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奇三联!

    文老看到李轩从容的样子,露出了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拿出了一支毛笔,在墨汁上面点了点便开始写。

    大家看到文老动笔,都忍不住挤了过来猛看,文老看到窗外人的动作,倒是十分的贴心,在写完之后便贴在了墙上。

    只见这上联为: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好字!”窗外一人忽然大喊一声。

    “好书法!笔锋优雅,又不乏力量!”

    “不但字好,还有这幅上联的意境和深意也十分的巧妙,一看就是好联!”

    字好,很多人算是看得出,但是这上联好不好,吹就完事了,反正是名家文老之手的作品,还能有差?

    吹完之后,大家便开始冥思苦想,开始对下联,但是绝大部分人连断句都费力,就更加别说对下联了。

    空气忽然凝固,让楚雁菱感觉这一篇陌生的地方更加生疏了,她缩了缩身子,看了看旁边的李轩,只见到李轩眼睛紧闭,眉毛紧锁,看起来十分辛苦。

    她忍不住心疼的搂住了李轩的胳膊,但是李轩冰冷的胳膊依然一动不动。

    良久之后

    “绝对无法对出下联的对联!”

    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大家一看,皆是退避。

    文忠一看,咧嘴一笑道,“李主席,你来了?这个叫做李轩的孩子是你什么人呢?”

    原来这人就是李主席。

    而李主席只是摇摇头,“这孩子是我的什么人重要么?而你这么对待一个我推荐的人,有点不适合吧?不过你这对子倒是有点意思。”

    文老哈哈一笑,“既然李主席都这么说了,那我现在让这孩子登记入册!”

    说罢文老就要撕下这一副上联,但是刚刚动手的时候,李轩便挡住了文老。

    “文老,有了。”李轩平静道,脸上充满了自信。

    李轩的话倒是让周围的人一怔,

    “这小屁孩有点意思哈,文老这幅对联肯定是呕心沥血想出来的,他就这么一下子想对出来?”

    “对呀对呀,在场的哪一个不是界的泰斗?大家都不敢说自己能对的了,这个小孩子就这么自信?他断句断的了么?”

    “哈哈,初生牛犊不怕虎,文老担当点,让这孩子试一试吧!”

    大家议论纷纷,皆是认为李轩只是以为自己能对的上,其实就连这一副上联的意境和深意都没有理解。

    文老哈哈大笑,红光满面的他现在倒是表现出与之前不一样的性子,大气道,“对吧,对错了也没事!”

    李轩点点头,拿起了毛笔就开始写,但是他歪歪曲曲的写了第一个字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会用毛笔。

    “咳咳!”李轩放下了毛笔,脸红道,“那个,有签字笔之类的么?”

    周围先是一片寂静,然后皆是忍不住,爆发了一阵肆意的嘲笑声。

    “不会毛笔居然来写对联?你是来逗我的么?”

    “其实嘛,现在的年轻人写文章都喜欢用电脑,不会也正常,但是我怎么这么想笑,哈哈哈”

    在大家的嘲笑下,文老摇了摇头,递给了李轩一支黑色签字笔,并且道,“孩子,希望你能拿出之前对峙我时候的那种骨气,知道么?”

    李轩咬咬牙,心想这一群文人还真是酸!

    “李轩!别怕!我相信你!”一个温暖的小手搭在了李轩的肩上,这鼓励的丝丝细语传入他的耳中让他十分的舒服。

    李轩感激的看了看楚雁菱,便转头过去,接住黑色签字笔,把自己所有的不甘和愤怒转入笔迹之中。

    学习新技能的时候会让李轩的头感受到非人的痛苦,现在到了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去兑换什么写字技能,所以他的字迹十分的稚嫩,十分符合李轩的年轻。

    但是他的愤怒也足足呈现在了字迹里面,看起来十分大气。

    一开始文老还笑呵呵的看着李轩的字,但是当李轩写了第三个字的时候,文老的笑容僵硬了。

    写完了!李轩把这下联贴在了上联的旁边。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这便是李轩的下联!

    这什么下联?

    这到底什么意思?

    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啊!

    几个成就比较高的楹联高手都盯住了下联,若有所思,试着念了好几遍却没有念出来。

    不对吧?

    这下联对上了吗?

    他们也不清楚了,上下联都似乎非常隐晦,他们很难判断!

    瞎写的吧?除了形势上的字这一块对仗工整,上联的深意和意境这下联绝对是乱七八糟,不可能对的上来。

    有人起哄了。

    “这什么啊!”

    “哈哈,连着写几个字就算下联了?”

    “是啊,那我也行了啊,这上联肯定没那么简单。”

    “这是瞎写瞎对啊,长长长长长?什么跟什么啊!”

    文老从一开始笑容僵硬,又开始笑了起来,对着李轩道,“年轻人,你这下联怎么念呀?”

    李轩刚准备摇头晃脑的想读的时候,忽然一下顿住,反问道,“您的上联该如何读?”

    “我的上联是”文老念道:“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

    念出了读音,那几个连续的“朝”字意义便十分清晰了,好多人都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难怪断句都难,原来朝是可以念成潮的!

    没想到,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里面蕴含着这么厉害的玄机,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文忠!看来你还是宝刀未老啊!”李主席感叹道。

    “怎么?”文忠好奇道,“李主席没有断出来?”

    李主席摇头道,“自然断出来,但是和你断的我感觉还是等下说吧。”

    文忠也一下子明白了什么,点点头道,“那好!等下说!”

    李主席和文忠的这一番谈话看的其他人摸不着头脑,这在说什么呢?

    神仙聊天呐!看来吾等凡人还是没有这种境界!听都听不懂

    这一下大家对李轩更加不抱希望了,就文老现在的这种断句来说,能对上已经是难如登天了,而根据文老和李主席的对话,似乎这个对联里面还有更加深奥的东西。

    对不上,绝对是千古奇对!

    “年轻人,该你了!说吧!”文老催促李轩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