”

    其实玉涟漪递给铃铛的就是写好的话本子,她听说那天晚上铃铛出去见的就是宇公公,想要她把话本子送给他,让他传递给皇后娘娘,铃铛自觉见慕宇太尴尬了,就拒绝了。

    况且慕宇都把话说得那么明白,铃铛也不敢自作多情了。那声慕宇哥,就当做从来没叫过了。

    但是这些,小齐公公不知道啊,他没读过几天书,就知道在慕宇面前,多夸奖铃铛肯定是没错的。

    慕宇听了他的话,笑出来了:“你这什么比喻,还一股清流,你的意思是,这宫中除了她,大家都收受贿赂了?你倒是说说,你收了别人多少东西?”

    小齐公公今天的事情都汇报完了,一脸惊呆地看着慕宇。不是吧,这都能被抓包?

    那可是他千方百计攒的老婆本啊,绝对不能被没收了!

    于是小齐公公就开始装头疼,捂着知道太阳穴,“哎呦哎呦”两声,“宇公公,我今日身子不舒服,我就先走了……铃铛的事,我明日再来和您汇报哈。”

    慕宇下意识想说,汇报什么,我不听,可是话到嘴边,又讲不出来了。

    出小齐公公没多久就溜走了,确定跑到宇公公抓不到的地方,这才得意地笑了起来。

    他的真·命|根子没了,老婆本就是个替代的!虽然他取老婆,也只能和人家当对食夫妻,那也不能阻止他有这个梦想!

    只要给了她很多钱,她应该能老实本分的吧?嘿嘿,自己要让她知道,其他男人都不能让她过得那么好!而且多给点她,也省得她因为自己不能人|事和自己闹。

    小齐公公认为他的这个想法非常棒,已经能给宫中的太监当标杆了。

    还有啊,他长得不矮,还如此俊俏,只要一有钱,那肯定,无数宫女都想给他当老婆啊!

    他还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中,慕宇却在琢磨,铃铛和玉涟漪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抬头,小齐公公已经跑了,不然还能让他打听一下。

    晚上,慕宇躺在床上,竟然有些期待第二天的到来,因为小齐公公还会来和他汇报铃铛的情况。

    想着想着,他苦笑起来。慕宇啊,亏你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现在竟然变得如此怯懦。

    想靠近,又不敢靠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啊。

    铃铛和玉涟漪今日是有一点不愉快,玉涟漪明显是生气了。

    她之前想,慕宇欠她一个人情,她想见慕宇的话应该很容易,谁知道,她连乾清宫的门都摸不到,就被挡回来了。

    她又没什么途径给慕宇传话,只能求助铃铛。

    当她把话本子递给铃铛时,她想,铃铛一定欣喜非常,只是传传话,就能占那么大的功劳,谁知道铃铛只看了一眼就说:“我和宇公公并不熟,你找我,我也是没办法把话本子送过去的。”

    玉涟漪很吩咐:“铃铛,咱们在一起住了这么久了,一点小忙你都不帮?”

    铃铛认真地解释:“如果我能见到他,我肯定会帮,现实是我见不到他。”

    她难道不想念慕宇么?这几天总是被夸奖,有几次,她真想站出来说,你们不用因为宇公公看重我了,他已经不要我了啊。

    到底她做错了什么,才让慕宇和她拉开了距离呢。

    玉涟漪却不相信,只崩溃地把话本子拍在了桌子上:“我为了写这个东西,平生第一次和人借钱,那么一点钱,还给你打了个欠条!天天晚上点灯熬油的,头发都掉了一大把!结果现在,你却不帮我!铃铛,你到底安得是什么心思?你说啊!”

    铃铛真的很心累,也不想和玉涟漪吵架,她冷漠地转身:“你爱信不信吧。”

    “你别走!把话说清楚!”玉涟漪伸手就要去抓铃铛。

    女子猛地回头,盯着玉涟漪:“你动我一下试试?虽然咱们同是秀女,但我出身不高,自小谁要是惹我,惹我弟弟,我都是带着人去打架的,你别让我和你面子上过不去,因为你这小胳膊小腿,真不可能打过我。”

    玉涟漪的手僵在了口中,颤巍巍地指着铃铛,眼睛都气红了。

    “好!你够狠!”玉涟漪想,你现在不帮我,等我有天飞黄腾达了,我肯定要把你狠狠教训一通!你这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

    铃铛猜到了她心里在想什么,其实她也不想得罪玉涟漪这样丧心病狂的女人,可是她真的没办法。

    晚上躺在床上,听玉涟漪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声音,也吵得她心慌。

    她甚至对慕宇也有了点埋怨。既然你不想和我亲近,最初又为什么给我希望呢,还让我叫你哥哥。

    铃铛吸了吸酸涩的鼻子,揉了揉眼睛,在心中嘟囔:不想了不想了,明天还得早起干活呢。

    小齐公公第二天,准时到慕宇那里报道,他仔细地盯着慕宇瞧了瞧,嗯,还是往常的样子,也看不出什么期待不期待的。

    其实慕宇很想提醒他,你今天比昨天还是晚了一点的。

    铃铛每天的生活,都乏善可陈,但小齐公公是谁?他有一双慧眼啊!他看出慕宇很喜欢听这些普通的事情,于是他就讲得比昨天细了很多。

    最后,他犹豫着说:“有件事,不知道要不要提……”

    慕宇不耐烦:“告诉过你,说话不要说一半。”

    “哦哦。”小齐公公有点委屈,不过他还是讲了,“就是铃铛是以秀女的身份进宫的嘛,她们进宫,是要被检查身体的……”

    慕宇的神色猛地一暗,仿佛有狂风暴雨在酝酿。小齐公公见状,急忙改口:“我我我没去调查这件事!就是想到了,所以想提醒您一下……”

    既然要检查身体,肯定是脱光的,铃铛不像是玉涟漪那样身份高贵,给她检查的,应该不是宫女。

    慕宇已经疯魔了,哪怕对方和他一样是个太监,什么都不能对铃铛做,他还是非常非常生气。

    一想到铃铛的身体被那样一个下贱的人给看光了,说不定还碰过……

    “砰!”他一拳头就砸在了桌子上,“给我查!”

    小齐公公一听他咬牙切齿的,心说,了不得了不得喽,我们的宇公公真的动了凡心啦,看看这要吃人的样子。

    自己是不懂什么是爱情,想必就是如今宇公公的样子吧?

    “小的明白了,这就查。”

    “做得隐蔽些,先不要惊动那个太监,尤其不能让铃铛知道,”宇公公嗜血地看着小齐公公,“懂?”

    小齐公公点头哈腰地:“懂,真的懂。”

    这事要是宣扬出去,被那个太监做做文章,要么铃铛被赏赐给他做对食夫妻,要么铃铛承受不住流言蜚语自……呸呸呸,那个词真是太恐怖了,不能想不能想。

    “下去吧。”慕宇虽然是这样说,却先小齐公公一步,走出了御书房。

    晚上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盯着墙上挂着的宝剑,取下来擦拭了许久。

    他的地位比其他人高,是住着单独的院子,在墙上挂宝剑,也是皇上的恩典。

    夜晚的灯光竟然也是阴寒的,他盯着宝剑,上面映照出他狭长阴狠的眸子。

    “太久没让你见血了,你也渴望吧。”

    ……

    玉涟漪努力了一天,还是和成功那样遥远,甚至她想调换个房间,不和铃铛住在一起,管事都不见她。

    她很生气,明明她的出身比铃铛高了那么多,为什么在宫里处处碰壁呢?

    忽然意识了什么,她猛地睁大了眼睛,哈哈,对啊,出身!以前怎么没想到?

    进宫给她检查身体的是个德高望重的老嬷嬷,那会儿对她多恭敬啊,就差叫她一声娘娘了。

    但是铃铛卑贱,一定是个太监给她检查的,这事都不用怎么调查,打听打听就知道。

    她看着铃铛放下的帷幔,恶毒无比地想:左右都是太监,又老又丑的和慕宇也没差什么吧?你看你在宫中过得这样孤单,不如我给你找个伴儿?哈哈,你搬去和老太监一起,我就能自己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