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妖黑暗之海中有妖龙

    “咚咚咚……”寒越凌修长白皙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办公桌桌面沉吟不语。

    “那个人还有没有提供过别的线索?”

    “哦,对了,他还说了一个世界未解之谜!”秦松觉得那个世界未解之谜,寒越凌是不会有兴趣所以一开始就没打算说。

    “世界未解之谜?说来听听……”寒越凌突然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他说他们遇到的那片海域很有可能就是被称为黑暗之海的死亡地带!”

    “黑暗之海?”寒越凌皱了皱眉头,他可不相信那些灵异事件!

    “是啊,传说黑暗之海中有妖龙,每当人类靠近他的地盘就会翻船,再把人吃掉,所以在那片海域上消失过不少的船只都没有任何残骸!”

    “切!什么妖龙啊?危言耸听,那不过是遇到了天灾罢了!”寒越凌嗤笑了一声。

    “寒少话虽这么说,不过那片海域的确是离奇啊,凡是在那里沉没的船只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秦松虽然不相信有妖龙,但是那里的确透着古怪。

    “秦松你说我父亲失踪了二十年,花家也是在二十年前被灭门的,这会不会太凑巧了?”寒越凌冷然的眼神一凛,透出惊人的寒光。

    “的确是很巧啊,寒少你怀疑你父亲的失踪跟花家灭门有关系?”秦松拧眉沉思了片刻后提出了这个假设。

    “不无可能,我总觉得海上的那艘战船是关键,你一定要查到是谁开了那艘船到了海上?”任何一个可能跟父亲有关的线索他都不能放过。

    “寒少那个人说那艘战船他根本就不知道去哪里了,也许只是海市蜃楼罢了,毕竟花家战船能够乘风破浪是他们在海上遇到危险时梦寐以求的安慰罢了!”

    “是吗?”看着面露失望的寒越凌,秦松心里也不是滋味儿。

    “寒少我会尽力去查的,你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

    秦松从小跟他一起长大,自然懂得寒越凌寻父心切。

    “嗯,我想回去见岳叔一趟,看看岳叔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寒越凌抚摸着那枚玉佩,冰冷的面容慢慢变得柔和。

    岳叔是寒家管家,寒越凌也是他一手带大的,寒越凌尊他如父!

    苏氏集团的员工董事都对苏彦霖很尊敬,但是他心里明白这只是迫于压力罢了!

    很快他会让这些人知道他的手段。

    苏英豪为了庆祝苏彦霖当上苏氏集团会长,特地安排了酒宴,苏彦霖却之不恭。

    苏英奇看着意气风发的苏彦霖,心里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冒。

    华诗怡来到大堂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她没有找到寒越凌顿时很失望的坐在角落里喝闷酒。

    苏英奇坏坏一笑端着酒杯跟她碰了一下“哎哟哟!瞧我们华大小姐貌若天仙,我那个二哥啊真是不懂得珍惜啊!”

    华诗怡白家他一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苏彦霖被一群女人围着,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起来。

    “哎!我这个二哥现在当上了会长,正是风光无限的时候啊,可是那些个蝴蝶啊黏在他身上了,害得我们的华小姐孤苦一人了,要不华小姐考虑考虑我怎么样?”

    华诗怡对于这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苏家三少简直是恶心得想吐。

    “滚开!”

    多少女人排着队等着他临幸,这个华诗怡如此不识抬举,真把她自己当根葱啦?

    “切!被抛弃的女人,本少才不稀罕呢!”苏英奇原本只是想泡泡苏彦霖的女人,好让苏彦霖膈应,没想到是个不入流的。

    苏彦霖走过来的时候就听到苏英奇出言不逊,原本温柔的笑容变得有些阴狠。

    “哟!我们风流倜傥的苏三少这是被谁抛弃了啊?”

    正准备教训华诗怡的苏英奇听到背后这句话顿时僵住了!

    “呵呵!二哥啊,我这么帅气谁能抛弃我啊!”苏英奇赶紧换上献媚的笑容,苏彦霖忍着把他揍成猪头的冲动。

    “那边的女人都看你半天了……”苏英奇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一双眼睛色眯眯的。

    “诗怡,你没事吧?”见碍眼儿的走了,华诗怡这才透口气。

    “你去忙你的吧,我累了先走了!”要不是因为苏家够强大,她都懒得应付苏彦霖。

    “诗怡,你这俩天怎么了?怎么对我……”苏彦霖拉着华诗怡到了僻静的地方欲言又止。

    “苏彦霖我跟你说过了,我不喜欢你!”华诗怡也想过跟他得过且过,可是寒越凌出现了,她只想要那个男人。

    “我知道啊,我正在努力让你爱上我啊!”这话华诗怡说了很多次,但是苏彦霖每次都嬉皮笑脸毫不在乎。

    “苏彦霖……我先走了!”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华诗怡感到很无力。

    苏彦霖从小就喜欢自己,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

    “诗怡……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华诗怡不知道她转身后,苏彦霖眼底流露出的痛苦和落寞。

    二十年了,早就该习惯了不是吗?

    可是听到她的拒绝,心还是会痛!

    诗怡,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满意?

    苏英豪从拐角处走出来拍了拍红着眼眶的弟弟“大家都等你发言呢,怎么躲在这里啊?”

    “哦……想酒喝多了,出来透透气,大哥我们走吧!”苏彦霖揉了揉眼眶,一如既往的笑容满面。

    苏英豪看出了那隐藏的落寞,勾唇一笑跟了上去。

    华诗怡跑出来后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她看到了寒越凌。

    “寒少……”正在路边买红豆糕的寒越凌闻声回头。

    “寒少真的是你啊……你喜欢吃红豆糕吗?”华诗怡看了看百年老字号的御坊斋招牌。

    “……”寒越凌不喜欢吃,他是买给岳叔吃。

    寒越凌提着红豆糕往车里走,完全无视了可怜兮兮的华诗怡。

    “……”华诗怡咬着嘴唇一副泫然若泣的模样,我见犹怜,但是寒越凌目不斜视。

    “寒少……”华诗怡眼泪汪汪的站在原地看着寒越凌冷漠的背影,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小跑着跟了上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