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明明心王者

    从昏沉中醒来,杨万寿头痛欲裂,当眼睛睁开的一刹那,他见到了一个奇幻世界。

    好像置身在古老的神殿,他环视四周,发现近千平米的石室,其四角分别矗立着黑,白,青,红四根石柱。

    在石柱下方,是打磨平整,光亮如镜的岩石地面,在石柱的上方,是雕刻着星辰,祥云,瑞兽及群仙的穹庐式屋顶。

    石柱造型别致,黑的那根位于北方,座下有玄武兽,红的那根位于南方,上端雕着一只红色巨鸟。青的那根位于东方,通体缠绕着一条巨龙,而白色的那根,其四周围着一群白色猛虎,它们或坐或躺,或攻或守,真是姿态万千,栩栩如生。

    玄武的双眼,是两枚拳头大的明珠,那明珠无时不刻地散发着白光,将石室北侧照的亮堂堂的。高高在上的朱雀,口中衔着一枚血色明珠,那明珠有西瓜大,其散发出的霓虹,让石室南方尽显神秘与温馨。还有青龙,它四个爪子也嵌着明珠,至于那群白虎,明珠便更多了。

    大大小小,颜色各异的宝珠,从不同方位,不同角度将石室照的明晃晃的,宛若五光十色的人间仙境。

    杨万寿躺在一张极柔软的虎皮上,虎皮之下,是床一样的巨石。石床一侧,依次排列着石柜,石桌,石凳,石椅,石屏风。石桌之上,又整整齐齐地摆放着石碗,石盆,石壶,石樽和装满了瓜果的石碟。

    石蝶中有樱桃,青梅,鲜龙眼,枇杷,石榴,鸡心枣。有核桃,有山楂,有榛子,有山药,还有雪梨,葡萄,火荔枝以及剥开壳的银杏果。

    满屋芳华,除了果子的香,饥肠辘辘的杨万寿竟还闻着了肉糜的味。听得一阵咕咕叫,有个身穿红袍的老者突然从一方巨石后探出头来,道,“呦呵你终于醒了?”

    杨万寿定睛一看,原来是位老人家。当即,他走下床来,拱手见礼,应道,“嗯呐,醒了,老人家,请问这儿是哪?”

    “这是龙王爷的水晶宫,哈哈”

    老者一手拿着锅铲子,一手拎着腱子肉,他笑嘻嘻的冲杨万寿直眨眼,道,“身子虚就多躺一会,等下我给你弄几盘补肾养元的硬菜。”

    杨万寿自然是不信什么龙王爷,水晶宫的玩笑话,不过看老者也不像坏人,他便走了过去,这一过去不要紧,眼前的一幕顿时把他吓趴了。

    “这这不是人肉吗?”指着地上的胳膊腿儿,杨万寿话都说不好了。

    “是啊,我在湖边捡到的!”

    老者一脸迷茫地望着杨万寿,不解道,“挺新鲜的,就是被冻过,没什么嚼劲。不过气血被极寒瞬间封进了经脉,拿它们吊老汤,哎精元在小火慢炖中缓缓释放,这滋味,回味悠长呀。唉,小伙子,你这什么表情嘛,难道你有更好的做法?”

    “你你居然吃人?”杨万寿头皮直发麻。

    “我不挑食的,”红衣老者的脸,和他的衣服一样红,他龇着牙,笑呵呵地说道,“你们这些年轻后生啊,不知生活艰难!哼,挑三拣四,这不吃那不吃的,依老朽的意思,非得饿你们十天半个月,你们才知道粮食的来之不易!”

    “再节俭也不能吃人啊!”

    “为什么?”老者把锅铲子一丢,怒道,“人咋了,比谁高贵啊还是怎么滴!”

    “又不是过不下去了,哪有人吃人的道理啊!”

    “你说的在理,嗯,像我就不吃螃蟹,除非快饿死了!”老者一弯腰,从地上捡起锅铲子,又满面春风地说道,“既然你不吃人,那好吧,我给你弄碗狼杂汤,再整点狼肉好了。小伙子,你喜欢什么风味的,麻辣,还是盐焗,对了,有什么忌口吗?”

    “老伯,用不着这么麻烦,我我吃些水果就好。”望着咕噜咕噜直冒泡的大锅,杨万寿暗想这锅可是炖过人肉的,我才不要喝什么汤呢。至于那狼肉吧,我看也算了,搞不好里面就掺着人肉!

    “不吃肉怎么行,你的天魂都飞走了,再不吃点肉,你你会变傻子的!”说着,老者急的差点要蹦起来。

    “什么天魂?”杨万寿很是诧异。

    “你不已经是青铜巅峰了吗,怎么连天魂是什么都不知道,你你老师是吃粑粑的,连这都没教你?”

    “师傅只是教了琴棋书画和社会百科,修道这一截,他说暂时还不到时候。”杨万寿拱拱手,一五一十地回道。

    “徒弟都青铜巅峰了,还不到时候,你师傅心真大,哼,我看这样的师傅,不跟他也罢,辣鸡一个。”老者义愤填膺,满脸赤红,道,“小伙子,要是不嫌弃,我收你做徒弟,别的不说,我肯定比你现在的师傅强。对了,你师傅什么段位了?”

    “我有七个师傅,其中最厉害的是严少保,他是黄金四星,官居二品!”

    “严少保是谁,我倒没听过呢。”

    “严立,太子少保严少保呀。”

    “哎呦敢情你还是太子呐,失敬失敬哦”老者挥挥锅铲子,看不出丝毫的敬重。

    “我不是太子,我是大炎帝国青羊候的二儿子,我叫杨万寿,”杨万寿客客气气地解释道,“我是陪七皇子到泰坦帝国做人质的,睿宗皇帝重视我们,所以请三师三孤手把手地教我们功课了。”

    三师,也叫三公,是太师,太傅,太保的合称,因为太师负责德教,太傅负责监督,太保负责体育,故而在武学造诣上,太保是三师中最厉害的。

    三孤,指的是少师,少傅,少保,他们官阶二品,算是三师的助手吧,平日,像杨万寿这样的王侯级质子,多由三孤指导。

    “呸,重视个屁,”红脸老头不屑道,“要真重视,他咋不教你什么是天魂,什么是灵根,切我看那严少保,没啥真本事,八成是草包一个!”

    “您知道?”杨万寿顿时来了好奇,问,“那您是什么段位?”

    “我我”

    老者搓着手,很不好意思地扭捏了半天,在杨万寿的再三催促下,他才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刚突破了**境,算是明心级的修士吧。”

    教义中说,最强王者分三个级别,能融合五行之力的,是星耀王者。比星耀王者厉害的,是**境,为明心王者。比明心王者厉害的,是巅峰,是触摸仙道的八荒战神。

    “您是最强王者?!”杨万寿眼都直了。

    “啥最强啊,就是个厨子,”老者摆摆手,言归正传道,“对了,我的小少爷还没说呢,你有啥忌口的啊?”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