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病危(五)

    所以,这个下毒的人,起码在小皇帝身边已有半年之久。

    “只是,你之前照顾他的时候,没有察觉出什么不一样吗?”靖王沉思半晌,回身问道。

    之前……我抬起头看着他,很确定地说,“没有。陛下十分信任我,初入宫时,我就已经诊过他的脉象了,虽然有些异样,不过之后经过我的调理,也没有再显现出其他的症状,所以我没有多想,只以为那时他病情发作时的特征而已。”

    “你说,经过你的调理,就没有出现出过其他症状了?”靖王渐起疑心。

    “是,我自从做过一次包子给陛下之后,他很喜欢我做的吃食,所以之后,陛下的吃食一直是由我亲手负责的,在御膳房烹煮好之后,直接端到陛下面前。中间不假他人之手,所以那段时间,陛下……”我突然就想明白了,陛下中毒的这半年时间内,只有我当时为他烹煮食物时,他才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而对比这前后,“有人在陛下的饭食之中下毒!”

    “你在这里待着,不要离开这儿。”靖王正色,他看了看小皇帝,扶着我的肩膀嘱咐道,转身出了这寝殿的大门。

    这个下毒的人,种种线索已经暴露。

    先前在王宫里能接触到小皇帝饭食的人,和此次狩猎,随着小皇帝的圣驾前往营地负责他饭食的人,从这两份名单之中,很容易就能找到一些共同的人,再想要从这些人之中审出谁才是下毒谋害小皇帝的人,很容易……

    我并不担心,靖王做不到这些。

    “六月……”小皇帝迷迷糊糊又醒了,他偏着头,有些可怜。

    “在呢。”我说,凑前去,生怕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朕是不是要死了。”他看着我,好像并不是害怕死亡一般,眼神空灵而清澈。

    我摇头,“不是的……你不会死的。”

    “可是父王他,也死了呢……”小皇帝嘟着嘴说,“那时候,父王问身边的太医,朕是不是要死了。然后太医说,陛下是真龙在世不会死的……可是父王还是死了……”

    “可你不一样。”我今天才知道,原来这大历先王的死,对小皇帝而言竟然也是一种阴影。“你想啊,你父王可是年岁大了呢,但你还小啊,你还要长大……”

    “那朕,会活到像父王一样的年纪吗?”他眼底燃起一点希望。

    “你会比你父王活得更久。”我不会让他死的。

    “六月……”他又叫我,“你喜欢六叔吗?”

    靖王?“为什么这么问呢。”

    “都怪朕没用。”他说,“朕明明知道你是被人陷害的,却还是救不了你。要不然,也不会委屈你嫁给六叔做他的侧妃了……”

    “这并不怪你。王权的争斗之中,总是要牺牲很多人的,胜者总是少数,像我这样的无名小辈,一年不知道要死多少个。”他已尽力救我,这是他能做到最好的一个选择了。

    “六月……”他说,“朕不会让你牺牲的。”

    我有些震撼。

    “朕不会,不会让你牺牲的。”他又重复了一遍,格外认真。“你是个好人,朕会保护你,不会让你,牺牲的……”

    “好。”我笑着,“那陛下一定要养好身体,要不然怎么保护我呢。”

    挺过这一关,什么都好说,我只是担心,就算天亮他的低烧退了,他也撑不住药灸。

    他点头。“嗯。”

    ……

    清晨,微露。

    我将点着的草药滑过小皇帝背娇嫩的肌肤,他感觉到烫,浑身不由自主地抖动了几下,硬要着牙撑了下来。

    烧着的药草一遍遍在他身灸着,皮下的淤血渐渐分明起来。

    同样的动作重复了百次,就算我已经尽量悠着,可他的背后还是一片血红。皮肉之下,血管里的东西开始按捺不住,我掏出刀子的一瞬间着实吓坏了一旁的宫人。

    我在他背划开了几个口子,将涌动的秽物放出,淤血散落一地。

    掉在地的东西还活蹦乱跳,吓得宫人纷纷后退,严公公脸色大变,我从一旁取过生石灰洒在那些秽物之,它们挣扎了一会儿,不动了……

    “这……”严公公这时才凑前来,“靖王妃,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啊?怎么,怎么还会动呢……陛下这……”

    “先等等,我先把陛下身的创口处理一下。”我现在顾不得解释这些,“麻烦严公公找人来处理一下,把这些东西收起来,我想,靖王会需要的。”

    “靖王爷需要?”严公公将信将疑。

    我回到塌前,给小皇帝的创口了药,“早些时候我让人去采来的叶子呢?”

    “在,在呢。”严公公正招呼人收拾那一地的秽物,立刻又应道,从宫人手中接过篮子递过来,“靖王妃早吩咐的,这是采来的新荷叶,采回来之后就一直在井水里泡着,这刚捞出来,您……”

    “给我吧。”我接过篮子,将荷叶铺在小皇帝的背。

    他先是闷哼了一声,随后倒显得很是享受。刚被药灸过,毒性还没有完全散了,用浸过井水微凉的荷叶来缓解他背的灼痛感,刚刚好。

    “剩下的叶子,现在井水里泡着,大概半个时辰要换一次,需要提前从井水里取出来。陛下体寒,所以不适宜太凉,不可从井水里取出就直接敷在背,要出大事的。”我叮嘱说道。

    “是,老奴一定盯好了这件事,您放心吧。”严公公说。

    “公公……”奉命敛起地那些秽物的宫人,把托盘呈了来。“这……这,这该怎么办啊……”

    “给我吧。”我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便主动接过了托盘。“王爷现在在哪儿?”

    “回靖王妃,靖王现在在太后宫中。”宫人回禀。

    我正迟疑的时候,严公公悄声提点,“听说,靖王爷已经查到了是谁要毒害陛下,正押着人在太后那里问话呢。”

    “那正好。”我说,“烦请严公公照料好陛下这边的状况,我过去看看,顺便把这证物送过去。”

    我倒想看看,能用这东西下毒毒害小皇帝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